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98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按市正府领导分工,国企改制应该由耿大同负责,但方晟事先知道这家伙跟郜更跃是一丘之貉,哪敢让他沾手?遂大包大揽亲自负责。
  这是官场权力分配的不确定性,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的体现。正职若想抓权,副职任你多狡猾玲珑都无济于事。
  方晟道:“吴书记强调重启,原因各位常委都清楚,去年市委市正府主导制定国腾油化改制方案,四易其稿未能通过,改制一事便搁置下来。这回我们不能在输在起跑线上,要果断地、科学合理地迅速确定方案,获得省里相关部门认可后组织实施,力争半年内改制到位!”
  “半年?”成槿芳失笑道,“去年单拿方案初稿就花了七个月。”

  “去年制定的方案建立在广泛调研、充分论证基础上,以现在眼光看都具有前瞻性和先进性,我看可以作为蓝本,不必另砌炉灶,”方晟沉声道,“至于方案的基本原则、改制思路、目标规划,去年常委会都表决通过,大概……”
  成槿芳抢先道:“要重议!一年下来外部环境发生变化,企业基本状况和财务数据等等也有变动,肯定有大的调整,我觉得不能偷工减料,在之前方案上涂涂改改就完事儿。”
  她是想打拖延战,时间拖得越长越好。
  “是啊,重新起草方案的过程也是新班子熟悉了解国腾油化真实状况的过程,万丈高楼平地起,还是循序渐进为好。”耿大同附和道。

  由于阻挠调查诸葛诚失败,窦康、慕达对国腾油化改制一事全然没了兴趣,作闭目养神状,不置一辞。
  蒲英江本着契约精神表明立场:“国腾油化的规模和影响摆在那儿,不可小觑,时间服从质量,可以设定时间表但不宜太紧张,稳步推进吧。”
  吴郁明实在看不下去,冷冷道:“省正府确定国腾油化为试点,用意不是稳字当先,而是摸石头过河,通过先行一步探索为接下来国企全面改制积累经验!国企改制是国家经济战略中的重要环节,也是国企发展必然趋势,早晚得改,拖不能解决问题!刚刚方市长说力争半年,我觉得时间太长,鄞峡拖不起,省里等不起,要我说,顶多四个月!”
  “啊!”成槿芳惊得差点跳起来,“这么短时间要做那么多事,根本没……没法完成!”
  方晟坚定有力回击道:“市正府有信心也有决心完成!”
  “建议各位三思!”维护郜更跃成槿芳利益是耿大同空降鄞峡的核心原因,因此明知吴郁明和方晟着力推动,还是硬着头皮反对,“省里希望看到试点成功,而不是失败案例,过于急躁适得其反,所以把握节奏非常重要!”

  常务副市长反对市长,够戏剧性,然而方晟泰然自若,似早有准备。
  “怎么会失败呢?”方晟反问道,“谈到企业改制,我有一点小小的经验,当年负责黄海县三滩镇四十多家乡镇企业改制都顺利完成——改制无非两点,一是有没有投资者,二是是否妥善照顾职工利益,其它问题都不是事儿……”
  成槿芳哂笑:“方市长,国腾油化的体量可不是乡镇企业所能比拟,你弄了三四十家,产值、工人人数加起来都不及国腾油化吧?那边的经验不能照搬照抄到鄞峡。”
  方晟还是微笑:“照秘书长的说法,国腾油化岂不成难啃的硬骨头?它硬在哪里,人的因素,物的因素,还是体制原因?”
  吴郁明语气更冷:“人的因素,全部搬掉!物的因素,由投资方解决!体制原因,正是宏观层面要求改制的内在动力!”
  “提到体量,有一点我想说明国企改制的必要性,”房朝阳插嘴说,“去年底国腾油化上缴利税为9600万,多不多?跟鄞峡其它企业相比确实相当于巨无霸,很多人因此肯定它对地方经济的支撑和贡献;但另一组数据是,三滩镇四十多家乡镇企业去年上交税金为1.45亿!如秘书长所说,它们的产值、工人人数远不及国腾油化,因此证明效率低下、资源浪费等问题在国企普遍存在!”
  方晟接着说:“体量吓不倒我们!国腾油化旗下那么多附属企业,真正赚钱的没几个,或者说为集体赚钱没几个,可以砍,几刀下去体量就小了,对不对?投资方面不用愁,上次南泽厂就争得头破血流,想必对国腾油化感兴趣的更多;关键在于如何厘清历史问题,照顾职工尤其是退休、退养职工的利益,顺利平衡地把国腾油化推向市场!”
  耿大同张张嘴,却说不出来什么名堂。

  在经济方面,方晟足以甩耿大同几条街——耿大同虽然也从基层一步步爬上来,但大部分时间主要在纪委系统,很少涉及经济、民生等事务;谈论到专业性较强的改制,之前耿大同因为南泽厂股改当众出洋相后,潜心钻研相关知识也取得一定进步,但实践经验全无,压根没法跟方晟辩论。
  成槿芳心中哀叹耿大同还不如马天晓,关键时候根本顶不住,而窦康等人态度又不积极,只得继续胡搅蛮缠:
  “国企跟乡镇企业没法比,鄞峡和黄海也大不相同,我认为要加强沟通交流,安抚稳定国腾油化中层干部和技术骨干,避免发生其它省份国企改制弊端——企业改制了,人材也跑光了,推向市场等于让企业自生自灭,那样的话对不起国腾油化多年来对鄞峡的贡献,更对不起扎根鄞峡,彼此培养起深厚感情的国腾油化干部职工。”成槿芳声情并茂地说。
  方晟懒得跟她啰嗦,简洁有力地说:“方案会兼顾每个层面利益,但不会让每个人都满意。”

  吴郁明再一次拍板:“就这么定了,本月底前确定并上报改制方案,力争四个月内改制到位!”
  不料窦康这当儿软绵绵来了一句:“四个月的确太仓促,还按方市长所说的半年吧。”
  吴郁明怔住,所有常委也都愣住,惊讶地看看窦康,再看看吴郁明。
  常委会风暴即将来袭!
  长长叹息,成刚躇踌片刻终于下决心道:“窦康、慕达之流厉害在什么地方?常委会上较量不过的事,在具体实施中可以贯彻他们的意图,原因在于多年来本土派不遗余力培植亲信党羽,煞费苦心安插在各层各级重要岗位,诸葛诚和俞东俊就是本土派新生代代表,本来还有好几位,都被您和吴书记打下去了。诸葛诚在鄞坪也玩这一套,除了他县委10位常委当中,忠心耿耿紧跟其后的有5位,还有2位不那么明显但也不敢得罪他,剩下3位便是您和吴书记上任后强行安排进去的,下面部委办局和乡镇一把手更是如此,经过多年清洗和布局,脸上都写着‘诸葛’两个字,这种局面……实在令人为难呐!”

  “我到顺坝当县委书记时,面对的局面比5-2-3还糟糕,常委会几乎发不出声音,因为被县长为首的恶势力代表把控!”方晟平静地说,“但你要清楚一点,那就是县委书记不是普通常委,握有最重要的否决权,享有随时召集常委会有权利,还有官场最核心的人事权,只要用好这三件武器,就不会有失败的县委书记!”
  日期:2018-12-09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