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58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卢新娥瞪了关晓军一眼,“你还挣出两套房子?你连两套袜子都挣不出来!走,回家吃饭去!”
  关晓军小心翼翼的问道:“不打我了吧?”

  卢新娥道:“先记着,下次再敢这么做,合在一起打!”
  关晓军耸脖子低头,乖乖的跟着卢新娥回家,不敢再闹什么幺蛾子了。
  回到家里后,关阳偷摸的走到他面前,“听说明天要下雪了呢,去不去抓兔子?”
  关晓军眼前一亮,“去!”

  天气预报难得的准了一次,到了下午,黑云漫卷,天色阴沉,灰色的天空开始有雪花飘下。
  一开始只是小小的雪粒,过了片刻之后,大片大片的雪花犹如一片片白色的羽毛一般,向地面落下。
  这雪花是如此之大,落到地面,甚至能听到簌簌的轻微响声,也在顷刻间,整个村落多了一层薄薄的的白色衣裳。
  这场雪一直下了一整夜,到了次日天明之后,院子里的雪,把房门前的台阶都埋住了,厚厚的积雪,差不多有成人膝盖这么深。
  鸡架子的一群鸡落进雪窝里不住扑腾,咯咯叫着使劲儿扑扇翅膀,拼命的飞到不远处的石榴树,再也不下来了。
  猪圈里的黑猪把脑袋从雪窝里冒了出来,一个劲儿的哼哼。

  一家人开始铲雪,铲出一条路后,将院子里的积雪用板车推到门外,等到自家院子里的雪扫完后,关宏达父子开始去门口处理道路,一直从家门口清扫到了大街,铲雪的任务才算是完成。
  而关阳、关晓军早领着一群熊孩子开始了滚雪球堆雪人的活动。
  这个年代的积雪很有粘性,随便搞出一小团积雪,在地滚动一会儿,会滚出一个大雪球,雪球越来越大,沿着大街翻滚前行,将地面的积雪吸附了不少,形成一绺一绺的印痕,露出黄白色的干硬的路面。这拿扫帚铁锹铲雪还要方便快捷。
  关阳领着一群同龄小孩,从村东头开始赛滚雪球,看谁滚的大,滚的快。
  这么厚的积雪,滚不了一百米,雪球已经有半腰高了,滚着开始有点费力,雪球的前进方向有点不怎么受控制,再滚了一会儿,小伙伴们面前的雪球开始如同喝醉了醉汉一般,歪歪斜斜的沿着街道前行,夹杂着孩子们的嬉笑惊呼。
  这个年代的雪很有粘性,滚雪球滚的毫不费力,可是在几十年后的雪,却少了粘性,简直如同沙子一般,根本无法滚成雪球,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等将雪球从村东头滚到村西头的时候,雪球已经有一人多高了,孩子们累的呼呼直喘,脸都冒出汗来。
  将雪球堆到路边后,大家开始搞第二个雪球,这第二个雪球在成型后,第一个要小了不少,然后将小点的雪球抬到大雪球,一个雪人的基本形状也出现了。
  有人找来棉花壳子摁在雪球当眼睛,木头橛子插去当鼻子,掰点树枝做嘴巴,最后再搞一顶破草帽往雪人头一扣,齐活!
  这些高高矮胖瘦不同,模样也千百怪的雪人被孩子们堆在街边,像是一个个保卫村庄的卫士。

  如果天气一直寒冷的话,这些“卫士”能一直撑到过年都不会化掉。
  这时候的雪,不但可以滚雪球,堆雪人,打雪仗,而且还能吃。
  小孩子们会用塑料袋在干净的墙头,或者别的地方,收集一小袋子白白的雪,然后在袋子里放两粒糖精使劲摇晃,最后捏成古古怪怪的样子。这应该算是最名副其实的雪糕了。
  但是这种放糖精的雪糕甜的发苦,吃两口还行,吃多了,谁也受不了,因此好玩多于好吃。
  糖精是一种白色的小颗粒,与白砂糖的颗粒大小相差不大,乡下孩子夏天买不起饮料甜水,往往都是向自己瓶子里的水里丢一两粒糖精,讲究点的还扔进去一两片橘子皮,不过橘子很少有人吃,橘子皮很不多见。
  现在吃雪也是,只有放进去白糖的雪块,才真的可以吃下去,放糖精的很少有人能真的吃下去,大家基本图的是一个乐呵。
  这么厚的雪,有人玩,有人吃,但也有人利用这种天气抓兔子。
  关晓军喜欢抓兔子。
  八十年代的孩子,缺玩具,缺吃的,缺穿的,缺医疗,缺教育,几乎什么都缺,但他们也有这个时代所独有的快乐方式。
  滚铁环,荡秋千,摸鱼抓虾,抽柳笛,掏小鸟等等以最简单的材料做成的玩具,以及各种贴近大自然的活动,伴随着这个时代的孩子好多年。

  这个时代的孩子们,他们的活动虽然贫瘠,但并不荒芜,反而充满了勃勃生机,有着后世孩子所没有的野性与狠辣,他们有些觉得好玩的活动,其实并没有离开人类自身最基本的需求——食物!
  无论是摸鱼抓虾,还是掏鸟挖鼠洞,其本质还是为了一个吃字。
  饥饿在他们的父辈或者爷爷奶奶一辈打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然后这个烙印传到了他们的父辈身,最后又传给了他们。
  有些活动,与其说是玩,倒不如说是在进行一场简单的荒野求生活动,这个活动的主题是:如何获取可以果腹的食物。
  像现在,关晓军领着几个小伙伴,拎着棍子在田野里抓兔子,其本质也只是为了获得食物,虽然玩乐大于对食物本身的渴求,但最终目的并没有改变。
  抓野兔,必须要到下雪后两三天才可以进行,这个时候的兔子在窝里已经待不下去了,寒冷与饥饿使它们必须出来寻找食物,而它们在雪地踩出的印痕,是寻找它们最佳的导航标记。
  “注意点啊,别掉井去了!”
  关晓军拿着棍子顺着白茫茫的雪地里的一道印痕缓缓前行,对身边的小伙伴嚷嚷道:“别走散啦啊,掉坑里可没人捞你们!”
  后面几个小屁孩冻得鼻涕直流,一个个都成了红鼻头,被寒风一吹,眼泪都要下来了,听到关晓军的话后,全都点头附和,“知道了!”
  关阳与关山虎两人一人扛着一小包的引火草,在后面慢慢跟随。
  他们现在是在河堤下面的麦田里,此时放眼望去,当真是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万里山河,银装素裹,四野静寂无声。
  天地间似乎只剩下他们这几个行走在雪地的小小人,只有强劲的北风发出呜呜响声,与他们的脚步声相附和。

  “到了!”
  关晓军在河堤旁的一个小洞口处停了下来,眼睛在洞口处的印痕看了几下,“这只兔子刚进去,快快,找柴火,点火熏它!”
  五六个小孩子分散四周,很快从积雪下面找出一大捆枯枝败叶干柴火来,关晓军结果关阳递来的引火草,在洞口点燃柴堆后,吩咐身边的小孩,“二捣,你拿蒲扇把烟往里扇。”
  二捣的名字叫做关晓武,因为太过调皮捣蛋,所以得了个外号,叫做二捣。
  他谁都不服,服关晓军,从小跟关晓军关系不错,一直到成年后,两人还经常联系,后来二捣的女儿大学考研等事情,都是关晓军出力找人给办的。
  所谓发小,说的是他们这样的人。

  不过此时的二捣也还只是一个鼻涕娃,他现在脸色被冻成了红紫色,手拿着一个破蒲扇,在关晓军吩咐之后,点了点头,“哦!”
  他手的破蒲扇开始扇动起来,火堆的烟气全都被扇进了洞口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