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636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完事儿后,二人相拥而卧,王丹有心再战,李沧海却疲惫不堪,和她闲聊了几句便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王丹兴致不减,主动爬到了李沧海身上。很快,李沧海醒来,笑着看着王丹,低声说:“其实你跟我一个性格,**。”
  王丹见李沧海醒来,羞涩的停了下来,面色**,看着李沧海的脸,那眼睛里仿佛藏着一汪春水,让人浮想联翩。
  李沧海见状赶紧鼓励道:“继续,我喜欢。”
  王丹越发的羞涩了,可有了李沧海的鼓励,她还是再次忙活起来。俩人又是一阵疾风骤雨,眼看着天光大亮才结束,王丹终于心满意足的舒了口气,翻了个身便沉沉睡去了。
  李沧海见状起身去洗了个澡,出来时发现王丹还在昏睡,便也躺到他身边,可躺下了却怎么都睡不着了,迷迷糊糊的也没注意几点,突然听到王丹的手机响起,便默默的等着她醒来。只是那手机铃声微弱,李沧海等了一会儿也未见王丹醒来,只好拿过来看了一眼,竟然是岳芷兰,便推了推王丹,让她接电话。
  王丹接过电话看了看屏幕便大喊坏了,一咕噜爬起来冲到门外接通了电话。

  李沧海见王丹光着身体,身材丰满却很是匀称,不由得兴致再起,便悄悄的起身来到她的身后,将她一把抱在怀里。
  王丹一边接电话一边抵抗着李沧海双手的骚扰,只是她投鼠忌器,怕动作大了被岳芷兰听到,最终还是被李沧海按倒在栏杆上,只好敷衍着岳芷兰,祈祷她快点把话说完挂断电话。
  岳芷兰并不知道王丹的境遇,安排完工作便挂了电话。
  二人在楼梯上的平台边儿又折腾了一次,李沧海是彻底**了,可王丹想着岳芷兰的安排,不敢久留,虽然疲惫,还是强打精神穿好衣服冲出了大门。
  一连几天,王丹都心慌意乱,每到下班时间便忍不住给李沧海发短信,向他暗示着某种信息。
  李沧海倒是来者不拒,带她去野战、去车震,小树林、马路边、电影院、楼梯间,都留下了二人的足迹。王丹享受了以往从没有过的新鲜和渴望,对这个阅历丰富又充满情趣的男人越发的迷恋起来。只是王丹虽然对李沧海迷恋,却再也不敢跟他去家中过夜了,那一夜的**令她记忆深刻,她深知这个男人的魔力,生怕再次深陷其中,误了正事儿。

  岳芷兰听王丹提起过李沧海找自己的事,只不过忙于会议,把此事忘在了一旁,这一天有时间,她主动把电话打给了李沧海,叫他到办公室一叙。
  李沧海到岳芷兰的办公室,再次见到亲自过来沏茶的王丹,那种感觉大为不同了,二人四目相对的一瞬间,便感受到无边的情义,恨不得就此脱了衣服再享受一番。
  岳芷兰目光如电,一个眼神便发现李沧海和王丹眉目传情,不由得暗自吃惊,纳闷儿这李沧海是何时跟王丹勾搭到一起了。
  李沧海没有意识到岳芷兰发现端倪,依旧春风满面,喝了口茶,笑着问道:“姐,最近忙什么呢?”
  岳芷兰没有搭李沧海的话茬儿,却盯着他问道:“我听说王亚洲死了?”

  李沧海没想到岳芷兰突然有此一问,楞了一下,随即故作悲切的说:“唉,是,太突然了,”说完又无奈的摇了摇头。
  岳芷兰淡淡一笑,却又问道:“我怎么感觉,那场车祸有些蹊跷呢?”
  李沧海心中一惊,心中暗想莫非她听到什么风声?可转念一想卢老四和省城这边应该没什么瓜葛,况且岳芷兰也不是三安这个圈子里的人,应该没什么准确的消息,如此说来,她就是随口一问罢了,想到这些,李沧海摆出一副疑惑的表情问道:“是吗?兰姐何出此言?”
  岳芷兰小心的捕捉到李沧海面部表情的变化,坚信此事他应该参与其中,心惊之余,还是镇定的摇了摇头说:“我就是随口一问,不过他死了倒也是好事。”
  李沧海听岳芷兰这么说,暗中佩服这个女人的洞察力,心想这个话题不能多聊,否则指不定会透露什么信息出去,想到这儿,李沧海又东拉西扯的聊了会儿信息科技公司的事儿便起身告辞了。
  岳芷兰目送着李沧海出门,心中暗叹这个男人变化之快,已经不再是自己的同道中人了。王丹和他纠缠不清,迟早要出事儿,事到如今,棒打鸳鸯显然是不行了,可把王丹放在身边,也实在令人不安。想到这儿,岳芷兰默默的谋划起来,下定决心尽快把王丹调到下面分公司去。

  不出半个月,李沧海便接到了王丹的电话。
  王丹自始至终都没弄明白自己是因为什么失去了岳芷兰的宠信,她把这个消息告诉李沧海时,李沧海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会不会岳芷兰也调查过自己和王丹的关系?只不过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他便迅速调整了情绪,生怕王丹发现是自己害她失宠。尽管李沧海明知道电话里看不到什么,还是摆出一副不舍的表情,低声说:“以后想你了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啊,唉,”王丹叹了口气,却还是自我安慰道:“没事,反正上海也不算远,那边的业务量很大,还是很有发展前景的。”
  李沧海嗯了一声,又好言抚慰了几句,还没等道别,便又有电话打了进来,只好和王丹道别,挂断了又接通了张雯雅的电话。
  电话里,张雯雅气喘吁吁的,显然很是着急,她急切得问道:“你在哪呢?”
  李沧海一直不喜欢别人问这样的问题,可今天张雯雅问起,他有种不祥的预感,顿感心里没底:“赶紧问什么事。”

  “卢老四他们打死人了!”张雯雅稳了稳心神,又喝了口水接着说:“我刚接到通知就赶紧过来了,据说公丨安丨局已经介入了。”
  李沧海心中一惊,却并没有慌乱,他哦了一声,又安抚道:“他们整天打打杀杀的,死个把人,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让他们自己去处理就行了。”
  张雯雅越发的惊讶起来,她没想到李沧海现在竟然如此冷漠,不由得后脊梁发冷,暗叹这个男人已经不是当初自己心仪的那个人了。
  放下电话,李沧海又沉思了一会儿,还是决定给卢老四打个电话嘱咐一下,免得他们把事情闹到,捅了篓子不好收场。

  卢老四依旧轻描淡写,笑着说:“多大点事儿,拆迁过程出了点意外,我们正谈赔偿呢,你放心吧。”
  李沧海对卢老四的态度颇为不满,皱着眉头说:“你别说得那么轻巧,我告诉你,工程虽然包给你了,你也不能给我惹事,否则到时候别怪我不帮你。”
  卢老四听李沧海说话越来越不客气,也皱了皱眉,又奈何不了他手里的权力和金钱,只好笑了笑说:“我知道,你放心吧,就算出了事我也不给你添麻烦,行了吧?”说完便赶紧扯开话题,可一直到挂了电话,还是觉得心里别扭。
  拆迁死人的事儿,并没有给李沧海带来多大的警醒,可还没出一个月,省城的投资公司又出了事儿,这一次,可谓是当头棒喝,让他受尽了惊吓。

  日期:2018-12-24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