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29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的表演的是翻筋斗,一个男的表演的是打旋子,整个人在场内不断绕圈。
  围观群众的叫好声不断响起。
  几个套路表演完之后,先前的男子表演起了口吞长剑,惊呆了好多人,很多小孩都被吓得屏气凝神,生恐自己一咳嗽,会把表演的男子惊吓住一般。
  口吞长剑之后,是用眼皮吊水,手劈红砖,接着便是胸口碎大石。
  凭良心讲,这几个人表演的节目还真不赖,这要是在后世,想要看到这些表演,怎么也得十几二十几的票价。
  这些男女陆续表演完毕之后,为首的青年男子抱拳道:“各位哥哥姐姐,叔叔大爷,我们走江湖卖艺的,也都不容易,大家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到了贵地,为了表示各位对我们的抬爱,我决定为各位表演一个压箱底的绝活。”
  他说到这里,伸手将马车的男孩叫了过来,“各位叔叔大爷,大哥大姐,我们这次表演的节目叫做卸骨接骨,我一会儿把这孩子的胳膊卸下来,再给他接去。大叔大爷们,这个绝活我轻易不表演,因为拆骨接骨弄不好不死也伤,但谁叫我跟大家投缘呢,我看着你们跟见了我们的亲人似的,说什么也要给大家表演一下这个绝活!”
  小男孩一脸惧色,在他手扭动挣扎,青年男子不动声色的手使劲,捏了小男孩一把,孩子身子一颤,停止了挣扎。

  他将小男孩抓到自己面前,一只手抓住小男孩胳膊,将小男孩摁的弯下了腰,大声道:“各位看清楚了,我先把这孩子的胳膊卸下来!”
  他说到这里,一手摁着小男孩的肩膀,另一只手抓住小男孩的胳膊,猛然一扭,细微的“喀嚓”声响起,眼见这小男孩的肩膀鼓出了一块,已经变了形状。
  随后惊天动地的凄厉嚎叫声从孩子的嘴里爆发出来,“妈妈,妈妈,我要妈妈!呜呜呜……”
  秋天的夜,已经有了几分凉意,漫天繁星眨着冷冷的眼,以千年不变的冷漠看着人世间的成败兴衰。
  关帝庙小学广场。
  当孩子凄厉的哭声陡然响起来的时候,围观的村民一阵骚乱,大家脸都生出了不忍之色,有几个观看的孩子更是转身扎进父母的怀,不敢再看。
  场孩子的哭声撕心裂肺凄厉之极,在夜空里传的老远,是一些在家里没来看热闹的人也被惊动,纷纷出门观看。
  青年男子面无表情的卸下小男孩的一条胳膊之后,向村民抱拳道:“各位叔叔伯伯,大哥大姐,为了表演这个绝活,我们这孩子受了不少罪,看在这孩子这么可怜的份,大家表示点心意吧,多了不嫌多,一分不嫌少,要是给多了,我给您作揖,以后回家天天给您烧香!”

  在孩子的惨叫声,青年男子向身边的女子使了个眼色,穿着葱绿色的宽大练功服的青年女子,将先前的铜锣拿在手,翻过来后,成了一个小托盘,然后她拿着这个铜锣小托盘向着围观村民不断点头致意,娇滴滴的道:“叔叔阿姨,大爷大娘,你们可怜可怜我们这孩子吧,孩子这么小,受了这么大的罪,我们心里也不是滋味,大家行行好,给我们口吃的吧!”
  这女的长相一般,但说出的话却带有几分娇媚之意,此时刚刚表演完节目,浑身出汗,衣服都贴在了皮肤,露出凹凸有致的身材,她身也不知涂了什么香粉,人还未到,香气便已经扑鼻而至。
  八十年代,风气保守,乡下人哪见过这种调调,见这女的走到自己跟前,一个个都是面红耳赤,手足无措,被这女的笑着看了几眼,都如火烧身一样,浑身都热了起来。好几个小青年都从兜里掏出毛票扔进托盘里。
  还有胆子大的小青年,将毛票扔进托盘的时候,顺手在这女子白皙的手掌摸了一把。
  这女子被摸后也不生气,反倒是笑的更欢,风情万种的瞟了摸她的小青年一眼,身子扭了扭,继续走向下一个人。
  看到这种情况,旁边的小青年那还有不占便宜的,纷纷掏钱,顺便摸几把,在大庭广众之下,偏偏又是黑灯瞎火的夜里,干这个勾当,都觉得极为香艳刺激。
  这女子托着托盘在人群走了一圈,托盘已经多了一小堆成毛成分的小票,等她回到马车时,场被卸掉胳膊的小男孩还在大声惨叫,声音已经变得嘶哑了。
  关云山看的怒气涌,“他妈的,这狗日的心真狠啊!现在抓不抓他们?”
  关宏达低声呵斥,“你急什么?万一这孩子真是人家自个儿的种呢?你有什么理由抓人家?”
  关云山气急败坏道:“谁家父母会忍心这么对孩子?再说这小娘们才多大,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孩子?这三个小年轻也不可能是孩子的爸爸!”
  关宏达说:“那要是这孩子是他们的徒弟呢?”
  关云山说:“怎么可能可能?”
  关宏达:“有什么不可能的?天底下不可能的事情多了去了,你怎么知道不可能?”
  他压低嗓子道:“你没看到他们会功夫吗?他们马车还有大刀,有红缨枪,咱们现在怎么抓他?咱们村里抓他们的时候,万一被打伤打死了,这个责任谁来负?”
  关云山渐渐冷静下来,“那这么眼看着这孩子受罪?”
  关宏达看了场哭泣的孩子一眼,“急什么?又死不了人!再看看再说!”

  其实看着现场的男孩子凄厉惨叫,很多村民也都感到不忍心,有几个妇女不忍再看,“坏良心啊,这些人真的是坏良心啊!这么作践孩子,死后要下地狱的!”
  她们咒骂了几句,抱着自己的孩子转身回了家,至于解救孩子的念头,根本不会有,乡下老百姓大多都是明哲保身,平生事端的人毕竟还是少数。
  在要完钱之后,青年男子走到男孩面前,将他的胳膊摇了几下,猛然发力,又给接了去,孩子又是一阵凄厉的叫喊。
  到了这个时候,演出已经到了尾声。
  乡下规矩,卖艺的人到了村子里之后,村里一般都会腾出个地方让他们居住,这些人自带铺盖,只要有容身之地,能凑合一夜。
  关宏达走了过去,跟为首的青年商量了一会儿,将他们安排在村里一家荒芜的院子里。
  在这几个人走到院子里歇息的时候,关宏达走到关自在面前,“太爷,您看这些人我们应不应该抓?”
  关自在看了关宏达一眼,“宏达啊,你都把他们领进了这个院子里,你心里已经有了想法了,还来问我?”
  关宏达嘿嘿笑了几声,“我这不是怕自己做事不周到么。”
  原来这几个人住的老院子孤零零的矗立在村头,四周根本没有人家,最为适合丨警丨察抓捕,里面的人想跳墙跑,都很难跑的掉。
  关宏达喊过关云山,“你现在开车去乡里,让新刚再带人来一趟,他们派出所不是缺少名额吗,我们再给他送几个!”
  关云山点头道:“我这去!”
  他们商议抓人的时候,关晓军已经回家睡觉去了,这种抓人的事情,他一个小孩子根本插不嘴,也使不力,还不如早早安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