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93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朱正阳叹道:“这是两人唯一一次谈话,之后几天吉艳萍很忙,每天晚上都不在房间,庚明很郁闷也很无奈,觉得她似乎真的离自己远去,心思也逐渐冷了下来,但无论如何没想到她居然死在回途车上,事先一点预兆都没有。”
  “以庚明的观察,谁的嫌疑最大?”
  “田帅和陈益彬,”朱正阳毫不犹豫道,“一个颓丧不堪象随时会断气,一个流里流气象黑社会,据其他游客反映,亲眼看到两人都与吉艳萍发生过争吵……”
  在立黄的第二天晚上,有一家三口宾馆附近风味小吃摊吃宵夜,看到吉艳萍两眼红肿地从漆黑处跑出来,头发还有些凌乱,单手捂着嘴好象强忍着不哭出来,疾步向宾馆方向走去。
  经排查,与她吵架的可能是陈益彬。
  陈益彬只承认男女之间纠纷,指责她脚踩两条船欺负玩弄自己的感情,本来约定再隔三年等他退役结婚,不料约他到立黄石窟居然通知下个月结婚!

  警方并未相信陈益彬的说辞:所有情杀案都是如此,嫌疑人总把过错推给死者。
  周六下午,俞队带人搜查了摇滚歌星田帅的别墅,客厅、书房到处零乱不堪堆放着各种东西,沙发上扔着一只长筒丝袜和两支口红。卧室相对整洁些,可床边两侧柜子里内容丰富得让人瞠目,除了各种式样的安全套,五花八门的成人用品比国外网站陈列的还丰富,以俞队见识多广只认出三分之一,倒是年轻警员们似乎更熟悉些;床后夹层中查获了六小包***和针筒、针头以及消毒药剂。
  警方立即控制田帅乐队的其他成员,也搜到少量丨毒丨品和注射用的药具。初步审讯情况表明,他们的吸丨毒丨史至少可追溯到三年以上。
  这个意外情况令刑警队乃至公丨安丨厅非常震惊!
  一直以来,省公丨安丨厅将“禁毒扫毒”作为重中之重的工作来抓,三年来破获运毒贩毒案件四十多起,揪出涉毒犯罪团伙六个,经过努力基本切断潇南与外面贩毒集团的联系。
  况且警方多次突袭娱乐场所、浴城和有吸丨毒丨史者家中,只发现少量摇头丸或**,从来没有海洛英或***的踪迹。
  田帅及乐队的情况说明潇南潜伏着极为隐蔽狡猾的贩毒集团,它象一只张噬着大口的怪兽悄悄躲在不为人知的角落,择机而动将意志薄弱的猎物拖下水吞食。

  “好嘛,杀人案演变为缉毒案了,田帅怎么说?”方晟问道。
  “毒瘾发作了,痛苦得满地打滚,还有暴力自残和自杀倾向,已移送至戒毒所。”朱正阳无奈道。
  “案情愈复杂对庚明愈不利啊,”方晟叹道,“林枫和尤复明呢?”
  “都有交待,不过……”

  林枫承认认识吉艳萍,但拒绝承认有私情。
  他说当年省直机关推广使用计算机,吉艳萍母亲被难煞了,常常坐在电脑面前捣鼓半天都不行,急得嘴上冒出许多泡泡。没多久吉艳萍放暑假回来,便陪着妈妈加班指导。林枫是办公室主任,一来二去也就认识了。
  吉艳萍毕业后参加省教育国际交流服务中心公开招聘,进入面试后,请林枫出面做了些工作,得以顺利录用……
  “事成之后小女子以身相许,林枫顺水推舟,如此这般吧?”方晟推测道。
  朱正阳道:“林枫当然不承认了,只说成为好朋友。关于这次奇怪的旅行,他的说法是工作压力大,想一个人出去走走,遇到吉艳萍纯属巧合……反正人已死了,没法验证他的话!”
  “想必庚明接受质询时也打死都不承认吧?”

  “那当然,只要不是凶手,哪个愿意主动曝光自己黑材料?”朱正阳道,“至于尤复明有点奇怪,无论年龄、长相还是社会地位,跟其他几位没法比,按说吉艳萍不可能与他有染,偏偏也有游客看到两人坐一起说话,表情很不友善。此外,这也是唯一落到监控里的谈话……”
  立黄石窟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区,为防止破坏、乱刻乱划等行为,有关部门安装了大量监控,其中有一组隐蔽监控位于石窟东南角小吃区。
  画面显示傍晚时分,尤复明独自从仿古文物市场方向过来,四下张望一番,在休闲区靠里位置坐下,点了杯热饮,边抽烟边喝。
  几分钟后吉艳萍匆匆出现,似乎约好的地点直接坐到尤复明对面,两眼盯着对方说了很长的话。
  尤复明默默吸烟,眼神游离不定,等她说完摇摇头,仿佛否定什么;吉艳萍不依不饶继续滔滔不绝,尤复明似无意纠缠,轻轻摆了摆手起身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吉艳萍露出极端失望和沮丧的模样,半晌都没挪身。

  这个神情引起刑警们关注。
  在工作上,吉艳萍与尤复明风马牛不相及;在经济上,身为省外贸公司财务总监的尤复明只能算还可以,但跟日进斗金的田帅,以及蕴含灰色收入的林枫、程庚明没法比;在情感上,尤复明快奔五的二号老头,压根不值得她心碎。
  吉艳萍为何难过?
  “他在警方面前怎么说?”曲折离奇的案子让方晟产生浓厚兴趣,问道。
  “居然说吉艳萍向他借钱,理由是婚礼严重超预算,又订了去普吉岛度假的机票,入不敷出……”
  “借多少?”
  “二十万。”
  “他俩什么关系,以至于吉艳萍开口借钱?”

  朱正阳苦笑:“尤复明说自己也很奇怪,之前不过请她到外贸公司担任德语翻译见过几次面,他觉得很冒昧很不恰当,因此一口拒绝。”
  听到这里方晟陡然冒出个念头:“会不会吉艳萍出于某个原因想逃婚,临行前把所有金主叫到立黄狠狠敲笔竹杠,结果有人无力承受遂起了杀心?”
  “的确是警方侦查的一个方向,不过若那样的话,庚明肯定实话实说,你觉得呢?”朱正阳道。
  至周日,警方对林枫、程庚明等人的羁押已超过24小时,体制中人不便多说,陈益彬的经纪人已正儿八经递交律师函,无奈之下只得全部释放,改为监视居住,并限定不准离开潇南。

  由于没摆脱杀人嫌疑,程庚明心情和状态很糟糕,朱正阳没搞接风宴,悄悄把他接到酒店洗澡、休息,不多打扰。
  一干刑警压力更大,已两天两夜没睡,严华杰周一上午还得到省正府向常务副省长田泽回报案情:事关省城市委常委和省正府高级领导干部,田泽不能不出面表示关注。
  领导的关注就是压力,因为案发在上周五,目前为止省委领导尚未表态,但“限期破案”四个字若等领导说出来就没意思了。
  唯有自我加压,承诺限期抓获凶手!

  空前紧张的氛围下,方晟取消去酒店探望程庚明的念头,直接打车来到爱巢,与徐璃欢度浪漫温馨的周末。
  温存缠绵之余,徐璃不经意说起上周五中组部电话征求意见,是否愿意到条件艰苦的边疆工作,并暗示答应的话会就地晋升副部,前提是满三年才能回双江。
  “没思考就拒绝了,三年,我怎舍得离开你呀。”
  徐璃软绵绵道,嗲得方晟全身都酥了。

  日期:2018-12-07 07:0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