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1896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闹到最后,就连内地的茅山、龙虎山都出来了。
  道尊张承天亲自过来,带着两岸地师们走了一圈。
  从特区的石鼓水库过大湾、河背、钉签埔地带、渐斜枫树头,再过黄龙湖地带、直至三洲田水库。
  再由园山风景区到梅岭、从盐田梧桐山斜行,穿特区河进入港岛红花岭地带。
  走完了这一遭,港岛的地师们都闭嘴了。
  从那以后,也就有了港岛龙脉认祖归宗的说法。
  王老夫人也是一个很准时守信的人,提前了足足十分钟就过来。
  礼貌客气的握手见礼,把钥匙递给金锋开了大门进屋。
  大豪斯是很古典的中式建筑,花园鱼池都有,车库佣人房也不小。

  梧桐树已经长得老高,各种花卉在初夏时节开得艳丽缤纷,整个豪宅都沉浸在香风沐浴中。
  曾子墨陪着老夫人漫步闲逛轻声细语,金锋则跟在后面四下观望。
  老夫人今年也有八十多了,却是穿着非常的正式,还佩戴了一身的翡翠首饰。
  虽然样式很老旧,但都是极高的高货,一身首饰放现在最少也值八九千万。

  这就是曾经太平绅士和爵士的底蕴。
  走了一会老夫人没了力气,微笑着给金锋道歉,让金锋和曾子墨自便。
  曾子墨依旧陪着老夫人闲坐,金锋则把屋里屋外都走了一圈。
  宅子很大,里面的装修装潢都是用曾经的拆房老料所搭建。
  这里的拆房老料不是一块一块,而是一间一幢整体的老建筑。
  有金丝楠木的,有黄花梨的,有紫檀的,有红椿的,有的材料来自庙宇,有的来自庄园园林,有的则来自民宅。

  门、扇、窗、棱、梁、椽、柱子、斗拱、装饰、歇山……
  还有一些剩下的老家具,都是老红木老紫檀所做。
  在这里,金锋甚至还看到了十几个的牌匾,进士及第,庙宇名字,宅府题跋。
  看到这些东西,金锋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也是一阵阵的伤感。

  在九十年初期文物热刚刚兴起的那会,很多无良的文物掮客和贩子利用港澳宝三岛省与内地的巨大信息差距,在国内大肆的搜刮各种各样的文物。
  这些老屋老料就是最主要的一种。
  在当时,几乎只用几百块最多一千块就能把一幢清明屋子的门窗门扇拆走。
  拉到港岛之后,就会翻上十倍甚至百倍。
  在如此暴利的利润之下,从二道贩子到三道贩子最后到十几道贩子,神州大地上但凡是有点年头有点名堂的老屋老宅都被扒棱。

  那时候的神州还处在文化碰撞的初期,根本不知道这些东西有那么值钱,尤其是在广袤无知的乡下。
  很多明清时期的老屋在当地人眼中黑漆漆的丑得一逼,大多都是用来做烧柴火木头,
  当那些铲地皮的把二十块五十块软妹纸递到手里的时候,没有人能拒绝得了这种诱惑。
  连同这些老屋一起遭罪的,还有那些道观庙宇。
  当铲地皮的一线贩子看见某处道观庙宇有年头之后,就会上报给掮客,掮客再上报老板,最后由最大的二道贩子亲自出马,亲自考察。

  实地确认过后,这些人就开始动手。
  先是买,买不着的话就捐香火搞好关系再买,再不然,就使出大杀器。
  最大的二道贩子扮作海外归来认祖归宗的豪客,亲自到道观庙宇烧香还愿,扔下一大笔的香火钱,大手一挥,奉家里老人的遗愿,为庙宇道观重建,为仙长菩萨重塑金身。
  这个借口,没有任何人能拒绝。

  于是乎,老的道观庙宇被拆掉,新的庙宇道观建了起来。
  那些珍贵无比的小叶紫檀黄花梨和金丝楠木就被当做垃圾拉走。
  那年月重建一座庙宇也就几万块顶了天,这些拉走的垃圾转运到港岛,就是百倍的利润。
  这种套路不仅仅适用于道观庙宇,很多知名的古建筑也是用以新换旧的手法给弄走的。
  这种劫难整整持续了十几年。
  在神州古玩古董大热的时候,神州大地上出了多少恶心的事情,罄竹难书。
  最无耻最可恨又无奈的时候……

  那就是一个青花瓶子能卖两百块的时候,很多穷疯想一夜暴富的人扛起了锄头对那些明清古墓挖坟扒墓。
  开始是暗挖,到了后来就是明掘。
  在疯狂的时候,很多家族的人都会自发的组织起护墓队,为了保护自己的老祖宗,跟这些人对打对干。
  家族势力大的保住了自己的祖坟,没本事的就剩下了一个办法。
  与其让别人盗掘,还不如自己挖了自己卖。
  挖自己老祖宗的坟,这在当时,并不是什么新闻。

  这些东西最终的流向绝大部分都是港岛。
  到了港岛之后由当地的富豪们和收藏家们先挑完了,剩下的送往澳岛宝岛,最后送出南海送到大洋彼岸。
  可笑的是,曾经那些铲地皮的贩子们到了现在,却又花比以前几千倍的高价把自己当年卖出去的东西又买回来。
  天大的讽刺!
  看着这些东西,金锋沉寂了好一阵子。
  当年这些拆房的老料子被海外的收藏家和富豪们当做珍宝一样的疯抢,到了后来却是捐都捐不出去。
  神州血脉的骄傲成龙先生最是爱收集这些拆房老料,曾经收集了十套徽派古建筑,从梁柱到门窗再到雕花装饰。
  他原本是准备给父母住的,但后来没有成行,只得摆在仓库里招蚂蚁。
  后来,他想把这些古建筑捐给港岛,谈了一年多没搞成,最后捐给了星洲。

  这事出来顿时引发了渲染大波,后续发酵持续了很久。
  成龙先生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坦言说也曾想过要捐给内地,但实地一考察,发现人家只是用这些建筑做噱头。
  最后的结果是,星洲捐了四套,剩下的捐给了内地。
  这其中也反映了现在文物保护的极难之处。
  总的说来,就是钱!
  没钱,你保护个杰宝!
  楼上楼下走了一遭,这里并没有发现什么机关暗室,金锋也暗地里佩服王老先生的品行。

  后院是一大片的空地,以前是休息聊天散步的草坪,办个百来十号人的聚会完全没问题。
  王老妇人住进疗养院后,这里也就成了一座死宅。
  没人打理的草坪野草疯涨,地上的残花落叶堆了厚厚的一层,倍显凄凉。
  最凄凉的是缆零零隐藏在花草树木中的那些石狮子、栓马墩、还有上下马石,各种各样的石头物件。

  这些……放到以前,一般人家来真有不起。
  尤其是上下马石,那可是骑马的京官才能享受的玩意。
  逼格的象征。
  日期:2018-12-05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