《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63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见关晓军接过包袱,关福亮似乎办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整个人都变得轻松下来,嘱咐两人道:“路小心点!别跑太快!”
  关晓军走出大门之后,托着沉甸甸的包袱极为吃力,对关阳道:“姐,你帮我抬一下啊!”
  关阳小声问道:“老爷爷说,这包袱里是银元,啥是银元啊?”
  关晓军道:“是银子做的硬币。”
  关阳顿时紧张起来,警惕的张望四周,“银子?这里面都是银子吗?”
  她年纪虽幼,却知道银子的珍贵,此时紧张无,一把将包袱抢了过来,抱在怀大步向前,“快,咱们先回家给爷爷瞧瞧去!”
  关晓军此时也极为惊讶,没想到这次拜年,关福亮竟然这么舍得,一大包银元这么给了自己。
  银元,关晓军是见过的,在关自在家里有的是,被关自在用牛皮纸裹成长长的圆柱形,放在一个樟木箱子里,关阳此时手的银手镯,还有关晓军脖子的银项圈,都是关自在拿银元找银匠打造的。
  这个时代,作为“祖阔气过”的一些人家,基本家里都会藏着或多或少的几枚银元,但像关福亮一下子给了这么多的情况,关晓军还是第一次遇到。
  一百枚银元差不多也五斤来重,而关福亮给他的包裹十分沉重,少说也有十多斤,这么一算,起码有三百来枚银币。
  关福亮今天这手笔不可谓不大,这些银币放在民国时期,足可以在京城买下一个大宅子了。放在乡下,起码能买一二百亩地。
  也不知道这么多银元,关福亮是怎么存下来的,但今天,放了大半辈子的东西,他却给了关晓军。

  解放后这么多年的苦日子,似乎让他想明白了一些问题,或许他早想把这些银元给关宏达,想要跟自己的侄子道歉,但却一直都没有胆子。
  从某种意义来说,这三爷两口子,也是一对可怜虫。
  关晓军与关阳回到家之后,对坐在太师椅发愣的关宏达说了在关福亮家里表现之后,将蓝布包袱递给了关宏达,“爷爷,这是三老爷爷给的银元。”
  关宏达接过包袱,点了点头,随手递给旁边的王欣凤,“收起来吧。”
  他面无表情,似乎自己三叔的这些举动都在他的意料之内,并不能使他感到惊讶。

  反倒是王欣凤一脸吃惊表情,“呀,他家怎么还有这么多的老物件?”
  她说着话,将包袱解开,看着里面一条条封好的圆柱形钱柱,随手拿出一封,撕开顶端的牛皮纸,从里面抽出一块银灰色的银币,对着银币吹了一口气,放在耳朵边听了听,喜道:“还真是袁大头!”
  关宏达看了妻子一眼,“行了,收起来吧!瞧你那没出息的样!”
  关晓军见关宏达兴致不高,当下扯了扯关阳的衣袖,对关宏达道:“爷爷,我们出去玩去了啊!”
  关宏达勉强堆起笑容,“去吧,点炮的时候小心点!”
  等关晓军快要走出宅院的时候,扭头看去,见关宏达还坐在大堂之,呆呆发愣,似乎一些陈年往事,此刻又涌了他的心头。

  关晓军曾听母亲说过爷爷关宏达的一些事情,知道关宏达从小受了不知道多少苦,才勉强活了下来。
  在他在小时候要饭也要不下去的时候,眼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饿死,无奈之下便随着流民去关外为倭国人干活。
  当时倭国侵占东北,挖煤矿需要大批人手,因此关内饿的撑不住的灾民大批量涌进关外给倭国人出力,为了糊口饭吃。
  后世有些扯淡的学者人,说什么当时的国老百姓没志气,没自尊,甘愿当亡国奴,自愿给倭国人干苦工,是华夏民族的悲哀云云。
  这些人站着说话不腰疼,他们说这话的时候,肯定是在吃饱之后说的,而且自己一定有了一所可以遮风挡雨的好住所,如果把这些人扔到当时的年代里去,他们恐怕条狗也好不到哪里去。

  关宏达当时年幼,在倭国选劳工的时候,个头达不到选拨的标准,因此特意在草鞋下面绑了两块砖头,也这样,才勉强通过选拔,被拉到东北煤矿挖煤。
  给倭国人干活,吃饱是不可能的,但起码有口吃的,不过煤矿里的条件也极为艰苦,每天都会死人。
  当时他们干活的时候,都是光着身子挖煤,但光着身子也得扎腰带,因为不扎腰带的话,根本使不出力气。
  吃饭的时候,都没有勺子筷子,都是直接用手从饭锅里捞,因为天气冷,从锅里捞出饭来,送到嘴里的时候,饭已经凉了。
  关宏达当时一帮去东北挖煤的家乡人被选了三百多,到后来能活着回来的,只有七个,其有一个还断了一条腿。
  不经过那个时代的人,根本体会不出那个时代的残酷。
  在那个时代,留给见证者们的印象,只有饥饿、灾荒、战乱与瘟疫。
  从这些年代走过来的人,对很多事情都已经看开了,对人性的认知也普通人要深刻的多,做事也平常人考虑的要周全点。
  每年过春节的时候,关宏达都会早早起床烧香祭奠亡者先人,然后会坐在大堂内发愣,一直到天光大亮,整个人才会如梦初醒,恢复过来。

  春节这个节日可能给关宏达产生了极为严重的心理创伤,但到底是因为什么样的事情,除了关宏达之外,恐怕已经无人知晓。
  或许有些事情不适合宣之于口,也没有必要让所有人知,只能埋在心里或者带进坟墓。
  好在到了关云山、关晓军这两代,已经不会为生存这个大问题发愁了,大家现在在乎的是如何过好,而不是如何活命。
  像关晓军与关阳,他们两个早没了“年关”的概念,记忆只有新年的快乐。
  每年过春节,关云山都会给关晓军买两盘黑火药鞭炮,让他点着玩,至于二踢脚麻雷子等威力大的东西,那是不会给小孩子点的,太危险。
  这个时代的鞭炮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黑火药的,还有一种是灰色火药面卷成的。威力而言,灰火药可要被黑火药大了不少。

  两盘鞭炮,关晓军基本都舍不得一下子点完,往往都是拆开了,装在兜里,兴致来了,点一枚扔出去,让鞭炮在半空炸响,爆散成一小团碎屑。
  这个时代的鞭炮,没什么花样,只是普通的报纸卷成的鞭炮,威力也不甚大,响声也是一般。
  农村里也买不到好东西,有鞭炮点着玩,孩子们已经是满足了。
  关晓军能有两盘鞭炮,已经是很奢侈的事情了,很多孩子家里跟本买不起,或者舍不得给他们买这些东西,这些孩子们想玩的话,那只能去去各家各户点完鞭炮剩下的一顿碎屑里下去捡没有点着的鞭炮。
  所以每到过年的时候,有一帮野孩子听到谁家鞭炮响了,会一窝蜂的跑过去,等着鞭炮点完之后,好去下面翻找找那些被震落或者引信没有被点着的鞭炮。

  其实这是一种很危险的事情,有的鞭炮可能落地之后并不会迅速爆炸,很多时候,等孩子伸手去捡的时候,才会忽然炸响。甚至有的鞭炮,直到拿到手后,才会炸开,那时节可惨了,有的能把手打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