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656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韩承毅在一旁干着急,杭泽镐和乐慈同样是如此。
  “猪!”乐雪薇咬紧牙,痛斥着杭安之,“你就是猪!丹丹怎么会喜欢上你这样一头猪!你是不是以为,你娶了宋夕倩,是对丹丹好?哼!真是笑话,没听过这么好笑的笑话!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特别伟大?杭安之,你给我听好,你结婚吧!你毁掉的不是别人的幸福,毁掉的是自己的幸福!丹丹就要死了、丹丹就要死了、她就要死了!”

  “……”
  杭安之蓦地愣住,刚才那两巴掌,还有前面乐雪薇指责的话,都没有让他愣住,可是,最后一句,雪薇说了什么?
  “你说什么?”杭安之抬起手,扼住乐雪薇的肩膀,陡然拔高了音调,“你说什么?”
  “没听清吗?我说丹丹就要死了!你没听错,她就要死了,活不了多久了!”乐雪薇控制不住的掉眼泪,“哥,你醒醒吧!为什么真话你不信,固执的相信过去的假象?丹丹可能活不了多久了!”
  “啊,”杭安之脑子像被人重重捶了一拳,嘴里一阵干涩,“到底怎么回事?她在哪儿?”
  乐雪薇冷笑,“她不在帝都了,她活不了多久了,她回家了……她说,不要告诉你,如果她还能活着回来,她再来找你!她这么为你着想,可是你,你却连她的告白都不相信!”

  “说清楚点!”杭安之头疼的像是要裂开。
  “哥,你还记得八年前的T市吗?你在那里,是不是遇见过一个看不见的女孩子?”
  “……”杭安之呆滞,雪薇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她就是丹丹啊!”
  “啊,”杭安之蓦地松开乐雪薇,往后倒退了一大步,“怎么会呢?怎么会……”
  “会。丹丹当年看不见,是因为她的脑子里长了肿瘤压迫了神经,她和你分开的那四个月,就是做肿瘤摘除手术的!”乐雪薇把事情说出来,觉得畅快多了,“哥,你让丹丹等了八年了!你怎么还能这么伤她?”
  “可是……”杭安之不敢置信的捂住嘴,“你刚才说,丹丹活不了多久了,是什么意思?”
  乐雪薇别开视线,越发觉得心痛难挡,好半天才说出两个字,“复发……”
  “……”杭安之懵了,“复发?什么复发?肿瘤复发?”

  “……”乐雪薇不忍的点点头。
  “啊,”杭安之捂住脑袋,隐藏的事实一**的朝他袭来,每一个都让他无力承受!
  韩承毅走上前来,揽住情绪激动的乐雪薇,看着杭安之,“大舅子,按道理啊,我是个男人,不应该这么八婆的……不过,就算我是个男的,我也看不下去了,你也真是,清醒清醒吧!”
  “……义父!”
  杭安之蓦地抬头看向杭泽镐,杭泽镐也都听明白了,朝她点点头,挥挥手,“知道了,你去吧!不用着急回来,把事情处理好了,把丹丹带回来。”
  “是,谢谢义父。”
  杭安之说完这句话,就转身往外冲出去了!丹丹就是八年前的那个女孩!他让她等了八年!居然,他还要和别的女人结婚!丹丹不能有事,他现在就要去见她!
  A国,阮家。
  大雨一直下,连着好几天都没有停过。
  阮丹宁从卧室里出来,往洗手间里去。
  “丹丹,你要干什么啊?去哪儿?”阮妈妈立即迎了上来,扶住丹丹,她眼睛都是红了,但是害怕女儿会难过,从来没有在丹丹面前掉过眼泪。
  阮丹宁微微笑着,“妈,我上洗手间,自己可以,我不要紧的,有两天了,我已经习惯了,我以前瞎了那么久,还挺有经验的。”

  “嗯。”阮妈妈忍着眼泪点点头,“好,你慢点啊!”
  看着女儿进了洗手间,阮妈妈回到客厅,对着丈夫叹息,“哎……我们丹丹可怎么办?”
  从乐雪薇那里,他们都知道了事情的所有经过,这把年纪了,又要再次面对失去女儿的痛苦,两位老人都有些承受不住。正相对无言,门铃突然响了。
  阮妈妈擦擦眼泪,起身去开门。
  门外显示频里,是杭安之站在大雨里的身影。阮妈妈疑惑,招手叫来丈夫,“哎,丹丹爸,你过来……这个人,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噢?我来看看。”
  阮爸爸走到玄关处,看着显示频里的人,有点懵。他们虽然是在A国,和帝都并不近,可是杭安之并不是帝都的一般人。“这个人……这个人……”
  “怎么了?是谁啊?”阮妈妈疑惑。
  “哎……”阮爸爸摇摇头,“杭安之。”
  “……啊!”阮妈妈吓了一跳,轻呼出声,“那,不就是……雪薇说的,我们丹丹喜欢的那个人?”
  阮爸爸点点头,叹了口气,“别让他进来,把这个……电源拔了,别让门铃声吵着丹丹,我们丹丹都这样了,别让她再受伤害了。”
  “哎,好。”阮妈妈擦擦眼泪,听从了丈夫的话。
  外面大雨滂沱,杭安之撑着伞,一直摁门铃,却没有任何反应。杭安之疑惑的推开两步,从院子的栏杆往里看,根本看不到什么,窗帘都拉着,而且这么大的雨。
  没有更好的办法,杭安之掏出手机来给乐雪薇打了电话。

  “喂,雪薇……丹丹家里的号码给我一下,我到家门口了,可是摁门铃没有人听,好,你发我手机上。”
  关上电话,等了片刻,乐雪薇那边把手机号码发送过来了,杭安之立即拨通了,焦急的等待着。
  客厅里,电话是阮妈妈接的,“喂,你好,找哪位?”
  杭安之一怔,原来家里有人,可是为什么不给他开门?心里,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杭安之扯扯嘴角,“……阿姨,您好,我是丹丹的朋友,我叫杭安之,我现在在你们家门口,可是我摁了门铃没有人应……”
  “你等等!”阮妈妈突然打断了杭安之,捂住话筒,看向在沙发上坐着的丈夫,“怎么办?是杭安之那个年轻人打来的,他还在门口呢!”
  阮爸爸拧眉,摇头叹息,“挂了,把电话线也给拔掉!”
  “这……是不是不太好啊?他毕竟是C国的……”阮妈妈有些犹豫。
  “挂!别说了……丹丹出来了。”
  父母俩正在说话,阮丹宁从洗手间里出来了。她双手摸索着,没有拿导盲杖,但是因为在自己家里,竟然也没有磕着碰着,正如她自己所说,那些年看不见的日子里积累的经验都回来了。
  “丹丹,你要什么啊?”阮妈妈终究是不放心。
  阮丹宁笑笑,“妈,你不用这么紧张,你别动,我自己来……”她一边说,一边往厨房里走,顺利的拿到水壶倒了杯水递到嘴边喝了一口,朝母亲笑道,“妈,你看,我是不是好好的?”
  “……嗯。”阮妈妈点点头,强忍着心痛。
  阮丹宁喝完水,把杯子放下,转身回了房,“爸妈,我有点困,我去睡一会儿啊!”
  “哎,好,去吧!”阮妈妈一边答应着,一边又忍不住湿了眼眶。丹丹现在睡觉的时间越来越长了,这就预示着,她的情况在恶化,做父母的只有眼睁睁看着,却帮不上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