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762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的手臂在不断收紧,将付海怡一寸寸嵌入怀中。
  付海怡心跳急速加剧,她低头看着梁隽邦,伸手描摹着他俊挺深刻的五官。有着混血血统的梁隽邦无疑是英俊的,加上他出众的男子气概,正是他魅力所在。
  “隽邦,我是早早……”付海怡心一横,将梁隽邦反抱住。这不能怪她,是梁隽邦先抱住她的。
  梁隽邦两眼直勾勾的看着付海怡,掌心托住她的后脑手,慢慢推向自己,四瓣唇即将要贴上,付海怡缓缓闭上眼等着那一刻的到来。然而……
  “不、不行。”梁隽邦猛的推开了付海怡,用手臂挡住了眼睛。
  “……”付海怡惊愕,他竟然推开了她,难道他还没醉,知道她不是韩希瑶?
  梁隽邦其实并没有醒,他的确是把付海怡当做了早早。
  “不行的……”他挡住眼睛,喃喃道,“你就要和雷耀辉订婚了,以后还要结婚,我不能对你做这种事……雷耀辉会嫌弃你,我不要你被嫌弃,你是宝贝……我的宝贝……”
  此时此刻,听到这样的话,付海怡的震惊岂是言语可以形容?梁隽邦对韩希瑶的感情竟然已经到了这种程度!他宁愿委屈自己,也不愿意做出一点让韩希瑶为难的事情来!
  付海怡别过脸,心中阵阵发凉,眼泪掉下来。她自认,即使是当初他们在一起,梁隽邦也不曾对她用情至此!
  “早早,宝贝……”
  梁隽邦闭上眼,慢慢睡熟了。付海怡擦干眼泪,去浴室拧了毛巾出来给他擦脸,“隽邦,你这是何苦?只要你愿意,多少个韩希瑶都会心甘情愿跟你的。”
  破晓,天将明……
  宿醉,醒过来,梁隽邦缓缓睁开眼,只觉得头痛欲裂。想要起来,却发现胸口压着什么。低头一看,顿时惊醒……怀里躺着的竟然是付海怡!
  他这么一动,付海怡也醒了。
  “嗯……”付海怡揉着眼睛,微笑着,“醒了?头疼不疼?你昨晚喝的太多了。”
  梁隽邦蹙眉看着她,喉间喉结略一滚动,“我、我们……”他们这样相拥在一起醒过来,昨晚他又喝多了,由不得他不往那方面想,心中疑惑丛生。
  “我们怎么了?”付海怡反问,大概猜到了他的想法。
  “没什么。”梁隽邦急促的摇了摇头,他不想问、不敢问。如果他真的和付海怡怎么样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他心里惦记着早早,此生怕是没法对另外一个女人负责。
  付海怡心一沉,扯了扯嘴角,“起来吧!”
  说着,掀开被子下了床,脚下发软险些摔倒。
  “小心!”梁隽邦眼疾手快的扶住她,“你……没事吧?”
  付海怡摇摇头,推开梁隽邦,“我没事,昨晚有点累。我去给你做点吃的,你收拾好下来吧!”
  看着付海怡的背影,梁隽邦惊出一身冷汗,她的话暗示的太明显了!他当真是……
  “**!”梁隽邦烦躁的扬起手,狠狠捶在床面上,“梁隽邦,你真是混蛋!”
  餐厅里,付海怡把早点端了上来,没有看梁隽邦。

  “洗漱好了?过来吃吧!”
  “咳。”梁隽邦觉得嗓子有点痒,不太敢看她,别扭的拉开椅子坐下。
  气氛太过沉默,尴尬的有些诡异。
  “那个……”梁隽邦想找话说,试图缓解这种尴尬,“你昨晚一直在这里,孩子谁照顾?”
  付海怡顿了顿,解释道,“有保姆照顾……我本来是想走的,可是你那样,我根本没法走。”
  “……”梁隽邦语滞,恨不能扇自己一耳光!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咳咳……吃东西、吃东西。”
  “隽邦……”付海怡突然叫了他一声。
  梁隽邦吓了一大跳,惊呼道,“干什么?”
  “……”付海怡怔忪,随即扯了扯嘴角。她本来是想说清楚,他们昨晚其实根本没发生什么。梁隽邦这样,显然是误会了。可是,他这种如同被蛇蝎缠住的态度刺伤了她……

  她就这么让他难以接受吗?再怎么说,他们也曾经是对恋人。
  转瞬间,付海怡改变了主意,“没什么,吃吧!”
  梁隽邦惊出一身冷汗,心跳剧烈。吃着早餐,却如同嚼蜡。他真是不该喝酒的!果然组织上严令禁止酗酒是有道理的,酒精这种东西只能坏事!
  用过早餐,付海怡把厨房里收拾好,拿起手袋要走了。
  “我……回去了。”
  梁隽邦双手插在口袋里,讷讷的点头,“嗯。”

  “我已经和家里人联系了。”付海怡想了想,说到,“像你所说的,我总是逃避也不是办法,家人终归是家人,还有梅彦鹏他始终是孩子的父亲。”
  “……”梁隽邦有些吃惊,没想到付海怡突然想通了。“这是对的,你应该这么做。”
  “嗯。”付海怡抿起嘴角笑着,“我走了……如果顺利,我想我以后不会再来麻烦你了。”
  看着她转过身往玄关外走,梁隽邦薄唇微张,很想叫住她,问一问昨晚究竟是怎么回事。可是,终究还是没有这个勇气。他很怕,真的是怕。

  他曾发过誓,这辈子要为早早守着!可是……他果然是不可靠的!
  “梁隽邦,我看不起你!”梁隽邦紧握拳头,一拳砸在墙壁上,指节磨破,鲜血渗出来,沾染了雪白的墙面。
  帝都酒店,七星级规模,隶属D·S旗下。本城韩家小姐韩希瑶和雷家小公子雷耀辉的订婚宴,便是在这里的A级宴客厅里举行。即使只是订婚,那也是盛况空前的。
  仪式还没有开始,宴厅里却已是热闹非常。
  梁隽邦很早就到了,一身合身的银灰色Armani西服包裹住他俊逸挺拔的身姿,颈间系着金丝领结,头发也精心打理过。他这副样子,大有盖过新郎风头的意思。
  的确,他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他已经失去早早了,这么点小情绪还是可以有的吧!
  “嘿!”
  肩上被人轻拍了一下,梁隽邦诧异的转过身,是杭宁黛。
  杭宁黛看着他浅笑,“你是来喝喜酒、送祝福的,不是来捣乱的吧?”
  “嘁!”梁隽邦斜勾唇角,“那不一定……”他指了指暗藏在四处的黑衣保镖,“我建议你现在就通知他们把我抓起来,否则我真的会抢新娘。”

  “哈哈!”杭宁黛大笑,“你这个人其实真不错。”
  梁隽邦眼神一暗,“不错?是大错特错吧!”
  杭宁黛的笑容收住,神色肃然,“你……真的不抢新娘?”
  “什么?”梁隽邦一挑眉,不明白她的意思。
  “这个……”杭宁黛靠近梁隽邦,小声说到,“你也看到了,上次她只是丢了嘟嘟,都能伤心成那样……我不知道你们之间究竟怎么回事。但感情这种事谁对谁错怎么说的清楚?我只知道,不管是记得你的早早,还是忘了你的早早,都一样需要你。”
  梁隽邦难得露出真心的笑容,由衷说到,“谢谢,谢谢你跟我说这些。即使我不跟早早在一起,只要她有需要,我还是会随时出现。”
  “……”杭宁黛怔愣,不解的看着梁隽邦,“什么意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