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768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早早重新给梁隽邦换了冰袋,又把桌子上的东西整了一下,帮他把被子盖好,这才抬头看向韩希茗,“小哥,好了……我们走吧!”
  韩希茗握住早早的手,带上房门离开了梁隽邦家。
  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前脚刚走,后脚付海怡就来了。
  之前梁隽邦为了照顾付海怡母子,给了她家里的备用钥匙,是以付海怡要进梁隽邦家并不难。付海怡有段时间没来,一进玄关就察觉到了异样。
  厨房里竟然飘出一股食物的香气,要知道梁隽邦家里的厨房就是摆设,他是从来不自己做东西吃的。

  难道说,梁隽邦已经有了别的女人?会是谁?韩希瑶是不可能了!付海怡心头一凛,疾步在屋子里晃了一圈,楼下没有人。她又上了二楼,除了梁隽邦在床上躺着之外,也没有看到别人。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她想太多了,根本没有人来过?
  付海怡摇摇头,走到床旁坐下,赫然发现了梁隽邦背上的伤。
  “啊……隽邦!”付海怡吓的惊呼,“怎么会弄成这样?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他们曾在一起共度过半年,同生活在一个屋檐下。虽然梁隽邦从来没有对她说过什么,但是,她也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他并不是像表面上的普通小商人那么简单!
  他身后似乎有着什么巨大的秘密。
  付海怡抽抽搭搭的擦着眼泪,梁隽邦就在这个时候睁开了眼。

  “呃……”梁隽邦眼睛眯成一条缝,视线里是双眼红肿的付海怡,她手里还拿着已经化了的冰袋,他吃力的张开嘴,唤了她一声,“海怡,是你……”
  “你别动!”
  付海怡知趣的闭上嘴,不问他过多的问题。“你还在发烧,冰块不冰了,我去换一下。”
  “呃……”梁隽邦皱着眉,身上的确没什么力气,“好,谢谢你。”
  “你等着。”
  梁隽邦伸手扶住太阳穴,不但身上疼,头还疼的厉害,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清醒过来。他记得昨晚喝了很多酒,之后好像睡了,一直在做梦……

  梦太美了,梦到了早早!
  醒过来,格外的空虚。苦涩的笑笑,他和早早……他也只能在梦里想想罢了。
  没多会儿,付海怡端着冰袋和白米粥进来了。
  “你既然醒了,就先吃点东西吧!”付海怡把白米粥端到梁隽邦面前。
  梁隽邦看到这碗粥,心念一动,挑了挑眉,“这粥,是你熬的?”

  “……”付海怡沉默着没说话,他怎么会这么问?难道说,他压根不知道家里来过别人?
  梁隽邦头更疼了,抬眸盯着付海怡,“你是不是给我换了背上的纱布,还喂我吃了药……”问到这里,他突然顿住了,不敢再继续问下去。
  看着他迷茫的样子,付海怡心跳如鼓,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心思在飞速的盘算。
  看来,梁隽邦是真的不知道家里来过别人!这么说,他伤的应该很重,之前难道一直是昏睡着?
  这个发现让付海怡不由兴奋起来!不管刚才一直照顾梁隽邦的是谁,但现在老天爷把这个机会给了她!她真是太幸运了!
  “是……”付海怡面色如常,甚至还有点疑惑,“怎么了?你伤的这么重,又不会照顾自己,也不通知我。要不是我自己过来,你就准备让自己烧死吗?还喝那么多酒!”
  “啊……”
  梁隽邦闭眼扶额,胸口闷痛的厉害!上一次的事情他还没有弄明白,这就又犯了第二次?原来刚才的都不是梦!的确是有人给他换药、喂粥喂药,还发生了那种事!
  可是,这个人并不是梦里的早早,而是付海怡?

  他一拳头砸在床上,怒吼着,“你出去!”
  “……隽邦?”付海怡吓了一跳,眸光闪烁,心想难道这么快就被他拆穿了?
  “我让你出去!”梁隽邦拔高了声音,指着门口,“出去听到没有?”
  他不是冲付海怡,他是恨自己!付海怡有什么错?错的是他!一次两次,虽然每次他眼前看见的都是早早,可是……这并不能作为男人犯错的借口!
  “早早……对不起!”梁隽邦低着头,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汗水从他额上低落。

  付海怡并没有走,她蹲在门口靠着墙壁,身子蜷缩成一团。房门却突然打开了,梁隽邦扶着墙站在门口。
  “隽邦?”付海怡抬头看着他,她现在拿捏不清楚梁隽邦的心理,并不敢轻举妄动,也不敢乱说话。
  “呼!”梁隽邦长舒一口气,顿了顿,“谢谢你照顾我,我……你回去吧!对不起,我没法送你,你自己小心点。”
  即使事实摆在眼前,他的错是一犯再犯,但他还是没有勇气说出要负责的话来。
  “噢……”付海怡站了起来,没有多做停留,转身往楼下去了。
  “海怡!”梁隽邦突然叫住她。
  “嗯?”付海怡心下一喜,立即转过了身,“什么事?”
  梁隽邦沉默了许久,才缓缓说道,“你……不是说和家里人联系吗?怎么样了?”
  “噢,这事啊!”付海怡心头一沉,扯了扯嘴角,“我回过家了……不过还没有把孩子的事情告诉他们,下次去,我会带着孩子一起去。怎么了?”
  梁隽邦神色不太自然,“呃?没事,你回去吧!”

  “嗯。”
  目送付海怡离开,梁隽邦没有再拦住她。如果付海怡能就此和梅彦鹏重归于好,那么他的愧疚感就能稍稍减轻些了……毕竟,梅彦鹏是孩子的生父,梅彦鹏更应该对她负责。
  这一晚,在长夏,早早却失眠了,她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睁眼闭眼都是梁隽邦抱着她翻来覆去的画面!
  “呀!”早早捂住脸,脸颊火烧般滚烫。怎么办?根本没有办法不去想。明天一早她就要打电话给小哥,她要去见梁隽邦……
  同样睡不着的还有梁隽邦,他的身体素质好,经过那么一次高烧,已经没有大碍了。他正在衣帽间里拉出行李箱,随手整理了几件衣物塞进去。
  他现在真是什么都没有了,想要离开帝都散散心。
  白天睡得太多,晚上一丝困意也没了。收拾好行李之后,梁隽邦便起身准备离开。
  “咦?这是什么?”临走前,他突然瞥见了床单上的血迹。因为床单颜色比较暗,所以并不现眼。“应该是背上的伤口渗出的血沾染上去的吧!”
  片刻的疑惑之后,梁隽邦没有多想,拎着行李箱转身出了房门。

  韩希茗带着早早再来时,梁隽邦已经走了。
  “啧!”韩希茗单手叉腰,撩起西服外套,蹙眉咂嘴,“这个臭小子,那么重的伤,退了烧就到处跑?还真当自己是铁打的?”
  早早眼里掩饰不住失望,“小哥,Berg去哪儿了?”
  “唔……”韩希茗敛眉摇摇头,“不知道,我也一时也想不到他会去哪儿。”不忍心看妹妹失望的样子,劝到,“也许他是出去走走,这样,小哥答应你,他一回来了,就立即带你来看他,好不好?”
  “嗯。”早早恹恹的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找不到梁隽邦的早早,时常翻出手机拨打他最后留给她的号码,可是这个号码已经停用了,自然是打不通的。时间一天天过去,早早内心逐渐变得焦灼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