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661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阮丹宁傻乎乎的愣住了,好半天才明白过来他是什么意思。抬起手轻飘飘的拍在他脸上,嗔到,“瞎问什么呢?讨厌!那我问问你,你第几次了?”
  杭安之被她弄得心头痒痒,一张嘴咬住了她的手指。
  “呵呵,你第几次我就是第几次。”
  “骗人!”阮丹宁低头咬住他的脖颈。

  杭安之轻笑,“没有骗人!男人,在这方面不需要经验!你要相信,你男人我,生来威猛!”
  “……”一句话说的阮丹宁双颊烧红,他怎么这么不要脸了?年少时分明不是这样,不过,并不讨厌。
  阮丹宁抿着嘴,两个人紧紧相拥、抱得更紧了……
  睁开眼,浑身像是散了架,动一动都疼。
  “啊……唔……”阮丹宁翻了个身,才一张嘴,嘴巴立即便被堵上了,随即灌进来一股清凉的水。“嗯?”她惊异的瞪大眼,虽然看不见但也知道此刻面前一定是杭安之放大的俊脸。
  “口渴了吧?想喝水吗吧?”
  杭安之狡黠的笑着,“我多了解你?刚才你实在喊的太大声了,幸好我这里是单独的院落,隔音效果也好。义母也把爸妈给接走了,真是有先见之明!”
  “……”阮丹宁羞臊的没脸了,赌气转过身去,“哼!”

  “呵呵!”杭安之吻上她的肩头,笑到,“背也一样好看,而且刚才我们也有这个姿势啊!”
  “杭安之!”阮丹宁忍无可忍,爆喝一声坐起来瞪着杭安之,“你怎么这样啊?耍什么流氓?”说着,抬起脚狠狠踢向杭安之。
  杭安之丝毫不怕,捉住她的两只脚往怀里一塞,笑的越发不怀好意,“呵呵……呵呵……”
  阮丹宁怔住,疑惑的看着他,“傻笑什么啊?什么这么好笑?”

  “呵呵、呵呵……”杭安之笑的更大声了,可是却摇着头,他笑什么可不敢告诉丹丹,“没、什么。”
  “怎么没什么?”阮丹宁才不相信,抬脚又踢他,“听听这笑声,太猥琐了!说!你是不是又在想什么不健康的东西了?快说!不然我急了啊!”
  杭安之偷瞄一眼阮丹宁,支吾道,“那、那可是你让我说的啊,说完不许生气啊!”
  “嗯……”阮丹宁从鼻子里哼一声,“不生气,你说吧!”
  “哈哈……”杭安之还没说自己先忍不住笑了,“那什么,我是觉得,你的脚……那什么也不错……”说完立马抱住了脑袋,这种话说出来,肯定要被打死吧!他才不相信女人的话。
  “……”
  阮丹宁愣了两秒,方才明白过来他是什么意思,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抬起脚狠狠踩在杭安之背上,一下一下跺着,样子像是抓狂,“杭安之,你皮痒痒是不是?你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死啊!”

  “嗷嗷……”
  杭安之被她直接踹到在地上,抱着脑袋连声哀求,“我错了!是你让我说的,我不说,你非让我说的!丹丹,你轻点,你练过啊,脚踢人这么疼呢!”
  “哼!”阮丹宁脚下丝毫不留情,“废话,不疼就不踢你了!你都上哪儿学来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嘿嘿。”杭安之蹲在地上,委屈的一团,却是满脸笑意,“我长在部队上,都是男人……就算没有实战经验,纸上谈兵还是要会的,要不今天这种时候,怎么降服你?”

  “嗯?”阮丹宁一抬下颌,“你说降服谁?”
  “不是。”杭安之立即改口,“那什么,你降服我,我被你降服……”
  突然间,杭安之像是想起了什么,朝着阮丹宁委屈的一抬眼,“你看,我都被你那啥了,你还没解释一下,你跟韩老三身边那个保镖到底怎么回事?”
  韩老三?身边的保镖?

  “噗!”阮丹宁紧绷着的脸终于松了,大笑起来,“哈哈……什么韩老三?人家现在早不是韩三少,还有,什么保镖啊?人家现在是盛门少主了。”
  “啧啧啧!”杭安之酸溜溜的咂嘴,“了不起啊!还不都是资本家,一身铜臭味。”
  “那你呢?”阮丹宁垂眼看着他,“一个当官的,一身官僚主义!”
  “丹丹,你转移话题。”杭安之还在地上蹲着,可怜兮兮的看着阮丹宁,她不让起来,他也不敢起来。
  “嘁!”阮丹宁轻笑一声,跟着他蹲在了地上,“你想听什么啊?我说了多少遍,不喜欢他,喜欢你,不是你不相信吗?”
  “可是,可是,那时候你明明,”杭安之唇上抵上一根手指,是阮丹宁阻止了他继续往下说。
  阮丹宁握住他的另一手,叹息道,“那个时候,我看见了倪俊手上的纹身,所以,以为他是你……我没有喜欢过他,八年前是你,八年后还是你。”
  “……”杭安之怔忪,心上的最后一个疙瘩也解开了。说不在乎丹丹喜欢过倪俊当然是假的,谁不希望自己的女人一心一意的爱着自己?
  却原来,她真的只有他!

  “傻瓜!”阮丹宁索性扑到他怀里,把人抱住,“你还记得吗?你在墙根下划下的17道刀痕,我没有忘记过,一直记着……我在等你,一直在等你。”
  杭安之双手抬起,两人紧紧的拥抱住,他闭上眼点点头,“我也是。”
  一场欢爱,阮丹宁虽然说没事,但其实她是消耗了很大的体力,吃过饭很早就睡着了。杭安之躺在她身边,看着她这异于常人的睡眠状态,心头直泛酸楚。
  威森博士,到现在还没有消息。如果有他亲自主刀,那么丹丹生还的可能性将提到50%,这个几率等于是放大了一倍!不管用什么办法、要花多少关系网,他一定要找到这个人!丹丹不能有事,绝对不能有!
  午后花园里,杭安之在陪着阮丹宁晒太阳。阮丹宁刚午睡起来,可是这会儿靠在藤椅上,又是昏昏欲睡了。
  “丹丹,说说话,别睡,嗯?”杭安之看着,心中揪痛,丹丹现在一天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睡觉了。

  阮丹宁撑着不让眼皮合上,虚弱的笑笑,“嗯……那我陪你说话,其实我也不是很想睡……”她也怕,怕这么睡下去,有一天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两人正偎依在一起,阿肆从不远处走了过来,站在杭安之身后。“总理……”
  杭安之只当没看见、没听见,阮丹宁笑笑,推推他,“行了,别一直陪着我……你有事就快去忙吧!”
  “可是……”杭安之拧眉,很不想离开,他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上任?丹丹正是最需要他的时候。“丹丹,要不我……”
  阮丹宁没等他说完,便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嗔到,“你别瞎说啊!你要是敢说什么我不爱听的话,我跟你着急啊!比起陪着我,我更希望看到你有所作为,那比什么都好,知道吗?”
  “……”杭安之几近哽咽,湿了眼眶点点头,“好,那我……走了。”
  “嗯,快去吧!”阮丹宁拍拍他的手,抿嘴笑了,“我没事,等着你回来,我最幸福的事,就是可以每天送你出门,然后晚上等着你回来。”

  工作很忙,杭安之无法,只有放下了阮丹宁。
  估计着他带着阿肆走远了,阮丹宁才松懈下来,鼻子里一股暖流往下流淌,她又开始留鼻血了。一个疗程的放疗结束,效用已经没有了。
  死亡,究竟离她还有多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