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766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腾地一下,韩希朗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往外走。惊得周围人一众人将目光集中到他身上,“这是怎么了?”
  韩希茗和韩希霆齐齐摇头,“不知道。”
  “哎,二哥,宁黛有那么好吗?”韩希霆凑到韩希茗跟前,“不就是个小丫头吗?”
  “嗯。”韩希茗一本正经的开玩笑,“是的,年纪太小,本来就是订给你的,还是让大哥不要跟你抢了,兄弟俩何必为了个女人闹的不愉快是不是?”
  “哎……”韩希霆蹦了起来,压低了声音吼到,“你饶了我吧!二哥!我不喜欢小萝莉型的!”
  “饶了你?行,放下你的钢琴,跟着我还是大哥,你选一个。”

  “偶买噶!”韩希霆抱头,“又来了!救命啊!”他一边喊,一边站起来扑向了乐雪薇,“妈妈,大哥、二哥欺负我!”
  乐雪薇面不改色的抱住小儿子,口中却是恶狠狠的,“欺负的好!”
  长夏上下满堂的欢笑,而此时,梁隽邦却正在医院里。
  “嗯!”他趴在检查床上,嘴里咬着枕头,蹙眉闷哼,汗水大颗大颗成串的往下流淌。
  医生正在替他清创缝合,已经不知道湿透了多少纱布,手上的手套也都染红了。“我说,你这怎么受的伤?被打的吗?”
  “嗯!”梁隽邦忍痛点点头,的确是被打的没错。
  “那打你的人呢?你自己来的医院,对方打了人就跑了啊!”医生叹息着连连摇头,这男的看起来人高马大的,浑身都是健硕的肌肉,腹肌足足八块,这样都能被人打,那对方得是多雄壮的汉子?
  梁隽邦苦笑,总统府的铁鞭,一般人谁能承受的起?
  医生拿着病历开住院证,“你这情况需要住院,去办手续住院吧!”

  梁隽邦接过病历和住院证,随手将住院证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你……”医生吃惊的看着他,“你干什么?你这伤挺严重的……”
  梁隽邦脸色不太好,但神色冷峻,没有商量的余地,“开药吧!我拿点药回去吃就行了。”
  他话不多,但态度很坚决。医生见过的奇怪病人多了去了,没有再坚持,摇摇头,拿过处方给他开了药。嘱咐道,“按时吃药,这两天可能会发烧……”
  梁隽邦蹙眉,没听医生说完,抽过处方转身往药房走了。
  医生怔忪,不禁唏嘘,不知道会不会有事,整个背都被打烂了啊!居然还能站起来走。
  次日、晨,长夏。
  韩希茗前一晚在长夏休息,并没有回总统府,起得有点早,还得赶回去参加晨间议事。出了房门,经过客厅时,瞥眼看见早早站在长廊上舒展身体。
  心念一动,韩希茗朝早早走了过去。

  “早早。”
  早早刚从花园里跑了两圈回来,脖子上挂着条毛巾,笑嘻嘻的看着她二哥,“小哥,要走吗?”
  “嗯。”韩希茗点点头,左右看了看,这个时间还早,家里其他人还没有起来。他揽过早早,靠在她耳边说到,“早早,小哥带你去个地方,好不好?”
  “嗯!”早早想也不想就点了点头,“小哥,你要带早早去哪儿啊?”
  “你快去换衣服,去了你就知道了。”韩希茗轻拍了拍妹妹,“小心点,别被爸妈发现,是秘密,知道吗?”

  “噢。”早早乖巧的点点头,轻手轻脚跑去换了衣服出来,韩希茗在玄关处等着她,拉着她的手,“快走!晚了爸妈都该起来了。”
  管家跟在他们身后,“二少爷、小姐,这是去哪儿啊?”
  “出去玩!我带着早早有什么可担心的!早早,我们快走!”
  “嗯!”
  韩希茗带着早早到了梁隽邦的住处,早早一脸疑惑,“小哥,这是哪儿呀?”
  “先下车。”
  韩希茗并不确定此时梁隽邦是不是一定在家,他只是来拼一把运气的,同时也要看梁隽邦的运气怎么样。作为曾经一起并肩作战的兄弟,他想帮他一次。
  摁了门铃,很久都没有人来应门。
  “小哥?”早早茫然的看着韩希茗,说话小小声的。
  韩希茗拧眉,直觉以梁隽邦的性格,发生了昨天那样的事情,一定不会留在医院。他索性脱下外套,翻墙进去。“早早,你乖乖在这里等着,小哥马上给你开门!”
  说着,便跃入高墙,身影没入不见。

  和梁隽邦一样,想要进出哪里,这只是韩希茗最基本的技能。他很快顺利进入了里面,并且确定梁隽邦在,只是……伤的比较重,浑浑噩噩的睡着。
  “哼!臭小子,这么硬,也有趴下的时候?”
  韩希茗摇摇头,反身去给早早开门。
  “早早,进来。”
  “噢。”早早懵里懵懂的被韩希茗牵着往里走,这是什么地方,小哥为什么带她来,她一概不知。
  站在卧室门口,韩希茗低头看着早早,“早早,小哥知道,你只是忘记了一些事,但是,你还是很聪明的,如果有人需要你照顾,你会不会?”

  早早瞪着大眼睛,紧张的捏住了裙摆,犹犹豫豫的点点头,“嗯,会。”
  “好,早早真棒。”韩希茗推开房门,“里面有人需要你照顾,你进去看看,小哥相信,你能做的很好……小哥先走了,我会跟家里人说你跟我在一起,晚上小哥再来接你。”
  “……噢。”早早不明所以,答应着,韩希茗已经转身离开了。
  早早屏住呼吸走进房里,慢慢靠近中央的大床。梁隽邦在床上趴着,双眸紧闭,满头大汗,嘴唇却是干燥的起了皮屑。上身没有穿衣服,包扎的纱布绷带都被鲜血浸透了。

  他侧着脑袋,正对着早早。
  “Berg!”早早看清了,惊呼着扑到床边,“Berg你怎么了?你醒醒啊!”
  梁隽邦高烧不退,睡的不省人事。事实上,他昨天回来之后,并没有按照医生的要求按时吃药。相反的,爱情和事业同时失去,他借酒浇愁,把自己弄的更糟糕!
  此刻,药还在桌上放着,地上倒着酒瓶,满屋子都是酒气。
  日期:2019-02-05 06:1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