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721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听‘噗通’一声,早早已经跳进了海里,梁隽邦松了一口气,在这种生死关头,他竟然露出了笑容,“早早,你要坚持住!对不起,一开始我是骗了你,可是现在,我是真的喜欢你。”
  梁隽邦抬起手腕,看了看腕表,还剩下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视线里是一片广阔的海域,没有救生衣、丨炸丨弹又即将爆炸,他是绝无生还的可能了。

  ‘咣当’,船身剧烈摇晃,‘嘭啪’,一声震天响,伴随着火光四射,船身终于爆炸!千钧一发之际,梁隽邦飞身越下海面,身子被巨大的冲击力给扔出去老远。
  他能感觉到一股火烧火燎的感觉将他包裹,梁隽邦在有意识的瞬间,想着……幸好不是早早,这么疼,她怎么受得了?他来不及想更多,已然失去了直觉,朝着海面以下坠落。
  早早跳下海就一直听梁隽邦的话,不停的往前游。身后传来的巨响却让她停止了动作,转过身看过去。之间漫天的火光在海面上蔓延开来,这是什么情况?
  随后,她便发现,她是一个人在海上,说了马上就跳下来的梁隽邦根本没有踪影。
  “隽邦、隽邦!”
  早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慌乱的在海面上划着,四处寻找梁隽邦的身影。可是,无论她怎么就呼喊,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隽邦,你在哪儿啊!”
  早早换了方向,不断往回游。可是,船身已经全部烧着,到处都是散落的船身残骸,火光伴随着浓烟,早早根本无法靠近。
  “咳咳……咳咳。”早早被浓烟呛着,却还在哭喊着,“隽邦,你在哪儿啊?你在吗?你答应我一声!”她现在想起来了,刚才隽邦没有穿救生衣,她没有注意那么多。
  难道说,船上只有一件救生衣?而隽邦给了她?
  这么想着,早早不由哭的更加凄惨了,“梁隽邦,你怎么这么傻?”每一次都是这样,他总是把生还的机会留给她!无论是小时候,还是现在!
  她不断地靠近,浓烟不断钻进她肺里。早早终于支撑不住了,两眼一闭晕了过去。不过,她穿了救生衣,即使是晕过去,人也是浮在海面上。

  救生队迟迟赶来,将早早捞了上来。
  “咦,是个女的。”
  “打电话的是个男的啊!那就是还有一个,快,搜救!”
  医院里。

  早早的情况并没有大碍,睡了一觉便醒了过来。
  她蓦地睁开眼,韩希朗、韩希茗和杭宁黛都坐在床边守着她。杭宁黛一看她醒过来,欣喜的说到,“早早,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早早匆忙摇摇头,撑着胳膊从床上坐起来,第一句话就是问梁隽邦。
  “隽邦呢?他在哪儿?”
  韩希朗和韩希茗对视一眼,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早早心往下一沉,掀开被子要下床,“我要去看他,他在哪儿?”
  “早早。”韩希朗上前来将早早摁住,蹙眉劝道,“你先躺下,你的身体还很虚弱,先不要管这些了……我和你小哥都在,梁隽邦那边我们会处理。”
  “处理?”早早不明白大哥为什么用这样的词眼,很是不解,“你说什么,处理什么?我现在在问隽邦有没有事啊!”
  韩希朗蹙眉,迟疑着看了眼韩希茗。
  韩希茗点点头,对早早解释道,“早早,这次的事故不是意外,你们的游艇被人动过手脚……种种迹象都表明,是有人要害你……”说到这里,韩希茗顿住了,没有继续往下说。
  “所以呢?”早早看看两位兄长,心里有些明白了,“所以你们现在是什么意思?”

  “早早。”韩希茗看早早神色不对,生怕她会激动,极力劝解着,“你听小哥说,这游艇是梁隽邦的私人所有物,除了他自己没有人可以接触到。”
  “哈?”早早失笑,“所以,你们的意思是,是他想要害我?”
  “早早……梁隽邦是梁家的后代,梁家和我们韩家有几代的仇怨,你无法理解,但是……”韩希茗蹙眉,这种事情真不知道该怎么向单纯的妹妹解释。
  “我知道。”
  早早却打断了他,让韩希朗和韩希茗都吃了一惊,早早都知道了?
  早早点点头,“你们说的事,隽邦都有告诉我,就因为这一点,隽邦上次才会跟我分手,他怕会让我为难啊!他是绝对不会伤害的我的。如果他要伤害我,就不会吧唯一一件救生衣给我穿,就不会把我先推下海!”
  早早显得有些激动,失望的摇头看着两位兄长。
  “我知道,你们始终都不喜欢他,可是……我现在能好好的和你们说话,是隽邦救了我!那么危急的时刻,你们觉得,他会是在害我吗?”
  她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脚下步子有些趔趄。杭宁黛忙扶住她,“早早,小心。”
  “嗯。”早早虚弱的点点头,“我要去看隽邦,宁黛,你陪我去。”
  杭宁黛点头答应,“好。”
  “早早……”韩希朗仍旧试图拦住早早,杭宁黛回头朝他轻轻摇摇头,“大宝哥哥,你别说了,我也觉得,梁隽邦不像是想要害早早。”

  无奈之下,韩希朗和韩希茗只有眼睁睁看着早早出了病房。
  “你怎么看?”韩希朗问弟弟韩希茗。
  “嗯。”韩希茗沉吟,“看起来,梁隽邦确实不想害早早,不过大哥,你还记得父亲说的小时候早早被绑架那一次吗?这一次的情形和那一次很像。”
  “你的意思是……”韩希朗顿了顿,双生子心意相通,不需要说出口就明白了彼此所想。
  两个人对视一眼,同时叹道,“看来,是要请父亲回来了……”
  相对于早早,梁隽邦则伤的比较重,他还在深切治疗部里,因为身上的伤谢绝探视。早早只能隔着玻璃,站在门口看着他。
  “隽邦……”早早掌心贴着玻璃,刚一开口,眼泪就掉了下来。
  日期:2019-02-02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