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670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杭安之急的无法,只好抱住她,一低头吻住她。
  “唔……”阮丹宁一边掉眼泪一边拍打着他,口中骂着,“放开我!你以为你是总理就能这样欺负人吗?放开!现在是什么社会?总理也不能三妻四妾的!”
  杭安之张开双臂牢牢环住她,任由她大骂,不还嘴、不阻止。

  “嗯哼……”阮丹宁累了,没多会儿就体力不支了,软趴趴的靠在杭安之怀里,哼唧着,“你怎么不说话?被我说中了?既然是这样,你还来找我干嘛?你管我死活!”
  “丹丹!”杭安之听到最后这句,终于忍不住还嘴了,“我说了多少次,什么话你都能说,治疗过程如果很难受,你要打我、骂我出气都可以,可是,不要把那个字挂在嘴边!”
  “……”阮丹宁一怔,此时的杭安之真的是很严厉,她知道他忌讳她说‘死’字,他是真的生气了。“可是,既然如此,你这么喜欢我,为什么要跟陈佳妤偷偷见面?”
  “偷偷?”杭安之听到这个词,忍不住笑了,“呵呵……哈!”
  “嗯?”阮丹宁傻了眼,他居然还笑?
  杭安之趁势低头吻了吻她,轻笑道,“吃醋啊?”
  “……”阮丹宁听出他言语里的戏谑,气闷的嘟着嘴,其实他这么快赶过来找到她,她已经没那么生气了。
  “丹丹。”杭安之捧住阮丹宁的脸颊,解释到,“别生气……虽然你这样为我吃醋是件好事,证明我对你而言很重要,可是医生说了,你不能激动。我和陈佳妤,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要想和她有点什么,真不用等到现在……”
  “那、那到底为什么啊?”阮丹宁心里还是很介意的,那个女人几次三番为难她,就因为对安之有意思。
  杭安之浓眉微蹙,叹息到,“她是威森博士的侄女,我见不到威森博士,是想通过她见一见威森博士。”
  “……”阮丹宁一怔,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原因。可是,随即又很生气。“所以呢?你这是为了救我,委屈求全?我不要啊!你是我的……不要和陈佳妤见面,不要求她!我、我不要!”
  杭安之看着她,抿着嘴笑,并不说话。
  “嗯?”阮丹宁疑惑,“你怎么不说话?听见了没有?”
  “为什么?”杭安之目光灼灼,满脸的期待,追问着。
  阮丹宁脸上一红,嗔到,“没有为什么,总之听我的就是了,你要是再敢背着我见她,不是,不只是她,也包括别的女人……我就跑到你找不到的地方去!哼!”
  一席话,说的杭安之心上又痒又酥。杭安之低头吻了吻她,郑重承诺,“好,我知道了,以后再也不敢了,我们回家吧!”
  “等等,我还找东西呢!”阮丹宁面上又是一红。
  杭安之握住她的手,摇头笑笑,“傻丫头,那些刀痕早被我妹夫的人给填平了,你要喜欢,回去我给你刻,刻一整面墙!走了!”
  “噢……”

  坐在返程的专机上,杭安之的情绪却有些低落。阮丹宁发现他的异常,挽住他的胳膊,问到,“你怎么了?刚才开始,就一直不说话。”
  “丹丹。”杭安之欲言又止,有些话并不需要明说,彼此就已经心知肚明。
  阮丹宁了然的一笑,“怕救不了我是不是?”她伸手扣住杭安之的,“不要紧,我宁愿没有威森博士,宁愿只有25%的成功率,也不要你为了我委屈自己,更何况,你这不只是委屈自己,你是我的,委屈你就是委屈我……我会好好配合治疗的,如果最后还是请不到威森博士,不是还有那25%吗?我不会放弃的,为了你我也不会就这么放弃的。”
  “真乖。”杭安之把丹丹轻轻拥在怀里,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

  “呀!”阮丹宁突然惊叫一声,从杭安之怀里挣脱。
  “怎么了?”杭安之一头雾水,又紧张的很,“不舒服吗?”
  “不是!”阮丹宁摇摇头,“糟了!我忘了和老先生道别了。”
  “老先生?什么老先生?”
  阮丹宁懊恼的嘟嘟嘴,“就是我在T市借住的那位老先生……都怪你!突然出现,又突然把我带走,我竟然忘了老先生!”

  杭安之一脸无辜,“这也怪我啊?你胆子还真大,借住在老先生家?难怪我哪儿都找不到你……”
  “哎……”阮丹宁叹息着,“算了,现在都已经走了,也许有一天还能再遇见老先生也不一定。”
  帝都总统府,杭安之在浴室里洗漱。他的手机放在外面,铃声响了起来。
  阮丹宁摸索着接起来,“喂?”
  “……”电话那头却没有人说话。
  “喂?”阮丹宁再次开口,听到里面长久的沉默,明白了,轻笑道,“是陈佳妤小姐吗?找安之?”
  “你……你怎么知道是我?”
  阮丹宁没有回答,听着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笑到,“陈小姐,我们约个时间见面吧!有些话,我想跟你说。”
  “……好。”陈佳妤心虚,但是口气却硬的很,“难道我还怕你不成?”
  “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下午3点,你来总统府,我出门不方便,而且安之也不允许我出门。”阮丹宁有意无意拿话刺激着陈佳妤,同时也宣布了她的主权,“来不来随你。”
  挂上电话,阮丹宁抿嘴笑了笑,满心都是斗志。
  第二天下午3点,陈佳妤准时来了总统府,由下人领着进了杭安之的院子。
  阮丹宁早早换好了衣服、化了妆,坐在沙发上等着她。
  “来了?请坐。”阮丹宁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架势,气势上已经胜过了陈佳妤。
  陈佳妤看她这样,心上觉得有些堵,嗤笑着坐下。
  “哼!”阮丹宁看不到,却能猜想出她的表情,唇边笑容更甚,“陈小姐,你对我有什么不满的吗?”
  “呵!”陈佳妤冷笑,“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既然你约我来,我不妨就把话对你挑明了说。你一个都要死的人了,为什么还要缠着安之不放?你就不替他想想,你还能活几天?”
  “嗯。”阮丹宁点点头,相较于陈佳妤的激动,她则冷静的多,“这一点你倒是没说错,你能这么说,说明你对安之是有感情的……”
  陈佳妤腾地站了起来,指着阮丹宁,情绪异常激动,“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说我?居然还来评价我的感情?你只不过是突然冒出来的一个野丫头!这么多年,我照顾着安之母亲的时候,你在什么地方?他心里有多苦,你又知道多少?你不觉得你很可笑吗?”

  “……呵呵。”阮丹宁微怔,摇头轻笑,“陈小姐,你不要激动,你还是坐下,好好听我说。”
  陈佳妤气闷的重新坐下,“有话快说!但不管你说什么,我不会放弃安之!你也知道了吧?能救你的威森博士,是我大伯!只要他不肯救你,你能够活着的希望就很小!你活不了多久了,到时候安之还是我的!”
  “嗯。”阮丹宁平静的点点头,“我知道,我死了之后,安之的事情我的确做不了主……不过,只要我还在一天,安之他就是我的,任何人都挤不进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