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苗寨,所谓蛊》
第15节

作者: 我姓李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俩人又聊了几句,看着火已经完全熄灭了,便各自回家。

  还没走进院子,就听到奶奶和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迈进大门一看,吓了我一跳,和奶奶说话的正是韩老三。
  “韩……韩叔,你来了?”
  “我正好找你呢,小邪!明天上午去我家喝酒吧!你福生兄弟的病好得差不多了,大伙一起为他庆祝一下。”
  我心里那个惊啊!但脸上还是装作很高兴的样子:“是嘛?那可太好啦!我一定去……”
  韩老三离开后,***眉头就皱了起来。
  “咋哩了?奶!”我扶着她坐到了小马扎上。
  “好大的死人味啊!而且韩老三身体四周有一层强大的气墙,我甚至感觉不到他的存在——这太奇怪了!”
  我知道奶奶还只能在人世间待一天,就没有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告诉她。但我心里却七上八下的,到底我该不该相信王叔的话呢?
  看到王晓妮没在家,我问奶奶:“王晓妮去哪了?”
  “她出去有点事,可能今晚回来的很晚——小邪啊!我知道你一直怀疑晓妮,你大可放心,她绝对不会伤害你。”
  一直到了晚上,王晓妮都没有回来,我独自躺到床上竟然有点担心她。我也承认,担心的另一个原因是还想做做昨晚的事。有时候我真觉得人是一种俗不可耐的动物,竟然都会对这样的事上瘾。

  半夜里我听到门响了一下,一个消瘦的人影轻声走了进来。
  王晓妮?我心里一怔,忙坐了起来。
  定睛一看,悄悄进来的竟然是王阡陌。
  我的亲娘四舅奶!这是什么情况?
  王阡陌在我心目中可是淑女的代言人,咋也会大半夜偷偷跑到男人睡房来呢?
  转念一想,她肯定有急事,而且这事情只能偷着找我……

  “陌陌?”我急忙拉了一下毛巾被,遮挡了一下重要部位。
  “小邪,我这几天总觉得我爸不正常,他今晚又偷着去村西挖坟了。”
  我一激动,猛的直起了身子,那玩意儿从毛巾被里挣脱了出来。
  王阡陌娇哼一声“小邪”,便用手遮挡住了脸。我赶紧重新把毛巾被扯过来。
  “你……你刚才说啥?”
  “这几天半夜,都会听到我爸悄悄起来,拿着铁锹出去,我实在好奇,也有点担心他,昨晚上就悄悄跟了出去——就发现他一个人到村西树林里掘墓挖坟,还……还撬开了棺材……”
  我心里那个惊啊!
  “你……你确定看清楚了?”我顿时想起了那晚奶奶带我去掘墓的事。
  “今晚我又跟踪了——自己的爸爸还看能认错嘛!他自从那天出门回来后,就好像变了个人,除了语言行为有些反常外,就连做的饭也又咸又苦。”王阡陌说着眼泪就下来了。
  他做的饭又咸又苦,我可是品尝过的,那天在他家吃早饭时,差点吐出来,还以为当村长的做饭就这水平呢!
  我一本正经地把王阡陌搂到怀里:“陌陌啊!你不用担心,最近咱村里发生了这么多事,你也知道,作为一村之长,王叔肯定操心最多,许是累的吧!”
  这话我说的违心,可总不能直接告诉王阡陌,他爸其实已经死了啊!
  一边安慰王阡陌,我心里也在琢磨,刘酒鬼也曾说过王叔半夜里去坟地的事,难道他真是幕后的炼尸人?
  可能是因为有了那晚赤身相对的经历吧,王阡陌很自然地依偎在我怀里啜泣了一会儿,俩人聊了一会天。

  “小邪!我得回去了,否则被爸发现我跟踪他就不好了!”
  说着也不等我回答,蜻蜓点水地在我额头亲了一下,轻轻一笑,转身就出了门。
  我一下子愣住,陌陌竟然亲了我?这不是做梦吧!使劲闻了闻,空气中似乎还留着她的体香。
  重新躺下后,我脑子里满是王阡陌的倩影,那晚她身体的每一寸我都细细观察过,那身材恰好配上古龙常用的词“尤物”。
  等当我再次迷迷糊糊有睡意时,门又开了,依旧是个瘦小的人影。
  “陌陌!你咋又回来了?”

  谁知那人却呵呵一笑:“陌陌?摸你个大头啊!做春梦了吧?”
  一听声音,原来是王晓妮。
  “你……你咋这么晚才回来?”我有些不好意思,忙把话锋一转。
  “女人的私事,这个你也要问啊?”
  一看到王晓妮,刚刚压制下去的一肚子浴火瞬间再次点燃,我一把拉过她。她噗嗤一阵娇笑,顺势倒在了我怀里……

  天亮后,我觉得有点体力透支,双腿走路都发软,而王晓妮却好像更加精神了,脸色也又好了几分。
  走出卧房时,她正在和奶奶聊天,隐隐的我就听到“适可而止”“已经足够”之类的话。
  我的疑心病又犯了!难道这两晚我这么冲动,觉得王晓妮身上有一股我无法抗拒的力量,是奶奶使了手法?
  上午要去韩老三家,出门前,奶奶一再叮嘱我,无论如何都不要招惹韩老三,而且今晚天黑前一定回家。
  我明白***意思,心里顿时难受起来,按理说,这是奶奶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天了,我应该分分秒秒都陪着她。

  可奶奶一定要让我去一趟……
  韩老三家在村子的最北侧,属于“郊区”,我记得上次来他们家,还是五年前奶奶让我去要一点骡子血。
  一进院子,就让人觉得十分别扭。
  硕大的院子里种着两棵大槐树,树之间有一口巨大的黑棺材,风一吹,槐树枝叶哗哗作响,咋一听还以为是女人在哭呢!
  这两棵槐树咋长着这么快?

  记得五年前我来要骡子血时,还只有成人大腿粗。
  忘记听谁说过了,槐乃墓中之鬼,因为阴气重容易招鬼附身,懂阴阳风水的人很忌讳房屋附近种槐树。
  我国古籍中也多有关于槐树的记载,例如有名的“南柯一梦”就是发生在槐树下。
  好像奶奶也曾劝过韩老三,尽快把家里那两棵大槐树砍掉,他嘴上应允了,最终也没有听奶奶劝。
  我还曾听人说过,假如槐树下埋着尸体,树就会长得格外快,枝叶也尤为茂盛。
  韩老三家的房子比一般人家的高,屋里理应敞亮一些,可一进门,我却感到了一股莫名的阴气,仔细看,屋子里的窗户都被纸糊上了,就连屋门都没玻璃。不阴才怪呢!
  村里几个老头,包括王叔和刘酒鬼都坐在屋里抽烟,彼此间也不交流。

  看到我进门,韩老三似乎很高兴,笑呵呵地拉着挨着他坐。
  “福生?出来吧!”
  所有人的目光瞬间移到了里屋门口。
  一个高高瘦瘦的年轻人走了出来。这是韩福生?不像啊!记得三年前的韩福生还矮矮胖胖的,总跟在我们身后面玩,这才三年啊,都说女大十八变,这韩福生的变化更大,看着根本和三年前的不是同一个人。

  “各位叔叔大爷来了?小邪哥也来了?”
  韩福生很客气地和我们打着招呼,可我总觉得他脸上透着一股说不清楚的冷。
  估计王叔他们和我感觉差不多,都是一愣。
  按说也就三年半没见,一个人怎么就像变成另一个人了呢?我实在想不通。我挠了挠头皮,心道:我这是操的哪门子心啊!人家亲爹都在这里,难道还不认识自己亲儿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