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1919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着,金锋指着那对姐妹大声叫道:“这两位大姐那么困难都能豁出去来找我,你们难道连她们都不如吗?”
  “你们历宝帮的勇气和信心都被狗吃了吗?”
  “来啊!”
  “上来啊!”
  一帮子被金锋冷嘲热讽鄙视打击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金锋面色一整,肃声叫道:“捡漏,靠的是学识,靠的是阅历,靠的是眼力,靠的是胆识……”
  “这些条件缺一不可,每一项都需要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功夫去钻研,去对比。”
  “你们这群国宝帮连实物的手都没上过,连我们神州的历史年代都拎不清楚,就想着要一夜暴富……”
  “结果却是被打了眼吃了药,还他妈沾沾自喜,自我麻丨醉丨自我迷恋。”
  “你们都是活了五六十岁的老人了,难道还看不明白这么浅显的道理?”
  “非要像十多年前倾家荡产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你们才悔悟吗?”
  凄厉的话语让国宝帮们极度震撼,好些人耳畔回荡着金锋震耳发聩的洪钟大吕。
  有几个老头走出来向金锋行礼:“谢谢你小金大师,你说的是对的。”

  “从今以后,我再不玩这些假东西了。”
  好多人默默的拿着自己的一级国宝悄然而去,剩下的几十个老头老太冷冷地看着金锋,恨不得将金锋咬来吃了。
  “哼。什么玩意儿?!就你的东西是真的,我们的都是假的。”
  “啊呸!我看呐,他的眼力也不过如此,我们去找其他大师看。”
  “对,找其他大师看。我听说后天在双喜城也有鉴宝大会,我们去找刘志杰大师……”
  “对对对对,我们去双喜城,那些大师别的不说,至少不收鉴定费,比这个黑心烂肝的人强多了。”
  一人叫喊一呼百应,执迷不悟的国宝帮们骂骂咧咧的走人,踏上新的征程。
  覃允华看了看金锋,露出深深的无奈。
  这帮国宝帮存在又不是一天两天了,跟那些做庞氏骗局的完全没区别,已经是到了病入膏肓无药可救的地步……
  金锋跟他们较个什么劲。
  吃多撑了!
  一上午时间悄然过去,下午二手仓库这边鬼影子都没见着一个,而废品站那边人多得不得了。

  这些人都是历宝帮的,来废品站拿回自己的东西。
  刚刚回到国内的金锋以这种奇特怪诞的鉴宝方式亮相,在国内引发了一阵不小的争议。
  很多大咖对金锋这样的行为是支持的,但有的人却认为金锋这样博眼球的行为完全就是在炒作自己。
  网上批评金锋和支持金锋的人吵成一团,金锋却是我行我素,对此完全不在意。
  当晚在废品站摆了几张大圆桌请干妈、高老爷子吴老爷子钱婆婆一干人吃饭,第二天一切照旧,继续坐镇二手仓库。
  这一天来的人非常的少,少得可怜。

  覃允华陪着金锋坐得无聊不住抱怨金锋昨天把那张大明宝钞的大漏给放丢,以后建博物馆完全就是短板。
  金锋呵呵笑着,开了大包包扔出一碟塑封好的纸钞出来,当即就让覃允华这一天连饭都没吃一口,完全沉浸在这一本厚厚的大明宝钞中。
  直到此时此刻,覃允华才相信,金锋确实是找到了朱允炆的宝藏。
  第二天整整一天从开门到收工只有两拨人来鉴宝。
  拿的都是真品,来找金锋鉴定就一个目的,得到金锋的亲笔签名认证。
  一个是汉代的血沁玉塞。汉八刀刻法,粗狂简洁而又大气。
  这个玉塞非常的奇特,短尖首的圭形制式。
  圭形玉塞两边两道鸡油黄的土沁色,背面正中棱线上赫然是一条笔直的血沁线,直直延伸到头。
  对方听了金锋的鉴定非常的开心。竟然主动询问金锋收不收这玉塞。
  这东西……金锋肯定不收。
  覃玉华在旁边一直不住的咳嗽。
  见到那人拿到了金锋签名的认证书后,激动得疯狂亲吻那枚玉塞,当即覃玉华只感觉一阵阵的恶心,就差没吐了。
  这玉塞的确是汉朝的没得假,品质也是上等的和田玉也没假,价值确实相当高。
  可……尼玛这东西是汉朝时期贵胄死后用来塞屁眼啊!
  而且这种圭形制式的玉塞……还是……
  还是女人用的啊!
  这种玉塞学名叫做肛塞。

  见到持宝人把玉塞含在嘴里,金锋也是一阵阵的恶寒,轻轻的别过头去。
  肛塞一般是没有血沁的,这上面的血沁是怎么来的?
  那肯定的是主人患了痔疮才沾染上了。
  这个人走了之后,憋成内伤脸色泛紫的覃允华噗哧一声,把住金锋的T恤笑得蹲下去,发出惊天动地的笑声,直接笑趴在地上。
  第二件来鉴定的东西很有意思,是一幅吴冠中的画。
  这可是好东西,不准出境的。
  在神州历史上,除了永不出境的国宝之外,吴冠中大师的画同样不准出境,可见一般。
  画的是江南春色,意境优美,诗意盎然,尤其是园林中冒出来的一点桃花粉红宛如画龙点睛神来之笔,让整幅画的意境升华到极致。

  吴冠中老先生人品风骨那是没得说。九十年代高卢鸡文化部授予其文艺最高勋位。
  次年日不落博物馆打破了只展出古代文物的惯例,首次为在世画家吴老先生举办个人画展。
  国士无双,当之无愧。
  画是对的,金锋也频频点头。
  不过接下来金锋却是板起了脸。
  对方要求金锋在上面盖上金锋的私戳。

  就是让金锋,在吴冠中老先生私人印戳下盖上金锋的私人印戳。
  这个要求一出来,金锋脸色一沉,淡淡说道:“我不是乾隆,更没资格在吴老先生画上盖章。”
  对方依旧不甘心,态度恭谦的又请金锋在画上题个字。
  金锋更不答话,提笔在一张纸上写下一行字递了过去,做了一个请字。
  对方拿到金锋签名的认证书很是有些不甘不愿,却是无可奈何走了。

  要是金锋肯在这画上面落个款盖个章,那这画……价值怕是又得翻上一倍。
  这些人如意算盘打得倒是挺好。
  下午五点半准时收工,金锋直奔泰华堂拜见差一点就做了自己老丈人的葛老神医。
  给葛家的东西,金锋绝不会吝啬,也不可能吝啬。
  当年欠了葛家天价的医药费,金锋早已让三水给清,但欠的人情却是永远都还不了。
  葛老神医见到桌子上一大堆的天材地宝,激颤得大胡子都扯掉了一绺都浑然不知痛楚。
  上次金锋让葛芷楠给自己的带的悟道茶叶自己喝下之后,效果那是刚刚的。
  日期:2018-12-11 07: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