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苗寨,所谓蛊》
第47节

作者: 我姓李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想再次推开,可是无论怎么使劲,都没有推动丝毫。
  老黄劝道:“不要白费力气了,这应该不是什么棺材,而是能工巧匠制造的逃生设备,不到时候,是打不开的。”我还是不甘心,使劲拍打棺材,同时大声喊“王叔……王叔……你和我们一起出去吧!”

  王叔没有搭理我,随之我感到棺材缓缓地挪动起来,同时脚底下传来了刺耳的摩擦声。
  我知道这是王叔在推动棺材。
  果然半分钟后,传来了一声重物落水的声音,整个棺材开始缓缓地晃动,似乎是顺着水流漂动起来。
  接下来是一阵猛烈的颠簸,整个棺材上下左右不停地摇晃,不到几分钟我便几乎作呕。
  老黄轻声念起了“清心咒”,还让我跟着他念,渐渐的我的心神才稍微平复了些。
  棺材顺着水漂流了大约半个小时,突然我感到了一股剧烈向上的浮力,然后就是棺材浮出水面的声音。三个人挤在一口棺材里,经过半个小时的颠簸晃荡,我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翻了个。
  我能感觉到棺材在水面漂浮了一会儿,然后静止不动了,紧接着“啪”的一声,眼前就是一亮,棺材板突然不见了。可能是长时间憋在棺材里,被外面的空气刺激了一下,我顿时觉得喉咙里一痒,赶紧探出身子后,就是一番猛烈地呕吐。
  一边吐,我一边观察四周的环境,我的左侧是一片茂盛的树林,右侧山峦叠翠,棺材漂浮在一条十几米宽的河流岸边。

  这是阴河?我扭头看了一眼遥远处的巨大坟包,惊讶的说不出话。
  我大致推测了一下,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在山林地的这一侧,而坟包在山林另一侧,两地相距至少七八里路,难道这七八里路,我们就是躺在棺材里顺着地下河漂来的?
  再次踏上熟悉的土地,再次沐浴在阳光下,我有种喜极而泣的感觉,看看手表,现在是上午九点三十五分,也就是说,我们这次差不多在地下待了一天一夜。
  这一天一夜绝对不是平凡的二十四小时,几经风险,当初一起下到阴洞的十几个人,到现在只剩了三人,这还不包括王晓妮。
  想到王晓妮,我赶紧伸手摸了一下挂在胸前的玉石,玉石依旧是红色的,说明王小妮的魂魄还在。我突然又想到明月师太说有法子能让王晓妮“起死回生”。正想问她,就听老黄指着村子方向喊道:“你们看,那边好像出事了。”
  循声望去,我看到至少几百个人从村子方向朝着这片树林走来,远远的认不清模样,但看着应该是古村村的街坊们。
  我也满脑子疑惑,到底出啥事了,这么多人一起走出村子?再次望去,更是大吃一惊,这些人走路的姿势十分奇特,很慢,很呆滞——这姿势我十分熟悉啊!
  这走路姿势——我猛地一下子想起来了,强子他们变成僵尸后,不就是这么走路么?
  老黄和明月师太也觉察到了不对劲,拿着罗盘念叨了几句什么后,脸色骤变:“他们……他们都是死人啊!”我虽然已经猜到了,可亲耳听她说出来,还是十分震惊。
  “你是说,这些人都是死人?”我问。
  “准确说他们一直是死人,只是现在魂魄再次被收了回去。”
  我这次记起王叔的话,他说古坟村的所有人和他一样,在几千年前都是死人,是张起灵给了他们第二次生命,王叔还曾说过,古坟村历代村长有个口口相传的顺口溜,上面所说的“时间”,就是今天。
  想到这些,我内心深处涌出了一阵凉意,难道和我自小相伴的亲爱的街坊们都是死人?一阵心慌后,我突然就想到了王阡陌。
  我心里一怔,朝着村子就窜了过去。和古坟村街坊们擦肩而过时,我瞥了一眼,原本十分熟悉的街坊们个个面无血色,更瘆人的是他们所有的眼睛珠都是白的……
  我拼了命地朝着村里跑去,即将进村时,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地动山摇声,声音正来自坟包方向。还没等我缓过神,又是一阵连续不断的振动,我的脚下也颤抖起来。
  又地震了?我心里惊呼道。
  我蹲到了地上,本想等着这一番地震过去后再进村,可等了整整一分钟,地震不但没有减弱,反而愈加强烈了

  眼看着村边的几座房子轰然倒塌了。
  我心里又是一惊,王阡陌应该还在家里,王叔家的房子不会有事吧?一想到王阡陌,什么危险我也不顾了,站起来后,跌跌撞撞地朝着村长家跑去。
  进了村子,场面更是令人震惊,一排排房子倾倒于在我的两侧,甚至小孩腰粗细的树木都连根拔起。
  我觉得自己一下子变成了“超级赛亚人”,左蹦右跳,避开砸开的碎砖石。
  我们这一片区域并不属于地震频发区,估计几百年都未必碰上一次,所以解放们盖房子时,根本不会考虑防震。
  我所经过的地方,几乎所有的房屋都变成了废墟,越靠近王叔的家,我心里愈加发颤,同时也在默默祈祷:王叔家的房子千万要挺住啊……
  当王叔家高大的房子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心中的喜悦简直难以言表,房子还在,陌陌就应该没事。
  这时候我想起了几天前王叔说过的一句话,如果出了什么事,让我一定要保护好陌陌,她就在家里等着我。
  看到几乎只有王叔家的房子屹立着,我似乎明白了王叔这话的意思,他或许在盖房子前,就预料到了今天的一切,而且早就嘱咐好了王阡陌,如果出事,一定要躲在家里,哪里也不能去。
  我大喊着王阡陌的名字就冲了进去,还别说,王叔家的门窗玻璃几乎都碎了,可房子却没有丝毫裂痕。
  我听到了王阡陌的声音,来自她的卧室。
  “陌陌——”
  我喊了一声,便冲进了她的卧室。

  进了卧室,我扫了一眼,奇怪的是没发现王阡陌。
  “陌陌……”
  我又喊了一声,就听到王阡陌的声音来自床下:我在这呢!只见不停晃动的床下探出一个头,正是王阡陌。
  我拉着王阡陌一路狂奔,四周传来了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整个古坟村几乎就在我们眼皮子地下变成了一片废墟。
  地震停止后,我和王阡陌站在村西的空地上大口喘着粗气,看着从小就生活着的家园突然变成了废墟,我心中的怅然若失感实在难以用语言形容。
  还没等我俩缓过神,突然又是一阵猛烈的震动,我还以为是又是余震,赶紧拉着王阡陌蹲下了身子。谁知只是一阵一阵的轰鸣声,从地下传来,我们所在的空地上并没有特别的感觉。
  咋回事?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谁知再次抬头望向村庄时,已经变成废墟的村庄正在逐渐地下沉,同时一股黑色液体逐渐冒了出来。

  我俩看呆了,吓得连连后退,一直退了五六十米。
  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原本的古坟村就变成了一片黑色“湖泊”,空气中弥漫尸体腐烂的味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