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712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回忆在他脑子里翻腾,五岁那一年,他第一次遇见她。他说让她在桌子底下等着她,可他却没有回去,将她一个人留在了黑暗中;第二次遇见她,她亲手喂他吃三明治,明明那么不可一世,却对他那么温暖;第三次,他被人利用背她离开梁家,她错把他当英雄!
  “早早……”
  梁隽邦下不去手,梁骆的目的是想将他培养成没有感情只懂复仇的工具,可是……面对早早他做不到!

  “嗯?”
  早早趴在他背上,情况开始不对劲,梁隽邦能感觉到她贴在他颈窝里的脸颊变得滚烫起来。
  “早早,你怎么了?”梁隽邦心下一惊,该不会是药效发作了吧?
  “隽邦,我好热……”早早在他身上不安的扭动着,不停的撕扯着身上的衣裙。
  梁隽邦一阵惊慌,背着早早加快了脚步,哄着她,“早早乖,别乱动,马上到酒店了啊!乖……”他是跑着早早回到酒店冲进了房里。
  可是,等到梁隽邦想把早早放下,早早却将她缠住了不放。
  “隽邦,你去哪儿啊!好热、你别走……”早早已经被药物控制,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
  梁隽邦暗自咒骂梁骆,给的这个药,果然是下三滥!竟然把早早变成这样!他被早早紧紧缠住,要说没有一点反应,那是不可能的,他也是个正常的男人。
  何况,早早这么漂亮、这么可爱,迷离的样子分外诱人!
  “隽邦……”早早抱住梁隽邦,仰望着他,那种眼神,好似对梁隽邦也下了药。
  “……”梁隽邦喉结急速滚动,身上一股燥热随之升腾上来。他本能的弹起来,将早早压在了身下,“早早,我要是做了,你会怪我吗?我是真的喜欢你!”

  “嗯……”早早发出一声嘤咛,将梁隽邦抱的更紧了,含混的说着,“我也喜欢你。”
  梁隽邦再也坚守不住,趴下身子牢牢将早早抱在怀里。“早早,我会对你好的……你放心我不会抛弃你,永远也不会!”
  “嗯……”早早答应了一声,口里叫着,“小哥哥……”
  就是这么一句,让梁隽邦瞬间停止了动作。小哥哥?早早念念不忘的,是那个曾经救她于囹圄的小哥哥!可是,现在的他,却是在利用她,甚至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企图占有她!
  “不!不能这样……”
  梁隽邦激烈的挣扎着,早早如此信任他,他不能在这种情况下要了她!即使是早早自愿,也应该是在她清醒的情况下。
  “不,不要,早早不要……”梁隽邦心中一番天人交战,终究还是推开了早早,“早早,好好睡觉。”
  “嗯哼……热……”早早不乐意,为什么不抱抱呢?
  “热啊?等着啊!”梁隽邦站起来,冲进浴室,拧了湿毛巾出来,给早早擦擦脸和手脚,可是这样还是不管用。梁骆给的药,哪有那么容易对付?
  “隽邦……”早早迷失的越发厉害了。
  梁隽邦无法,只好扬起手劈向早早颈间将她打晕。
  “嗯……”早早两眼一闭,昏睡了过去,终于是老实了。
  梁隽邦松了口气,轻轻将早早抱进怀里,“对不起啊,打疼了没有?睡吧,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第二天一早,早早在梁隽邦怀里醒了过来。
  梁隽邦闭着眼,还睡着。
  早早突然舍不得动,生怕吵醒了他。这么近距离的看着梁隽邦,觉得他真是好看啊!睫毛那么长,好像女孩子一样。早早好奇的抬起手伸向他的眼睛,抚摸着他的睫毛。
  手退回来时,梁隽邦突然张开嘴,一口将她的手给咬住了。

  “啊……”早早吓的大叫,“啊啊啊……”
  意识到这是梁隽邦在逗她,气的拍打他,“咦!你坏死了!吓死我了……”
  “是吗?吓着哪儿了?我看看。”梁隽邦笑着去挠早早痒痒肉,逗的她咯咯直笑。
  “哈哈……痒死了,别闹了!哈哈……”早早笑成了一团,上气不接下气,梁隽邦这才松开了她。
  两人都喘息着,彼此靠在一起。

  “隽邦。”早早突然张开双臂将梁隽邦牢牢抱住。
  “嗯。”梁隽邦不明白她怎么了,“怎么了?”
  早早埋在他怀里低低的说着,“你真好,虽然我一直知道你是个正人君子,不过,经过昨晚我更坚信了。”她仰起脸来,看着他,“其实,你可以要我的,是不是?”
  “……”梁隽邦扯扯嘴角,生涩的笑笑。
  “隽邦。”早早微微笑了,一脸的神往,“我会和家里说的,我们结婚吧,等到我们结婚了,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好。”梁隽邦惭愧的避开早早的视线,他不好,他没有她说的那么好!他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他浑身上下都浸透在了罪恶里,这样的他,有哪里值得早早对他这么好?
  早早欣喜的松开梁隽邦,起了床,“起来吧!我饿了,我们去吃早饭啊!”

  “嗯。”梁隽邦点点头,看着早早进了浴室。
  他掀开被子下了床,突然想到了什么,蓦地的看向床单。梁骆那个人,心思慎密,既然说了要他昨晚一定要办到,就一定会来验证。根据梁隽邦这么多年对他的了解,可以想象到他会怎么验证。
  梁隽邦拧眉,走向茶几,拿起果盘里的水果刀。举起手,用刀子割破了手指。手上血管丰富,鲜血涌出来,梁隽邦一刻不耽搁,全都滴在了床单上。
  如果不出所料,梁骆一定会来查验,这样一来,就可以交差了。
  趁着早早还没出来,梁隽邦取出医药箱,迅速将手包好,早早粗心大意的,随便搪塞一下,她是不会起疑心的。
  两个人收拾好了一同出门,正好清洁员来收拾房间。
  梁隽邦悄然回头看了一眼,果然那个清洁员看到沾了血迹的床单什么话也没说……看来的确是梁骆的人无疑了。幸好,他的动作够快,要是稍稍晚一点,就难说了。

  日期:2019-02-02 0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