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85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韵哈哈大笑:“那么欢迎加入鱼叶冒险团队!”
  “当心伤口!”
  鱼小婷斥道,车子拐下高架后一指右前方,“那辆红色奔驰怎样……”
  周五傍晚,方晟听取了南泽厂股改后运作情况的回报。
  余厂长提及与国腾油化合资兴建的住宅小区面临房价上涨,目前账面已基本回本可能还略有盈余,董事会意见是果断抛售,腾出资金用于生产经营,郜更跃却想继续捂盘,再熬二十点以上。

  “你是什么想法?”方晟问。
  “我……当然尊重董事会决定,只是,”余厂长犹豫道,“郜总分析得也有道理,即鄞峡房价还处于低谷区,尚未涨到与当地经济发展水平对应的价格平台,现在贸然抛售的确……有点可惜。”
  “南泽厂占多大比例?”
  “百分之四十。”
  方晟默默算了一下:“将近一个亿资金占用啊,全是自筹?”
  “有七千万银行贷款,”余厂长坦率地说,“南泽厂破产拍卖时,市里考虑房产投资属于优质资产,又担心对金融系统冲击太大,把它单列在旁边。”
  “三四年下来,财务费用不少吧?”
  “按目前房价涨势,连本带息都能收回。”
  “郜更跃以市场价收购?”

  “大概略低些,打包价嘛。”
  “唔……”
  方晟凝神静思,下意识翻翻右侧一叠报表,足足想了三四分钟,道:
  “有没有算过一笔账,那就是如果继续捂盘,生产经营方面借的贷款加上七千万房地产贷款,每年偿付利息与房价涨势能否形成对冲?”
  余厂长恭恭敬敬道:“乐观点判断,如果今年鄞峡房价真的涨二十个点,抵销财务费用还能大赚一笔。”
  “涨十个点呢?”
  “还赚,不过……”
  “只涨五个点呢?”
  “那就不够了,”说到这里余厂长笑道,“方市长不知道市区二手房行情吧,疯狂得不得了,尤其两个省城名校分校附近的房子简直坐地起价,光交订金不行,签下合同必须当天全额付款,否则第二天价格又上去,卖家肯定毁约,因为相比之下违约金那点小钱根本不算啥。”
  “是吗?”
  方晟意识到自己很久没独自逛街,愈发脱离群众,脱离基层生活,不如以前那般接地气了!
  “和国腾油化联合开发的楼盘,二手交易价已达到5400每平,当初开盘价4100都没人买,后来暗地里降到3960,可见鄞峡房源奇缺到什么程度,”余厂长道,“拿我来说,前年把父母接到自家住,市区空了套房,这些天不知多少人通过社区、居委会打听,有人打电话不问价格急着先付订金。”
  “发展到这等程度了?”方晟皱眉道,又问,“南泽厂宿舍区情况怎样?”
  “本来董事会有开发的意思,因为生产经营资金紧张决定缓缓,不料这一缓出事了,住在宿舍区的职工扬言最起码拆一还一,还得市区的房子,否则不搬!”
  “宿舍区住房属于集体,所有交易都要冻结起来,不得擅自转让。”
  “是的是的,冻结问题早就作了宣传,但今后拆迁补偿恐怕是大麻烦,不断上涨的房价把住户期望值抬得太高了。”余厂长道。
  “好,我知道了。”
  结束与余厂长的谈话,方晟陷入沉思。
  山雨欲来风满楼,鄞峡房产市场蠢蠢欲动的走势,与数年前省城房价狂飙何其类似,最终落得一地鸡毛,受伤的总是盲从、轻信和无理性的老百姓。
  因为老百姓在信息不对称战斗中处于弱势,是最后知道真相的投资者。
  必须提前部署,避免打被动仗!
  看了下时间,方晟准备下周一和秘齐垚书微服私访,到市区到处转转,实地体验房产市场真实状况。
  安全嘛现在有樊伟派的大丁、小丁护着,可以高枕无忧。
  这个周末,方晟想回趟京都。一来看望小宝、小贝两个儿子;二来跟于老爷子交流思想,离换届越来越近了,京都方面暗潮汹涌,必须密切掌握动态;三来探望已回京都养病的姜姝。
  于情于理都必须公开露面,给燕家一点安慰。

  此外他还有个尚未成熟的思路,想通过陈常委、于家暗中运作,调一至两个弟兄到京都部委工作……
  这一步迟早得走,但步伐不能迈得太大,否则容易引起各方疑虑,包括于家。
  另外赵尧尧远走伦敦,方晟反而要紧密与于家的联系,避免由此引发的生疏——跟于道明没问题,但于老爷子和于云复那边就有微妙区别了。
  还有樊伟那边也要一起吃个饭,正式表达感激之情。虽说从耿哥手底下逃生主要是自己当机立断,以及叶韵、鱼小婷舍身相助,尤其叶韵真正“舍身”……
  但若无樊伟危急关头率领特种队员冲一下,最终胜负难料。
  陪客都想好了,燕慎、姜姝、白翎、于铁涯和宋仁槿——按说请樊红雨参加也可以,但方晟不愿冒险。

  白翎、姜姝、樊红雨三个女人坐一块儿,天晓得迸发什么火花。姜姝有病在事或许能置之度外,白翎与樊红雨素有心结,且一直怀疑与方晟有染,酒量也是不分上下,届时……
  相反邀请宋仁槿倒是安全且高明的棋招,既代表宋家,又烘托樊伟是主客,一箭双雕。
  正盘算着日程安排,准备打电话邀请相关人员,手机响起,是朱正阳打来的。
  “方哥大事不好!程庚明惹上大麻烦了!”

  “什么麻烦?”
  “涉及到一桩命案,具体情况还在调查之中……”
  听到“命案”两个字,方晟全身汗毛都竖起来,打断道:“华杰有没有介入?”
  “正主持案情通报会,咳咳,情况蛮复杂的……”
  “你在哪儿?”
  “省城……”
  “我现在就过去!”
  方晟不容分说道,随即拿起车钥匙匆匆出门。

  途中于道明、徐璃、范晓灵等人先后打来电话,显然这起命案造成的社会反响很大,也引起相关部门和领导高度重视。
  舆情,是各级领导最头疼也是最关注的问题,它来无影去无踪,却具有非常大的杀伤力。
  抵达省城四季酒店,朱正阳、齐志建、楚中林、肖翔等都已到了,没多会儿严华杰身着便装戴着墨镜悄然进来。
  除了被关押候审的程庚明,方晟的黄海系最核心人员难得聚到一块儿,面临的却是相当棘手的命案!
  根据严华杰的叙述,案情大致是这样:
  昨天傍晚,一辆旅游专线的豪华大巴从立黄石窟归来,下车时导游发现一名女游客伏在座位上不动,以为睡得太沉便上前提醒她下车。哪知才碰了一下就软乎乎倒在导游怀里,检查之后导游尖叫起来“有人死了!”“有人死了!”
  经检查,死者眼睛充血,耳朵、鼻子、口腔都溢出血渍,法医初步判断是烈性毒药导致非正常死亡,于是将车上所有残留食物和饮料都送去化验。
  刑警队当即封锁现场,车上17名游客、导游和司机全部作为嫌疑人接受调查。

  日期:2018-11-30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