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8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本来是很正常的处理程序,可一车游客当中不少都是省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包括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程庚明、潇南市委常委林枫、省外贸公司财务总监尤复明、双江天马足球俱乐部前锋陈益彬和摇滚明星田帅。
  立黄石窟距潇南并不远,大概四个多小时车程,以这几位的经济条件和地位,无论自驾游还是其它方式都可以玩得开心而尽兴,根本无须跟团。
  还有个很古怪的现象,这班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有家室、有子女,偏偏一个都没带,独自前往。
  这里面到底有何玄机?

  于云复接着说:“在边疆处理各类纠纷和**更需要基层经验,稍有不慎不单单正治影响问题,而是自身安危问题!有回詹印被艾滋村二十多个患者围攻,怎么办?不能有肢体接触,不能武力征服,关键时刻詹印跟他们连喝三碗‘和解酒’化解危机。艾滋病毒不可能通过酒传染,你说一般领导干部在那种危急关头能想到吗?”
  “听爸这一说,我对詹印越来越好奇,有机会真想结识一下。”方晟诚恳地说。
  “迟早要较量,增进了解是应该的,”于老爷子转换话题道,“听说你的老部下犯事了?这个问题以前我没说过,现在提醒你,广交朋友,结成自己的人脉网是对的,但要注意良莠不齐现象,避免品质差的反把你拖下水,之前铁涯碰到邱海波就是典型案例。”
  “爷爷说的是事务管理局局长程庚明,目前没有证据表明他杀了人。”方晟道。
  “跟人家勾勾搭搭总是事实吧?”
  说到这里于老爷子怒目含威,方晟心中一震,知道又扯上自己作风问题了,低头不敢说话。
  于云复道:“程庚明的事让道明很为难,调到机关管理局是他的提议,不管有无杀人,‘失德’二字在所难免。”
  方晟明白程庚明的确捅了大漏子,否则以于家父子的身份断断不可能当面言及,低声说:
  “我……我会妥善处理……”
  于云复温言道:“爷爷没有责怪你的意思,而是善意提醒。朋友遍天下是柄双刃剑,主要看怎么把握,如何合理、有分寸地控制在一定范围内。”

  “是,是,我明白。”
  方晟汗如浆出,自觉在大智慧长者面前的渺小和幼稚。
  关于明年初即将面临的大考——换届选举,于家父子没说什么,可能觉得对方晟而言,处理好程庚明的事才是当务之急,至于京都高层权力角逐,以方晟的层面暂时够不着,也不需要知道太多。
  大概白老爷子也持相同态度,因此明知方晟夜宿白家,大清早就跑出去钓鱼避而不见。
  还有黄海干部进京问题,于云复表示比较为难,宣传系统人满为患正打算下派人员;政务系统那边近期虽有进人计划,无奈插不上手。
  去机场途中接到朱正阳电话,细述了案情进展:
  周五夜里,在严华杰安排下楚中林独自探望了羁押中的程庚明。程庚明情绪很差,除了坚称自己没杀人外,已产生恢复自由后回老家养花钓鱼、彻底退出官场的念头。
  楚中林耐心劝说并巧妙试探诱导,得到两点信息:一是程庚明亲口承认与吉艳萍有私情;二是立黄石窟之行是应吉艳萍邀请。
  起初程庚明并不知道她的用意,以为是次浪漫之旅,冲动之下便答应了。出发后竟遇到林枫,还有田帅、尤复明、陈益彬,看起来跟吉艳萍都很熟悉,隐隐感觉不对劲。
  抵达立黄当天晚上,吉艳萍把他约到宾馆外偏僻的竹林里,郑重其事说她下个月举行婚礼,往事一笔勾销,希望今后陌如路人,不要再有任何瓜葛。

  象这种见不光的婚外情,未婚女孩主动提出分手应该是好事,可程庚明哪里舍得?
  忍不住说了些留恋的话,暗示以后可以更小心,别被她老公发现就行;又询问她与林枫等人的关系,吉艳萍突然情绪失控与他吵了一架,抹着眼泪跑开了。
  “就是说谈崩了,那后来呢?”方晟问。
  朱正阳叹道:“这是两人唯一一次谈话,之后几天吉艳萍很忙,每天晚上都不在房间,庚明很郁闷也很无奈,觉得她似乎真的离自己远去,心思也逐渐冷了下来,但无论如何没想到她居然死在回途车上,事先一点预兆都没有。”
  “以庚明的观察,谁的嫌疑最大?”
  “田帅和陈益彬,”朱正阳毫不犹豫道,“一个颓丧不堪象随时会断气,一个流里流气象黑社会,据其他游客反映,亲眼看到两人都与吉艳萍发生过争吵……”

  在立黄的第二天晚上,有一家三口宾馆附近风味小吃摊吃宵夜,看到吉艳萍两眼红肿地从漆黑处跑出来,头发还有些凌乱,单手捂着嘴好象强忍着不哭出来,疾步向宾馆方向走去。
  经排查,与她吵架的可能是陈益彬。
  陈益彬只承认男女之间纠纷,指责她脚踩两条船欺负玩弄自己的感情,本来约定再隔三年等他退役结婚,不料约他到立黄石窟居然通知下个月结婚!
  警方并未相信陈益彬的说辞:所有情杀案都是如此,嫌疑人总把过错推给死者。
  周六下午,俞队带人搜查了摇滚歌星田帅的别墅,客厅、书房到处零乱不堪堆放着各种东西,沙发上扔着一只长筒丝袜和两支口红。卧室相对整洁些,可床边两侧柜子里内容丰富得让人瞠目.

  警方立即控制田帅乐队的其他成员,也搜到少量丨毒丨品和注射用的药具。初步审讯情况表明,他们的吸丨毒丨史至少可追溯到三年以上。
  这个意外情况令刑警队乃至公丨安丨厅非常震惊!
  一直以来,省公丨安丨厅将“禁毒扫毒”作为重中之重的工作来抓,三年来破获运毒贩毒案件四十多起,揪出涉毒犯罪团伙六个,经过努力基本切断潇南与外面贩毒集团的联系。
  况且警方多次突袭娱乐场所、浴城和有吸丨毒丨史者家中,只发现少量摇头丸或**,从来没有海洛英或***的踪迹。
  田帅及乐队的情况说明潇南潜伏着极为隐蔽狡猾的贩毒集团,它象一只张噬着大口的怪兽悄悄躲在不为人知的角落,择机而动将意志薄弱的猎物拖下水吞食。
  “好嘛,杀人案演变为缉毒案了,田帅怎么说?”方晟问道。

  “毒瘾发作了,痛苦得满地打滚,还有暴力自残和自杀倾向,已移送至戒毒所。”朱正阳无奈道。
  “案情愈复杂对庚明愈不利啊,”方晟叹道,“林枫和尤复明呢?”
  “都有交待,不过……”
  林枫承认认识吉艳萍,但拒绝承认有私情。

  他说当年省直机关推广使用计算机,吉艳萍母亲被难煞了,常常坐在电脑面前捣鼓半天都不行,急得嘴上冒出许多泡泡。没多久吉艳萍放暑假回来,便陪着妈妈加班指导。林枫是办公室主任,一来二去也就认识了。
  吉艳萍毕业后参加省教育国际交流服务中心公开招聘,进入面试后,请林枫出面做了些工作,得以顺利录用……
  “事成之后小女子以身相许,林枫顺水推舟,如此这般吧?”方晟推测道。
  日期:2018-12-03 07:1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