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9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于小宝叫方晟“爸爸”,小贝并不觉得惊讶。尽管从来没人提起过,但血脉相连,小贝似乎从第一次见面起就认定小宝是亲哥哥,也懒得探讨小宝妈妈是谁,为何不住一起等问题。
  京都深宅大院里长大的孩子,就有种与生俱来的敏感和悟性,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心里有本明明白白的账。
  送小宝回家时,白翎仿佛猜到原因,提前站在白家大院门口,等小宝蹦蹦跳跳下车后并不急于进去,而是拉开车门摸摸小贝的小脑袋。
  “阿姨好。”小贝天真地叫道。
  白翎微笑道:“玩得开心吗?”
  小贝点点头。
  白翎柔声道:“以后有机会就和小宝哥哥玩,好不好?”
  “好啊。”小贝兴奋地说。

  回于家大院途中,小贝问:“爸爸,刚才漂亮阿姨是小宝妈妈?”
  “是啊。”
  “好像丨警丨察呢……”
  方晟一惊,暗想儿子不得了,这都能看得出?连忙问:“小贝怎么知道的?”
  “眼神啊什么的,乱猜的。”小贝笑嘻嘻道。
  “回家后别乱说啊,明白吗?”
  “好的,爸爸。”

  小贝乖巧地说。
  下午,方晟独自来到燕家大院——位于皇城根儿的老胡同深处,沿途车子被拦下两次,每次都有两三个便衣围上前盘问、检查证件,幸好事先与燕慎联系过,简单几句便挥手放行。
  燕常委不在家——即便在家也不会出面,身为常委很注意分寸和影响,方晟与燕家主要是与燕氏兄妹的交情,跟燕常委没关系。
  燕慎也不在。教授、学者们通常利用双休四处讲学,参加各种研讨会论坛,指导研究生论文等等,并非随喊随到,当然,也有故意回避让方晟和姜姝单独相处的意思。
  姜姝正在后院慢跑步,上身套头T恤,下身超短热裤,露出修长光滑的大腿。
  方晟自感最近坐办公室太多,运动不够,肚子已微微凸起,是该加强健身了,便脱下外套与她并肩边跑边聊。

  从她叙述得知,燕常委全家对她的病非常重视,特意联系国际著名抑郁症专家大卫博士上门诊断,判断为中期抑郁症。大卫根据她的病情、体质和环境制订了严格的治疗方案,包括运动量、饮食结构、休闲方式和睡眠时间等,今后每周都会从华盛顿飞到京都复诊。
  另一方面,燕常委还指示军区总院成立心理辅导小组,每天傍晚——人体低潮且情绪低落时,对她进行专业辅导,充分倾诉和沟通……
  听到这里方晟不觉暗暗心惊!
  心理辅导讲究无话不谈,姜姝会不会把跟自己的暧昧托盘而出?虽说心理师有替患者保守秘密的职责,这种事谁说得清呢?
  “关于去朝明的事,舅舅已帮我打过招呼基本没问题,就是爱妮娅那边要帮我铺垫下,”姜姝幽幽说,“有陈皎已够她心累了,再多我一个废物……”

  “说哪儿去了,陈皎在朝明干得不错,各项工作都步入正轨;你也挺优秀,正府事务、纪委都有涉及,属于能适应不同岗位的多面手。”方晟赶紧安慰道。
  “不必安慰我,其实……舅舅已经感觉到了,昨晚吃晚饭时他还感慨说我们几个致命伤就是缺基层锻炼这一课,现在越来越觉得自上而下的想法错得厉害,陈皎、徐璃、我,还有一号二号首长手底下几个新生代子弟都遭遇类似问题,目前处境都很尴尬。陈常委打算采取定向交流到边境、偏远、贫困地区任职方式,帮我们完善履历。”
  方晟皱眉道:“不包括你吧?”
  艰苦落后的环境,人地两疏的状况,会产生焦虑痛苦心理从而加重抑郁病情。
  “问题是大家都不乐意,听说上周陈家父子吵了一架,陈皎说刚刚适应朝明环境,各方面协调基本到位,又要挪地方,容易给外界造成在哪儿都干不好的印象,坚决不肯到边疆。”
  “一号首长的侄子呢?”
  从京都大学空降沿海省份直接任命为大区常委、副书记,两年期满随即转为正职,一年后进省委常委班子兼省会市委书记,可谓火箭般速度。然而如燕常委所说,缺乏基层经验成为致命缺憾,关于他的官场笑话是:
  有次到县里参加招商项目奠基剪彩,遇到老上丨访丨户拦路告状,控诉所在单位及领导胡作非为、侵吞国有资产、给职工穿小鞋等等。若方晟等从基层提拔上来的领导,众目睽睽下肯定不会轻易表态,而是“勃然大怒”后倍加安抚,然后指示“相关部门”追查,“必须给广大群众一个满意的说法”。
  这位领导没经验呐,“勃然大怒”的同时当场要求纪委、监察机关、检察院等部门介入调查,“该双规就双规,该查处就查处,重案重判”,最后一句殊途同归,“给广大群众一个满意的说法”。
  话一出口,陪同官员均似笑非笑不知怎么回应才好。因为老上丨访丨户的单位是律师事务所,原先属司法局下属自收自支事业单位,脱钩后变成地地道道企业,自主经营自负盈亏,哪来的“侵吞国有资产”说法?还有既然是企业,纪委等部门就管不着,更不存在双规了。
  这就是典型的高高在上,面对**、突发事件时不懂得随机应变造成的尴尬。
  “想让他到边境省份当省长,他说心脏不好,没法适应高原气候,”姜姝轻蔑地笑道,“京都圈里都知道他搞了几个情妇,周一到周六轮流陪寝,周日休息,他是舍不得那些娇滴滴的美女呢。”

  “周一到周六?乖乖,真是艳福无边啊。”方晟舔舔嘴唇羡慕得要命。
  姜姝轻轻敲下他的脑袋:“你搞的女人加起来排日程表,周日都没法歇!美死你!”
  “唉,美好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如今都散了,正常生活都得不到满足。”
  想想也是。
  姜姝不觉轻咬嘴唇笑道:“站在面前的要不要?”
  这可是常委家大院呀!
  方晟迟疑地四下张望,道:“妥当吗?要被捉奸可就麻烦了……”
  “我已办理了离婚手续,可以正大光明跟你好;还有,大卫博士说欢爱也是治疗抑郁的良方。”
  “大卫博士肯定想打你的主意。”

  “胡说,人家七十多岁了!”
  两人边斗嘴边从花径溜到她住的小院,院里院外勤务员、保姆、家庭医生等都事先得到消息撤得干干净净,任由他俩进了东厢房胡天海地……
  幸好昨晚方晟在最后关头抵御住樊红雨诱惑,按原计划乘坐红眼航班回京都,否则多住一宵今早再战一场的话,就没法应付姜姝。
  激情过后,姜姝脸庞红扑扑的媚眼如丝,慵懒无力倚在床头,说没劲下床了,不送慢走。

  方晟不满地说你不露面,燕家还以为我把你欺负成怎样呢。
  你就是欺负我呀。
  呃,稍稍躺会儿,马上我帮你穿衣服。方晟无奈道。
  才不穿,这样凉快。姜姝撒娇道,对了,明天午宴干嘛不叫樊红雨?
  方晟预计白翎会这样问,早有准备道这不是家宴,有宋仁槿做代表就行,不然还得叫上你嫂子、樊伟和于铁涯夫人,人多了冲淡主题。
  日期:2018-12-05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