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31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事吧,没事吧?”
  在光膀子的青年倒地之后,一群丨警丨察全都围拢了过去,但关云山与关宏达却首先跑向了关晓军与关阳面前,关云山将浑身哆嗦的关阳抱在怀里,轻声安慰:“阳阳,不要怕啊,不要怕啊,没事啦,没事啦!”
  关阳在关云山怀里呆愣了好半天,才“哇”的一声大声哭了起来。
  卢新娥也哭着跑了过来,“阳阳诶,我的闺女诶,呜呜呜,吓死妈妈了!”
  他们都忙着安慰关阳,只有关宏达看向了关晓军,“好孩子,好孩子,你伤着了没有?”
  关晓军此时浑身酸软,额头冒汗,拿着小竹剑的手掌心火辣辣的疼,听到关宏达的话,轻声道:“爷爷,我没事儿,姐姐没事好!”
  关晓军刚才剑刺挟持关阳的小青年时,找将一些列的后续动作都想好了,如果自己一击不,肯定会迅速落地,在落地的时候,在给那个青年一记猴子偷桃,如果这一招还没有打的话,那赶快滚下台阶,尽快跑出脱身。
  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只是一剑把此人给解决了,关晓军此时依旧无法相信会这么轻松。
  要知道他此时才是一个六岁多一点的孩子,力气再大也有其极限,今天一剑奏功,自己也感到难以置信,这时候才知道了这段时间跟关自在学功夫真的没有白学,他刚才刺人的时候,用的正是关自在教给他的猴形动作,叫做“白猿跳涧”,是一个练习跳跃锻炼双腿力量的一个架子,因为平常练习的多了,刚才情急之下挥剑刺人,自然而然的用了,没想到效果佳。

  听到关晓军的话,纵然是在如此噪杂的环境,关宏达也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好孩子,不愧我关宏达的孙子!”
  此时洪新刚走到关宏达面前,“宏达叔,这个人伤的很重,我们得把他赶紧送医院抢救!”
  他说到这里,看了关晓军一眼,“小军这孩子怎么这么大的劲儿?这个人耳门那里有了好大的一个口子!现在已经昏迷了!”
  关宏达道:“昏迷?是死了又能咋样?这个人竟然抓我孙女当人质,死了也是活该!”
  他看了洪新刚一眼,极为不满道:“新刚,今天这件事你得给我一个交待!来了这么多人,竟然被他逃了出来,甚至逃到了我家来!你这个所长是怎么当的?”
  洪新刚讪讪道:“宏达叔,是我考虑不周了!我没想到他们竟然敢反抗,而且还这么警觉,我这些同事也很少遇到这种情况,反应也有点慢……”
  “你不要说了!”
  关宏达摆手道:“先把这个人抬出去,他要真死了,也别让他死在我家里!”
  洪新刚脸一红,知道光宏达真的动怒了,这件事他们做的确实不太好,十几个人抓人,竟然还让人跑了出来,更严重的是,跑出来的嫌疑人竟然还抓了一个小女孩当人质,而这个小女孩偏偏还是关宏达的孙女,关云山的女儿!

  要是关阳真出了事情,别说关宏达不原谅自己,是洪新刚自己也无法原谅自己。
  好在关晓军突然出手,把关阳救了出来,不然事情到底会发展到什么地步,洪新刚根本不敢往下想。
  他想到这里,又看了关晓军一眼,“这孩子……真是,真是……”
  洪新刚已经想不出什么话来形容关晓军了。
  一群人束手无策的事情,却让一个孩子给解决了,他们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感到尴尬丢人,自己这么多人,连一个五六岁的孩子都不如,所有人都感到脸无光。
  现在见关宏达发怒,洪新刚不敢耽搁,吩咐了一声,几个人将昏倒的青年抬出了关家,扔进了所里的吉普车,另外的几个人开着挎斗摩托一路跟随,沿着乡间小路,在天色微明,打着一束束灯光,向乡里派出所赶去。

  直到这个时候,才有人提着撅头铁锨赶到了关家大院里,大着嗓子吆喝道:“云山,这是怎么回事?宏达叔,这是遭贼了吗?咋这么乱呢?”
  人越来越多,渐渐的将整个院子都快要塞满了,连关自在都拿着一杆长枪走了过来,“宏达,到底怎么了这是?”
  等关宏达将事情简短的说了之后,院子里的人都是吃了一惊,看向关晓军的眼光都有点变了。
  “小军这孩子了不得啊!”

  “这也太厉害了!”
  “竟然把一个会功夫的家伙打昏了,这得多厉害!昨天那人耍的大刀多厉害,没想到栽在咱们关帝庙村的小孩子手里啦!”
  在众人七嘴八舌的感叹声,关晓军将手竹剑举到眼前观看,此时天光微明,可以看到竹剑的剑尖残留着几点血迹,鲜艳如花。
  关晓军暗暗叹息,“难道我重生一次,还要踏着鲜血与尸体才能前进?前世根本没有这么一个变故啊!”

  他在前世几十年,从来都是太太平平的,别说遇到这种凶险的事情,连钱包什么的,也没有被人偷过,丢过一次钱包,到最后捡到的人直接给送到单位,分没少!
  可以说,直到关晓军重生前,他没有遇到过任何凶险的事情,如同最普通的百姓一样,操心着柴米油盐,关心着家庭琐事,虽然偶尔感到活的辛苦,但却平平安安。
  没想到这才重生没几天,遇到了这样的大事情。
  难道蝴蝶效应现在开始了?

  我特么还没有做好准备呢!
  关自在走到关晓军面前,低头眯眼看了看关晓军手的竹剑,又看了关晓军一眼,道:“好小子,临危不乱,有胆有识,总算是没有白教你!”
  他将手的丈二长枪递给关晓军,“这把枪你拿着,等什么时候你有资格用这把枪了,你小子也算是出师了!”
  关晓军伸手接过这杆长枪,手一沉,差点没扶住,这把枪虽然是白蜡杆,但是长度惊人,也极为沉重,他如今手小无力,竟然差点被这杆枪压趴下。
  关自在哈哈大笑,“今天你先歇一天,明天咱们爷俩继续来!”
  关自在走后,院子里的人在嚷嚷了一会儿,也都扛着工具各自回家,院子里渐渐的安静下来。
  关阳惊吓过度,哭了一阵子,此时已经沉沉睡去。
  关晓军放松之下,也感到浑身酸疼,头脑昏昏沉沉,关宏达与关云山说了什么他已经无心去听,走到自己小床,鞋子一脱,便即沉沉睡去。
  等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午了,睁开眼睛看到的不是熟悉的屋顶,而是关阳亮晶晶的大眼睛。
  “小军!”
  关阳看着关晓军,她的眼睛此时还有些红肿,但精神并不萎靡,“我想好了,我也要跟太爷学功夫!”
  她将小拳头举起来狠狠的挥动了一下,“我再也不让坏蛋欺负我了!也不能让我弟弟保护我!”
  她很认真的看着关晓军,“我是姐姐,应该我来保护你!”
  在关晓军的记忆,从小到大,姐姐关阳是一个十分要强的人,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没有认输过,而且还很有“大女子主义”,对关晓军这么一个弟弟一向是疼爱有加,在生活帮过关晓军不少忙,连关晓军的媳妇都是关阳给说的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