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1870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一会功夫,花枝招展打扮一新的凌波昂首阔步的走进佳士得拍卖大厅。
  虽然没有号码牌,但刚才凌波卖东西的时候,也有佳士得的经理在现场,非常大方的给了凌波一个号牌。
  葡一走进大厅的当口,凌波就被眼前的场景给吓得手脚发软……
  两千平米的拍卖大厅里一排接一排的座位整整齐齐笔直延伸到拍卖席。
  远远的看去,巨型屏前面的拍卖桌变得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密密麻麻的人头更像是一个个小小的玻璃球。
  头顶是一个又一个巨型的豪华水晶吊灯,将整个大厅照得如同白昼一般透亮。
  富丽堂皇的大厅坐满了来自全世界各个国家各个地区的人们,却是异常的安静。
  大厅各处地方偶尔传来一阵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那是各个大佬们的顾问在低声汇报着情况。

  看着那些只有在电视和媒体上才出现的大人物大脑袋,刚刚收获好几亿的新晋女富豪凌波战战兢兢,连提腿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些人的身家加起来足够建一个国家。
  “淡定!”
  耳畔传来自己跟班财神爷的声音,凌波哦了一声,强提一口气往前走。
  “右转,最边角落。”
  按照财神爷的命令,凌波艰难的走到金锋指定的位置,一屁股坐下去,额头上再次冒出冷汗。

  带着面罩的金锋平静的坐在凌波身边,轻轻压低自己的鸭舌帽,戴上了大墨镜。
  这场拍卖实在是太过重大。全世界仅仅七只曜变天目碗,不可谓不轰动。
  所有人都想要把这两个碗留在神州,但国外的收藏家们也同样想要把这东西拿到手。
  全世界仅存的七件曜变天目碗,只要买到就是赚到。
  在众多的买家当中坐着一群很特别的人,他们来自内地。以黄冠养为首的内地鉴宝大师们来这里的目的也就一个。
  那就是亲自上手掌眼!
  只要确定这两个碗是真的,那么,外线电话就会出价收购。
  金锋和凌波进来的时候,拍卖已经进行了二十分多钟。
  前面的几件东西并不算太差,但在这样的场合中也不过只有沦为陪衬的份。

  已故大收藏家胡惠春先生的雍正洒蓝釉蒜头**,四字篆书款。
  这个蒜头**在七年前的时候拍过,那时候正是神州收藏最疯狂的阶段。
  估价六百万、起拍价不过两百万的蒜头**最后落槌不含佣金达到了一千万出头。
  时隔七年,这个东西再拿出来上拍,起步价变成了五百万,最高的报价却是仅有一千一百万。
  由于事先估价为一千六百万,最高一千一百万的报价低于估价,这件东西……流拍。

  暂得楼主胡惠春先生是文物收藏界知名人士,早年居于魔都,曾于先后担任故博和魔都文管会的官职。
  后来移居港岛,创建敏求精舍。
  上世纪五十年代和八十年代先后两次把自己收藏的精美陶瓷器共359件捐赠给魔都博物馆。妥妥的爱国人士。
  第二件东西是一尊疑似唐代的弥勒佛的坐像。
  高一米一,体积硕大,右手本施无畏印,却是没了。

  坐像弥勒自唐朝贞观年间兴起,高宗以来成为固定形象并逐渐程序化。
  唐代国力富庶,以丰腴为美,一改南北朝秀骨清像之风,形成了唐代佛像自己的风格。
  面部圆润,重颌广额,体态丰硕饱满。
  这尊佛像断代为唐朝,但不确定。
  去年的时候,这尊佛像就在东瀛那边拍过,属于高卢**雷尔家族旧藏。
  巴雷尔家族的古董店在高卢鸡也是做了三十多年的拍卖,经手的亚洲艺术品屡次成为顶级博物馆的收藏品。
  去年这佛像估价为一千万,九百万起拍,当时只有场托报价了两次没达到预期,也流拍的了。
  今年这尊佛像再次亮相在这里,起拍价一下子就下调到了五百万,估价也下调到了九百万。
  就算是如此,现场也没人应战,匆匆撤牌。
  第三件则是一个传世的乾隆粉彩大吉葫芦形的壁饰**。

  这东西同样如约的流拍。
  其实这些东西都是难得一见的精品,若是在平时,一旦现世绝对的引起轰动。
  但遇见了这么一个重特大的日子,都被现场的大咖们有意识的忽略掉了。
  连续三件东西流拍似乎预示着本次拍卖会的不顺。接下来的五件东西仅仅只有两件成交。

  成交的两件分别是乾隆的青花缠枝莲双龙纹大天球**。
  这可是好东西,官窑精品,唐英监制。
  成交价一千一百万不含佣金,倒是出人预料。
  另外一件则是宋版的南岳旧稿。
  这书有些出处,三十多年前出自天闽省。一户人家翻建老宅在正梁上的凹槽里找到的。
  当时鉴定出来是宋版南岳旧稿刘克庄诗集。
  刘克庄是南宋豪放派诗人、词人兼诗论家。
  诗集当中记载了一首刘克庄从未被发现过的一首词,堪称绝版。
  主人因为是文化人,对这本宋版书尤为珍稀,后面经过几个大专家的确认,认定是珍本宋版以后,主人决定把这本书卖给国家。
  国字号的图书馆当时给了一百五十万,主人要价一百八还是二百,因为价差没有成交,也就耽搁了。
  2006年,主人决定把这本书送拍,成交价四百五十万,不高不低。
  但是在四年之后,这本书再次现身,成交价变成了六百六十万。

  又时隔八了年,这本书第三次登上拍卖席,足足涨了四百万出头。
  “他妈的,八年了才赚了这么点。”
  “老张怕是要被气死。”
  “10年四一线买房的话现在丢出去,一套都不止赚四百万。”
  “我看这收藏市场也是药丸。”
  “谁说不是呢。这几年收藏市场跟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那是因为一大部分的资本都转进了房地产炒房去了。”
  “哈。我倒是希望他们都去炒房子炒楼,我好捡现成便宜。”
  “几十年后人均十套房,到时候十套房都换不了我的宝贝。()”
  前面一排富豪们在窃窃私语的叫唤着,各自论述自己对收藏市场未来走向的判定。
  四个富豪中有三个都是对收藏市场抱着绝望和不信任。
  金锋旁边坐着的凌波忍不住叫道“房子要建多少有多少,古玩古董就那么多。”
  “瞎子都会选古董!”
  听到这话,前面几个富豪身子一震,呵呵笑了起来,露出一抹讶色。
  “哈哈,你们几个亿万富豪的眼力界还不如人一小姑娘。”

  “说得好。”
  一个四十来岁的富豪主动转过来跟凌波打招呼握手自我介绍,倒是让凌波受宠若惊,一脸的激动。
  富豪名叫刘清,天贵省的人。
  跟凌波聊了几句以后更是对凌波有了些兴趣,主动的掏出手机跟凌波互加了微信。

  当看见一边捂得严严实实的金锋,刘清也主动跟金锋握手。
  对于金锋穿戴这么严实,凌波的解释金锋得了重感冒便自忽悠了过去。
  接下来又是两件东西拍卖,凌波跟刘清在十几分内便自混得非常的熟络,刘清甚至还到了凌波身边坐了下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