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是为了家人好》
第24节

作者: 晓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名小青年瘦瘦小小,一身破旧的经过改装的黄绿色的军装,军装的补丁一块摞一块,脚下是一双千层底的布鞋,鞋子的顶部被脚趾头顶出了两个小洞,大脚趾毫不犹豫的从洞口露出,似乎格外好外面的世界,再也忍受不住鞋子对它的束缚。

  此时此人手扶胸口,一脸的难受表情,头脸湿漉漉的,狼狈不堪。
  他被这名妇女在脸抽了一巴掌之后,握紧双拳,狠狠的看了关晓军一眼,然后目光从关云山与庞力、谢路明等人脸扫过,眼露出极其仇视的阴森目光,他好像是要将面前几个人的相貌牢牢记住,以后方便报仇。
  不过他此时整个人在外人看来好像有点神志不清的样子,脸刚被抽了一下,肉眼可见的肿胀了起来。
  这名妇女见自己的孩子成了这个样子,由刚才的气愤又变得心疼起来,她看向关云山,“你这人干嘛踢的那么重?我家孩子被你打伤了,我给你没完!”

  关云山大怒,他刚才为了这家人还跟粮所的质检员翻了脸,现在这个妇女竟然因为自己打他孩子又开始怪罪起了自己,这让他气的不行,“你这娘们,你刚才也看见了啊,他要是不打我儿子,我能踢他?这小子装死吓人,你哭成这样他都不心疼,一看不是个好东西,这样的货色,要我说,打死也不屈!”
  关云山怒容满面,看了对面这妇女一眼,“你家孩子多大,我家孩子才多大?他要是也是五六岁,我肯定不踢他!”
  那妇女撒泼道:“你家小孩子不尿我儿子一脸,俺们家小峰也不会打你儿子!”
  关云山不想跟娘们吵架,今天的事情他感觉自己太冲动了,这件事情自己压根不该管,这个妇女的嘴脸令他讨厌,这件事他不想在管了。
  他看看向庞力与谢路明,“这件事是我太不冷静了,一会儿咱们兄弟一起喝点,现在这事儿你们自己处理吧!”

  见这少年没死,庞力与谢路明也极为高兴,虽然这少年装死的行为令他们极为火光,但毕竟是没出人命案子,两人还是高兴多于愤怒。
  再说,这件事他们也不占理,现在见关云山请他们喝酒,那是变相的向他们道歉,两人心顿时轻松起来。
  只要关云山不追究,那么这件事好办了!
  等关云山抱着关晓军离开现场的时候,怒视关云山的妇女这才想到了自己的处境,眼神顿时慌乱了起来。
  庞力与谢路明走到妇女身边,“行了,别嚎了,看好你儿子。既然云山哥出面,今天这件事这么算了,别让你男人装死了,让他起来吧,交完公粮,你们赶快走,看着你们心烦!耽误了我们多少事儿!”
  “我家男人不是装死,是真的被你们打伤了!”
  “嘁,谁信?儿子这么会装,老子难道不会了?”
  “你们……还讲不讲理?”
  随着关云山抱着关晓军向外走,粮所里面的争吵声渐渐的听不清楚了,粮所外面的人已经知道了是怎么回事,刚才的窃窃私语变成了大声讨论,很多人都是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真正同情那一家人的几乎看不到。
  被关云山这么抱着往前走,看着周边众人冷漠而兴奋的样子,关晓军在心寒之余,终于对父亲有了点理解。
  他一开始觉得父亲是在多管闲事,自找麻烦,在心里其实是很看不起关云山的一些做法的,但现在通过关云山与这些看热闹人的对,关晓军忽然觉得自己的父亲虽然做事冲动,全凭热血,但是这么一腔热血,却使得他成了一个真正的敢作敢为男人,而不是只知道看热闹。
  关晓军现在才发现,自己似乎一直以来,对父亲的看法都有点失之偏颇。
  或许他做事都很失败,但他在人格却完胜很多人。
  你永远不要轻易的去否定一个人,如果真的要否定他的话,最好要换一个角度再尝试着理解一下!
  这是关晓军从关云山刚才阻止粮所打人的事件领悟的一个小小的道理。
  他觉得自己应该尝试着理解一下自己的父亲,多年来关云山留给他的印象,与现在的印象似乎有点不同。
  纵观关云山的大半生,他虽然为人脾气暴躁,但对朋友,对亲戚,从来没有半点对不起他们的地方,他为人仗义这个特点,一直到六七十岁依旧没变,只是到他老了的时候,现实社会已经几乎没有了滋生仗义的土壤。
  关晓军还记得一件事,有一次大姑家的孩子得了败血症,父亲为了给大姑家凑钱,直接卖了一块宅基地,因为是着急用钱,六分地的宅基地卖了五千块钱。
  而关帝庙村后来开发拆迁,一个院子,少说也得包赔三百万。
  有时候关晓军问及关云山这件事的时候,问他后不后悔,醉醺醺的已经酗酒多年的关云山往往是瞪着醉眼眼道:“后悔?后悔啥?三百万换你表弟一条命,值!”
  这是关晓军眼的父亲,倔强,脾气大,仗义,但有时候总管不住自己,嘴不饶人。
  关云山把关晓军一路抱到自家的五菱车前,才将他放了下来。

  之前的几个乡民围拢了过来,“云山,是怎么回事?我听说粮所的质检员打人了?”
  关云山此时激动的心情已经逐渐平复了下来,虽然神情还有一点微微的不自然,但除了关晓军之外,别人不注意是看不出来的。
  他听到这几个人询问,笑道:“是啊,打人了!”
  “啥原因啊?”
  “我那知道啊?”
  “你也不管管?”
  “我管什么?我又不是丨警丨察!”
  “瞅你这话说的,谁不知道你们老关家爷俩仗义啊!”
  “仗义也得分人,今天这事儿还是算了吧,让他们闹去!有时候管闲事管不好,反倒会惹一身骚!”
  关晓军听着父亲与几个人的闲聊,忍不住暗暗好笑,估计这一次应该是父亲最不成功的“行侠仗义”了。

  关云山虽然心情不好,但关晓军的心情却是极为舒爽,在他前世,一直如同一根针一样扎在他心口的人,是刚才的那个装死的的少年。
  这个少年叫毛海峰,过两年会考专,然后去厂里当吃国粮的职工,然后一路摸爬滚打,成了凤山乡的副乡长,最后在转正的时候,被关晓军一摞资料给干趴下了。
  自从此人恶意关押关云山之后,关晓军时刻都想着报复此人,最后虽然也算是为父报仇,但根本没有一点痛快的感觉。
  哪像现在,一泡热尿下去,整个人瞬间舒爽多了,压抑了十几年的郁闷之情,全都随着刚才一泡尿排了出去。
  他早想当面羞辱一下这个毛海峰了,虽然此时的毛海峰并没有做过他几十年以后要做的事情,但关晓军哪管这个?
  难道羞辱前世的仇家,还要跟他说原因讲理由?如果非要有个理由的话,那是单纯的看他不爽!
  反正以毛海峰此人的记仇性格,两人早晚还得成仇家,既然如此,何必有什么顾忌?
  在前世关晓军都能把他整倒,没道理这一世整不过他,仇人嘛,得先下手,东郭先生那是做不得的!
  在关云山与几个乡民的交谈,排在粮所门口的队伍缓缓前进,到了将近午的时候,关云山终于将拖拉机开到了粮所的院子里。
  庞力、谢路明走到拖拉机面前,“云山哥,你来了?”
  关云山下了车,问道:“刚才的事情怎么处理的?”

  庞力尴尬的笑了笑,“也没怎么着他们,是让他们赶快过磅走人,他们走了!”
  关云山叹了口气,不再多说什么,伸手指了指车斗子里的是一堆小麦,“抽检一下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