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732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隽邦蹙眉,走过去,口气很是不悦,“张嫂,你吵什么?这么早,叫少奶奶起来干什么?她的手昨天伤着了,今天还要她起来干活?那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少爷……”张嫂为难的笑笑,“这个,是老夫人的意思,我们也是没办法。”
  梁隽邦斜睨她一眼,低吼道,“行了,你先下去,回头我去跟奶奶说。”
  “是……”张嫂只好退了下去。
  梁隽邦推开房门,却没有在床上看到早早,惊慌之下一转身,才发现早早蜷缩在沙发上,裹着毯子瑟瑟发抖。只一眼,梁隽邦便看的眼眶发涨。
  “早早!”
  梁隽邦扑过去,直接跪倒在地,伸手抱起早早。
  早早睡的昏昏沉沉,听到梁隽邦的声音,勉强睁开一条眼缝,嘴唇都已经干裂了,努力扯出个笑容,“隽邦,你回来了?”
  “早早,你这是怎么了?”梁隽邦懊恼的抱着早早,他才出去几个小时,早早怎么就虚弱成这样了?该死的,他怎么会把早早一个人丢在家里!
  早早只觉得头重脚轻,身上还阵阵发冷。“好冷,手好痛。找你,你不在……我就在这里等你。”
  梁隽邦抱着早早,发现她浑身滚烫,低下头抵住她的前额,也是滚烫的一片,早早发烧了!她说手好疼,难道是伤口感染发炎了?昨天他回来之后,早早已经包好了双手,他也没有特别在意。
  “早早,先去床上躺着。”
  梁隽邦自责不已,抱着早早在床上躺好,转身去找梁骆。

  一出房门,梁老夫人带着梁骆一起来了。
  梁隽邦还没开口,梁老夫人先开腔了,“那丫头怎么回事?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下楼?只不过是手上受了点小伤,就以为可以偷懒吗?才来第二天,就耍大小姐脾气……”
  “奶奶!”
  梁隽邦听不下去了,忍无可忍的打断了梁老夫人,“请您不要这么说早早,她病了……”转而又看向梁骆,“骆叔,麻烦你请医生来,早早在发烧,浑身滚烫!”
  “这……真的还是假的?那么一点小伤……”梁老夫人犹自不相信,“该不会是偷懒耍滑头吧?”
  “奶奶!”梁隽邦眼眶泛酸,低吼道,“够了!请您不要这样说她……她为了我,连韩家都抛弃了,你们还要她怎么样?我不求你们像我一样疼爱她,但请至少不要刻薄她!”
  “骆叔,请快点请医生!”
  说完,转身进了房里。

  梁老夫人和梁骆都是一怔,在他们面前,梁隽邦还从来没有这样激动过。
  “老夫人。”梁骆恭敬的弯下腰,“现在怎么办?”
  梁老夫人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去请医生来,少奶奶病了,没听见吗?”
  “是……”梁骆答应着去了。
  早早的手,的确是感染了。右手虎口处靠近手背的地方化脓了,高烧就是由于这个原因引发的。医生每天要来给伤口换药、排脓,吃药不管用,还需要输液。
  梁隽邦每天回到家,都陪在她身边。
  “好点了吗?”梁隽邦脱下外套,坐在早早身边。

  早早举起手,娇憨的笑着,“好多啦!嘻嘻,其实这样也很好啊,奶奶就不会总让我干活了……我真的做不好那些事,总是笨手笨脚的。”
  梁隽邦小心翼翼的捧着他的手,轻轻摩挲着,“医生说,这里可能会留下块疤……”
  “……嗯。”早早无所谓的点点头,“我知道,说是化脓的太严重了。”
  “对不起,早早。”梁隽邦垂下眼帘,不敢看早早。
  “你怎么了啊?”早早浑然不在意,“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啊?是我自己不小心,再说了,手背上有块疤算什么?我还是很漂亮,是不是?”
  梁隽邦艰涩的点点头,“对,你永远那么漂亮。”如果那天晚上,他没有去付海怡那里,及时发现早早的异常,也许情况就不会这么糟糕。

  “洗澡吗?我帮你。”
  “好啊!”早早咧嘴粲然一笑,朝着梁隽邦张开了双臂……
  洗完澡,早早坐在床上等梁隽邦出来给自己擦头发。等着的时间里,梁隽邦的手机响了。早早腾出稍微好一点的左手,把手机拨了过来,屏幕上闪烁着‘海怡’两个字。
  早早蓦地怔住,怎么现在,付海怡还和隽邦有联系吗?付海怡前一阵不是已经和梅彦鹏完婚了吗?他们这种关系,难道不应该避嫌吗?
  梁隽邦在里面也听到手机响了,高声喊到,“早早,帮我接一下电话,我马上收拾好了!”
  “……噢。”早早心虚的答应着,却迟迟摁不下接听键。

  “谁啊?说什么?”梁隽邦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看早早对着手机发呆。
  早早失神的摇摇头,“没……我没接。是,是付海怡打来的……”
  “……”梁隽邦擦头发的动作顿住了,蓦地看向早早。手机偏又响了起来,还是付海怡。梁隽邦看着早早,迟迟不敢伸手去接。
  早早扯扯嘴角,“接吧,她一直打,应该是有事情。”
  梁隽邦蹙眉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拿起了手机,接了,“喂,海怡,什么事?”
  电话那头,付海怡不知道说了什么,梁隽邦突然站了起来,神色大变,“什么?他竟然……你别怕,我马上过来!别哭啊,海怡,不会有事的!”
  挂上电话,梁隽邦一低头便看见了早早。
  “早早,海怡那边出了点事,我必须马上过去……”
  他一边说,一边扯过外套拿上了车钥匙。
  早早站起来,看着他慌张的样子,粉唇轻颤,“隽邦,我……”她很想说,她不想他去!可是,她张不开嘴。
  “你早点休息,我很快回来。”

  “隽邦……”早早追上去两步,可是没有能拦住梁隽邦。
  右手虎口处隐隐作痛,早早一咬牙,披上外套随即出了房门,在门口拦了车子追上了梁隽邦的车子。到了地方,早早记起来了,这里她来过,是梁隽邦的地方。
  当初,焦娇介绍他们认识,就是在这里,梁隽邦说付海怡出了事,可是怎么会在梁隽邦的别墅里?
  梁隽邦进去的急,别墅门没有关上,早早轻轻一推门就开了。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放缓了脚步慢慢往里走。渐渐听到里面有打斗的声音。
  “你算什么男人?连自己老婆都打,你好好反省反省,海怡为什么要离家出走!”这是梁隽邦的声音。
  “嘁!”另一个声音,早早也很熟悉,是梅彦鹏。他冷笑着,“梁隽邦,那你又是个什么东西?你也说了,她是我老婆,打死了也是我的事,你凭什么金屋藏娇?”

  梁隽邦被激怒了,扬起手来,狠狠砸向梅彦鹏。
  早早就那样,出现在了二人面前。梁隽邦和梅彦鹏大打出手,为的是站在一旁的付海怡,她觉得自己追过来,真是愚蠢透顶!
  梅彦鹏也不是吃素的,立即还手和梁隽邦厮打在一起。
  付海怡生怕梁隽邦吃了亏,上前想要拉开梅彦鹏,“你让开,别打他……住手啊!”
  “你给我让开!”梅彦鹏手一扬,便将付海怡掀翻在地。付海怡吃痛的蹙眉惊呼,“啊……”手肘伤立时被蹭破了。
  “海怡!”
  梁隽邦一怔,下手越发狠了。梅彦鹏被他压在身下,没了还手的能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