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着5天和这个男人,他不知道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第757节

作者: 小树林书舍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陆振天冷笑道:你不觉得你说这些话,有点太可笑了吗?
  这些年,不是我不想管孩子,是陆宛如不让我管!李铁征道:当年,我也是要孩子的,是陆宛如不让我要!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陆振天一下子就怒了,你现在这是想把责任都推到宛如身上呀?
  我没有。李铁征寒着脸道。

  咱们到车上去谈吧!大卫看着剑拔弩张的两人,忙劝道。
  李铁征指着十多米以外的路虎,道:我车子在那,到我车上呆一会儿吧?
  也行。大卫点了点头。
  上了车子,陆振天就急声道:你今天到底想干什么?
  我说了,我就是想来看看孩子。李铁征皱眉,不太高兴的说道:孩子也是我的,我连远远的看看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你们家都是当兵的,怎么办事这么不敞亮?陆振天怒道:家里一共就这么几口人,现在还要轮番上阵不成?

  李铁征的眉皱的更紧了,不知道陆先生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还有什么可装的?陆振天对李家可是一肚子的怒火,你爸和你妈打电话,你还能不知道?
  李铁征一时还真被同问蒙了。
  你爸和你妈打电话,想要回子琦,你会不知道?

  我还真不知道。李铁征确实不知道。
  不过他听了却有些心动。
  这些年,他都忍着没去见孩子,不是他不想,而是他有后顾之忧。
  现在忽然由他的父母先一步替他开了口,他竟然心动了。

  那你怎么想的?陆振天逼问道:你从来就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现在孩子大了,你怎么想的?
  其实,这些年,我也偷偷的看过孩子几次,李铁征道:……我也想跟孩子相认。
  这句话一说完,压在李铁征心上的大石头,一下子就好象被搬走了似的,心里顿时透进去了阳光,腰板好象都挺直了不少。
  对,这个孩子,我也想要认回去!他加重了语气,又重复了一遍。

  你想怎么认?就只是跟孩子见一面,告诉他,你是他亲生父亲?还是准备大张其鼓的带着他,告诉众人,他是你多年前未婚先育的儿子?你部队能让,还是你妻子、岳父能让?大卫犀利的问道。
  李铁征只是一时冲动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他还真没想过其他的事情。
  这些事情,我会想办法处理。李铁征道。
  那就等你处理完了再说吧!陆振天想县他们之前商量好的对策,便道:在这些事情没处理好之前,你不能来找子琦,免得他跟着受伤。
  李铁征的眼睛看向了大卫。

  不知为何,他对陆振天的话,并不能百分之百的信任。
  但对是大卫,他虽没打过交道,但也潜意识的认为他能一言九鼎。
  大卫跟他的目光相对,正色的点了点头,在这些事情没有处理好之前,确实不适合先惊动了孩子。
  好,那我会尽快去处理这件事。李铁征说完,开车就走了。
  这个傻老冒!陆振天看着车子走没影了,才敢笑出来,道:让他办去吧!

  那你说他要是真把他那边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咱们怎么办?大卫看着喜形于色的女婿,问道:是让他们相认,还是不相认?
  不认!陆振天答 的到是很干脆,现在宛如一家三口挺幸福的,跟他有什么可相认的?再者说了,李铁征现在都是师长了,他敢公开认下子琦吗?就算他想认,他岳父家也不能同意!
  这事还真不好说。大卫沉吟着说道:我的建议是,等到子琦考完试了,把实情还是跟他好好的说说,到底怎么办,听下孩子自己的意见。快来看 “songshu5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
无广告!
  陆振天高兴没有两分钟的心情,顿时低落了不少。
  任何人都有权利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你想让子琦在多年后知道了,而心生埋怨吗?大卫接着问道。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就算你隐瞒的再好,说不定哪天,也会让子琦知道了真相,大卫劝道:于其等到那一天,那不如由咱们自己先说,起码主动权在咱们的手里,咱们可以实事求是。
  陆振天半天才叹了口气,道:就是把子琦送出国了,也不可能让他永远都不回国。
  子琦也不可能永远都不知道。大卫又加了一句。
  陆振天哑口无言的跟在了大卫的身边。
  两人转了一圈,回到了自家的车子跟前。
  刘艳姿给他们一人倒了一杯咖啡,来,咱们都提提神。
  我算看出来了,这高考考的不光是孩子,还有咱们这群家长。大卫接过来喝了一杯,我看明天咱们也在路面多支几把大伞,多拿点椅子,让没有车的都找个地方坐下来。
  我一会儿就让人安排。许艺兴道:明天早点摆出来。
  去后面的车上坐会,你们先呆着吧。大卫在外面走了半天,有点累了,就说道:中午子琦出来之前,喊我一声。
  刘艳姿和陆振天也上了车,凌子琦去送思琪和美琪回了学校。
  夏末陪着陆宛如坐在另一辆车上,开着车门,唠着嗑。
  到了中午,孩子们都出来的时候,大卫留心观察了一番,看没有发现李铁征,心里松了一口气。
  下午他又跟着呆了半天,还是没发现李铁征,他第二天就呆在家里不去了。
  刘艳姿、夏末和凌元琦坐在另一辆车。

  陆宛如跟许艺兴坐一辆车。
  子琦这两天累坏了,天天都凌晨才睡。陆宛如道:也不知道能考个什么样。
  管他考什么样呢,许艺兴笑道:只有努力过,经历过,就行了。
  我也知道是这么个道理,但还是忍不住的跟着紧张。陆宛如笑道。

  人之常情,连我这心里都有点紧张呢,许艺兴笑道:这要是考上北大清华,可怎么得了?
  我看不太可能。陆宛如笑道:要是真考上了北大清华,他就能让我在衣服上给他印上‘天才’两个字。
  那就给他印上。许艺兴笑道。
  我跟你说的可是真的……陆宛如扭头间,扫了眼车外,竟然看到了不远处人群里晃过一张熟悉的面孔。
  怎么了?许艺兴见她目光发直,忙顺着目光看过去,看见谁了?
  我……我好象看见一个认识的人。陆宛如笑了下,我下去看看。
  许艺兴不疑有他,去吧。
  陆宛如下车就直奔刚才李铁征呆的地方,走了过去。
  走出人群,看到了靠在树边抽烟的李铁征。

  过了这么多年,两人还是初次再见。
  宛如……李铁征看着越走越近的女人,沉声道:你这些年还好吗?
  你来干什么?陆宛如心里一愣,回头看了眼人群,压低声音问道:都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还要来打扰我们?
  李铁征的眼里闪过一丝疼痛,这个他放在心里多年的女人,为他生了一个儿子,却并没有将他放在心里。
  你这些年过的好吗?他有几分固执的问道。
  陆宛如的眼睛一瞪,接着脸色变了一下,才道:我过的很好。如果你不出现,我会过的更好。
  日期:2018-12-27 06: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