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767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Berg、Berg!”
  早早秀眉紧蹙,神色紧张起来。原来小哥要她照顾的人,就是Berg。
  可是,应该怎么做?平时都是家里人照顾她……看了眼昏迷不醒的梁隽邦,早早咬着手指,只有自己想办法了。
  “对了,医药箱,先要给他换药。”早早急忙站了起来,在屋子里翻找了一边,总算是把医药箱翻出来了。幸好梁隽邦是趴着,换起药来要容易许多。
  揭开纱布,早早才知道他伤的有多重。怎么会伤成这样?早早似乎是会这些的,可是手上动作却不怎么协调,加上紧张,等到换完药,她自己也是满头大汗。
  虽然包的不好看,但至少不再是血肉模糊的一片了。
  “Berg,感觉好一点了吗?”早早凝望着梁隽邦,伸手替他擦着汗,但梁隽邦依旧昏睡没有回答她。
  “对了,该吃药了。”早早拿起桌上的药袋,仔细阅读说明书,把要吃的药一一取出来,准备去倒水,可是一想,“不行啊,Berg一定还没吃东西,空着肚子吃药不好,得喝粥。”
  看样子,还得熬粥。
  早早拉过被子,替梁隽邦盖好,轻手轻脚的下了楼。
  站在厨房里,早早一筹莫展。熬粥,应该要淘米,要找汤锅吧?可是究竟应该怎么做?突然,心口一阵绞痛,出奇的疼痛!
  “啊……”早早紧捂住胸口,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心跳的很快,但是另外还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她感觉好像曾经下过厨房,做过饭。
  蓦地,早早举起右手。右手虎口处,有块小小的疤痕,直觉告诉她,这块疤痕里似乎有和厨房有关的经历。可是,她能够想起来的,只是一些片段,无法拼凑到一起。
  “米、水……”
  早早闭上眼,想起这些程序和步骤,等到她把汤锅放在炉子上,记忆还是无法完整。
  “哎……”长长叹了口气,早早自言自语,“究竟为什么想不起来?这种空荡荡的感觉,好难受。”
  煮了最简单的白米粥,里面加了姜丝和葱,剁成细碎的沫子,盛了一碗出来,顿时香气四溢。早早抿嘴笑了,端着盘子上了二楼房中,梁隽邦依旧没有醒过来。
  “Berg,喝粥啦!”
  梁隽邦无法回应,早早费力的将他扶起来,侧躺着。
  她比较细心,也很有耐性,拿着小勺子吹凉了,一点点往梁隽邦嘴里喂,一碗粥好歹也喂下去大半碗。“好啦,那现在要吃药了啊!”早早放下碗,拿起药。
  这就没那么容易了,试了几次,都被梁隽邦呛了出来。
  “怎么办?”早早咬着下唇,不吃药不行的。细细想了想,她拿起药塞进梁隽邦嘴里,端着水杯自己喝了一大口,抱住他的脸颊,对准他的唇瓣贴了上去。

  四唇相触的瞬间,梁隽邦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喉结轻滚,把药吞了下去。
  “早早……”梁隽邦喉咙像火烧一样,声音喑哑粗噶。
  “你醒了?”早早大喜过望,扶着他要起来。
  腰上一紧,却是被梁隽邦带进了怀里。他还在发烧,滚烫的身子如火般将早早禁锢住。他脑子不清醒,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既然是现实里不能和早早在一起,那么做梦是不是能放肆一点?
  “早早,别走!”
  “嗯?”早早脸颊绯红,还来不及做任何反应,已被他扣住后脑勺,火热的吻碾压着她的粉唇,带着吞噬一切的力量。
  “早早,我喜欢你,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别走、别走好吗?”

  唇齿相依间,梁隽邦如梦似幻的说着情话。
  “……”早早情不自禁的露出笑容,抬手环抱住梁隽邦,“我也喜欢你!”
  “早早!”梁隽邦两眼发直,勾魂摄魄一样盯着早早,“这种时候,我想做什么都可以,对吧?”
  “……”早早听不懂他的话,只会痴痴的看着他。
  天旋地转间,他们的位置换了下。衣衫渐退,彼此拥抱,直到身体的疼痛无比真实的到达,早早皱着眉,才明白一个道理,她好像再也离不开这个人了……
  梁隽邦挥汗如雨,将早早吞没。
  “早早,我爱你……你要是能听到,该多好?”

  早早环抱住他,轻声回他,“我听到了。”
  终究是伤势太过严重,又经历了这样的事情,梁隽邦‘咚’的一声栽倒。
  “Berg!”早早大惊,伸手抱住他,看着他昏睡的俊颜,心里却是甜蜜的,“嘻嘻,Berg,你刚才说了喜欢我了啊!妈妈说过,两个相互喜欢的人,就应该朝夕相对,然后一起分享开心的、不开心的。”
  她扣住梁隽邦的手,贴近心口,“我要和你朝夕相对,永远在一起!”
  早早从床上起来,去浴室里洗了个澡,顺带拧了干净的毛巾出来给梁隽邦擦身子。

  刚才她一直费力的替他换药,包括那么激烈的‘过程’里,她也因为太过紧张,而一时没有注意到,此刻她倒是发现了……奇怪,怎么在梁隽邦右边锁骨上贴着块胶布?
  难道这里也有伤?
  早早皱眉,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浑身都是伤?
  其实,早早如果再多点好奇心,揭开梁隽邦锁骨上的那块胶布,就能发现他锁骨上和她锁骨上一模一样的翅膀纹身……但可惜,早早并没有这么做。
  她帮他擦了擦身子,扶着他趴着躺下、盖好被子,静静的守在他身边。
  梁隽邦一直昏昏沉沉睡着,始终都没有醒来。中间早早又喂他喝了粥,药也按时喂了。

  下午四点多钟,韩希茗来接她了。未免引起家人的怀疑,早早并不能回去的太晚。
  “早早……”
  韩希茗推门进来,早早在替梁隽邦换额上的冰袋,他的烧已经渐渐下去了。
  “小哥。”早早回头看看韩希茗,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
  韩希茗看着妹妹,有种熟悉的感觉。早早这样子,倒是像极了母亲乐雪薇。他三岁前都没见过父亲,母亲的坚强他是亲眼目睹着过来的。
  早早是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公主,历来都是受人照顾……这是韩希茗第一次看到早早照顾别人。韩希茗拧眉,不由怀疑,真的如家人所想的那样,雷耀辉更适合早早吗?
  “他怎么样了?”

  韩希茗弯下身子问妹妹。
  “好多了。”早早轻声回答着,“身上没有开始烫的那么厉害了,我有一直给他换冰袋,而且也喂他吃了东西,药也吃了……就是还没醒。”
  韩希茗眉眼一耸,瞥向一旁空了的碗,更为讶异……早早居然还给梁隽邦熬了粥?
  “早早,我们得回去了,再不回去,家里该担心了。”
  “可是……”早早看了看梁隽邦,不舍的就这么离开,“他还没有醒。”
  韩希茗搭住妹妹的肩膀,温声劝着,“没醒我们也要走了,你要是还想再来看他,就得听小哥的,告诉小哥,还想来看他吗?”
  “……嗯!”早早迟疑了片刻,羞涩的点了点头。
  “那就跟小哥回去。”韩希茗微微一笑,“小哥答应你,还会带你来的。”

  “……”早早思索了片刻,只好答应了,“那,好吧!小哥,你稍稍再等一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