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635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申秀琴抬起手伸向阮丹宁,轻抚着她的鬓发,语气柔和,“我清醒的时候不多,不过,我知道安之已经29岁了,他这个年纪,应该有女朋友了。不过,我一次也没有见过。你是他的第一个朋友,而且,看你的反应,确实是我们安之的女朋友?”
  “阿姨……”阮丹宁虽然觉得不好意思,但是,想想他们的八年前,她坚定的点了点头,“是,我们……交往很久了。”
  “噢?”申秀琴苍白的脸上现出些微喜气来,“对不起啊,我病了这么多年,大部分时间,我连安之都不认识……让你知道安之有这样的母亲,你会嫌弃我们安之吗?”
  阮丹宁赶忙摇摇头,神色焦急,“阿姨,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不会的。”
  “呵呵,那就好、那就好。”申秀琴很是虚弱,说不上两句话,就又躺下了。“哎……安之怎么没有跟你一起来?”
  提到杭安之,阮丹宁心下一沉,仓换的掩饰到,“安之他最近忙,现在人不在帝都……你放心,我会在这里一直照顾你的,安之一回来,就会来看你。”
  “嗯。”申秀琴合上眼,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

  阮丹宁看着她,陷入了两难,明天一早,她真的要跟着雪薇她们一起去东岭吗?那这里怎么办?
  她的担忧并不是多余的,第二天天还没亮,申秀琴一紧醒了,并且整个状态都和昨天晚上不一样了。
  “啊……”申秀琴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惊吓,醒过来就捂住耳朵高声尖叫着。“啊……”
  阮丹宁吓的不轻,“阿姨,阿姨……你怎么了?害怕什么?”
  “啊……”
  申秀琴摇着头,断断续续的说着,“不要过来,不要让他们过来……他们是来抓人的!安之爸爸没有做错事,他们不应该来抓人的!安之呢?我们安之呢?”
  “阿姨。”
  阮丹宁试着缓缓靠近申秀琴,把手递给她,“你不要怕,那些人都已经走了……安之也好好的,没有事。你看看我,我是安之的朋友啊!”
  申秀琴抬头茫然的看着阮丹宁,虽然仍旧惧怕,但是却并不那么抗拒了。她小心的把手伸向阮丹宁,阮丹宁并不催促她,只鼓励的看着她,“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我是安之的女朋友,你不记得了?”

  “……”申秀琴似乎听懂了她的话,嘴里喃喃道,“噢,对了,我记得你,你是我们安之的女朋友……”
  “对,是,你记得我,做的非常好。”阮丹宁手一收,把申秀琴抱在了怀里。
  医生护士听到动静,匆匆赶过来,看到的便是这么一副场景:申秀琴像个受惊的孩子一样,偎依在阮丹宁怀里,阮丹宁轻声跟她说着话,不时微笑着。
  “阮小姐,我们得给患者输液治疗。”
  护士端着治疗盘走了过来,为难的看着申秀琴。

  阮丹宁拍拍申秀琴的手,“阿姨,你病了,你知道吗?现在,护士要给你打针,打了针病就会好了……”
  “不、不打针。”申秀琴直往角落里躲,除了阮丹宁之外,她看其他人的眼神依旧是充满畏惧的,“他们都不是好人,让他们走!不打针!”
  阮丹宁也不着急,慢慢劝着她,“可是,你不是还想早点见到安之吗?你要是生病了,安之回来,看到该多着急啊?你听话,打了针,身体养好了,安之回来也放心,是不是?”
  “……”申秀琴抬头看向阮丹宁,“是吗?”
  “嗯,当然是了。”阮丹宁点点头,拉住她的手,“你放心,我一直在这里陪着你,他们做什么都有我看着呢!你不相信我吗?”
  “相信!”申秀琴毫不犹豫的点点头,乖乖的任由阮丹宁拉着坐下。

  医生护士对视一眼,这真是奇了怪了……每天为了申秀琴,疗养院上下不知道要耗费多少心力,就算是她儿子杭安之来了,都未必能搞的定。
  这个阮丹宁不过是昨天才来的,申秀琴倒是听她的话。这就是所谓的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吧?也太奇妙了。
  申秀琴做上治疗,刚在床上躺下,阮丹宁端了早饭正在喂她,乐雪薇派来的人到了。
  “阮小姐,您现在可以出发了吗?总统夫人和我们太太都在等着您。”

  阮丹宁顿了顿,秀眉紧蹙。没等到她开口,那边申秀琴就拉住了她,一脸的惊慌,“你要去哪儿?你不在这里陪我吗?你不能走啊!你要是走了,那些坏人会来害我的!”
  申秀琴死死拽住阮丹宁的手,阮丹宁左右为难,一边是安之,一边是安之的母亲,哪个她都放心不下。看着申秀琴一脸惊恐的表情,最终,她还是决定要留下来照顾安之的母亲。
  “我去不了,麻烦你走这一趟,你回去告诉你们太太,就说安之的母亲需要照顾。”
  “是。”乐雪薇派来的人走了,阮丹宁心也跟着悬到了半空。
  “还要吃。”申秀琴像个孩子一样,看她发呆,伸手拉拉她,无辜的说到,“我还没吃饱呢!”
  阮丹宁无奈的扯扯嘴角,坐下来继续喂她,“好,我知道……我们接着吃……”
  东岭驻地,部队医院。
  乐雪薇和乐慈匆匆赶到,杭安之已经从手术室里出来了。病房里,陈佳妤正守在杭安之床旁。
  乐慈疑惑的看看乐雪薇,“这是怎么回事?这……怎么又来个女孩?”
  乐雪薇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夫人、大小姐。”陈佳妤看到乐雪薇母女进来,立即站了起来,束手站着很恭敬的样子。她心里很清楚这两个人和杭安之的关系,如果她和杭安之真的好了,这就是她的义母和小姑子。
  “嗯。”乐慈不冷不热的应了一声,淡淡扫她一眼,在她心里,自然是偏向阮丹宁的。
  杭安之麻药过了,虽然迷糊,但人是清醒的。“呃……义母,雪薇,你们怎么来了?”他一边说,一边撑着胳膊要起来。
  “哎,你这孩子,快躺下!”乐慈疾步上前摁住杭安之,“你是怎么回事?你们父子俩,是要气死我!一个非要把儿子放到这种地方来,另一个就死不肯低头。你看看你,让你守驻地,你守就是了,谁还让你拼命了?难道除了你,这里就没有人可以保家卫国了?”
  杭安之苍白着脸,虚弱的笑笑,“义母,这是我职责所在,再说……这是个意外,并没有什么,我这不是没事吗?”
  “还没事?”乐慈心疼他,喋喋不休的把他好一顿数落。
  杭安之心不在焉的听着,眼睛不时往乐雪薇身后瞟。他受伤的消息既然雪薇都知道,并且赶过来了,那么丹丹呢?她应该也是知道的,可是她却没有来?
  “哥……”乐雪薇猜出他的想法,张了嘴想要解释,“丹丹她……”
  “哎呀,我觉得口好渴,想喝点水。”杭安之有意打断了乐雪薇,他不想知道她为什么没来,没有来就是没有来,任何理由在他看来都是借口,所以他不想听。
  “哥……”
  杭安之淡淡一笑,躺下了,“雪薇,你和义母都累了,先去休息吧,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
  “可是,哥,丹丹她……”乐雪薇急于要解释,看他们弄成今天这样,还不都是因为误会?
  乐慈却将女儿一把拉住了,“小雪……妈累了,你跟妈一起,先去休息。”
  “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