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626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阮丹宁静静听着,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片刻后,琴声停止了,她还有点小小的失落。
  杭安之从礼堂后门出来,表情有些焦急,真是憋死他了!好容易一曲弹完了……不过,不是说了洗手间在这后面吗?到底在哪儿呢?真是急死他了,再找不到洗手间,他就要尿裤子了!
  左找右找找不到,杭安之一看前面的空地,算了,索性这会儿没人,就找个角落解决吧!
  空地上晾晒了不少床单,杭安之觉得,这简直是天然的屏障,于是放心的就地解决起来。
  正晾晒着床单的阮丹宁,耳边听到一阵奇怪的水声。慢慢朝着声源方向走了过去,停下步子轻声问道,“谁啊?什么声音?”
  杭安之一惊,听到个女声,吓的差点没废了。赶紧穿上裤子,一转身,便看到了带着眼罩的阮丹宁。眸光一闪,唇边随即带了笑意,“是你啊!”
  “什么?”阮丹宁疑惑,是她认识的人?

  杭安之觉得奇怪,这个丫头,怎么总是戴着眼罩?
  “喂,你戴着眼罩干什么?难道随时准备就地卧倒睡大觉吗?”杭安之开着玩笑。
  阮丹宁噘着嘴,有点不高兴了,“你是谁啊?我戴不戴眼罩,关你什么事?”
  “你……”杭安之一怔,“你不记得我了?”问这话时,有些小小的失落。
  “……”阮丹宁还是不明白。
  “是我啊!”杭安之提醒她,“‘凯撒’娱乐城,酒吧……那天晚上,我们关在一起。”
  “……”阮丹宁细细想了想,“啊……是你!”
  “嘿嘿,是我。”杭安之脸上露出了点笑容,“记起来了?”
  “嗯。”阮丹宁脸颊微微发热,没想到会在这里再遇到他。
  杭安之揉揉鼻子,“你在这儿干什么呢?晾床单?”
  “嗯。”阮丹宁点点头,手上还拿着最后一床。

  “我帮你吧?”杭安之一把夺过她手里的床单,“你怎么在这里晾床单?你是这里的义工吗?”
  “嗯。”
  “哎,对了,你还没回答我,为什么总是戴着眼罩啊!这是什么时髦的装备吗?”杭安之对于她的眼罩耿耿于怀,真想看一看她的眼睛,是不是像嘴巴一样,都很漂亮!
  阮丹宁默然的低下了头,“因为,我的眼睛……不好看。”

  杭安之一边晾着床单,伸手抚平褶皱,一边不在意的笑着,“不好看?不可能吧?看你这样,眼睛应该特别漂亮,我猜猜,是不是因为太漂亮了,所以护着不让人看?”
  他开玩笑,走上前来,想要揭开阮丹宁的眼罩。
  “你干什么?”阮丹宁练练后退,语气也变得严厉,“你不要碰我!”
  “呃……”杭安之略显尴尬,讪讪的笑笑,“这个,你别生气……我跟你开玩笑的,我不碰。”
  阮丹宁双手在身前紧握,明显很紧张的样子。杭安之静静的看着她,等着她冷静下来,心里充满了疑惑,但怕再惹的她不高兴,不敢再说话了。

  沉静片刻,还是阮丹宁先开口了。
  “喂,你还在吗?”阮丹宁侧着脑袋,试探着问道。
  “在!”杭安之立即答应。
  “我……”阮丹宁犹豫着,小声说到,“我的眼睛看不见,所以,它漂不漂亮,对我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这就是我戴着眼罩的原因。”
  “……”
  杭安之怔住,吃惊的张大了唇瓣。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原因会是这样。这么年轻的女孩子,看她走路做事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啊!怎么就是个瞎子呢?

  虽然和她今天只是第二次见面,可他却觉得很难过。
  听杭安之半天没有动静,阮丹宁苦涩的一笑,“吓到你了?本来不想告诉你的,不知道为什么,就说出来了……不要紧,反正我们也不认识……谢谢你帮我。”
  阮丹宁弯下腰,把脚边的篮子拎起来要回去。
  “……”
  杭安之沉默的看着她的背影,心头有种复杂的情愫。
  两个人,就这样各自沉默着分开了,彼此都没有想过,还有再见面的一天。

  在那之后的一周,杭安之越想越后悔,自己怎么就那么走了呢?想着当时阮丹宁的样子,似乎是很伤心难过。他真是笨,怎么连一句安慰的话都不会说?
  从来没有一个人,让他那样牵挂,这种感觉太奇怪了,虽然陌生,但还挺美好。
  杭安之想着,她既然是义工,那么下个礼拜自然也会去。于是,在一周后的周末,杭安之又去了那家福利院。到了福利院,他便直奔后面的院子。
  同样的地方,晒满了刚洗好的床单,可是,她却不在。
  杭安之怕她是有事走开了,守在原地没有走开,一直等着她出现。然而,运气并不怎么好,他一直等到夕阳西下,也没有等到阮丹宁出现。
  “看来今天是不会来了。”
  杭安之一把抓下帽子,往肩章上一塞,忍不住自嘲,“杭安之,你真够傻的,竟然做出守株待兔这种傻兮兮的事情来。”
  杭安之走向礼堂后门,想从这里穿到前门,这样走比较近。
  经过礼堂时,他的情绪还是有点低落。没有等到想要见的人,二十一岁的大男孩杭安之,头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做‘相思’。他一瞥眼,看到了舞台上的钢琴。
  “呼!”
  长吐口气,杭安之走了上去,在椅子上坐下。打开钢琴盖,十指落在琴键上。夕阳从大窗户里投射进来,落在他身上,少年如画般美好。
  他弹的投入,间或微微眯起眼,夕阳在他的肌肤上敷上一层浅浅的金色。
  阮丹宁慢慢从阶梯上走上来,生怕打扰到弹琴的人,脚步放的很轻,面上微微笑着。今天她去医院做过检查了,各项指标都很正常,医生说,再过两周,威森博士就会给她动手术。
  正因为这个,所以,他们今天白天没有来福利院帮忙,母亲特意做了很多点心,带过来给大家吃。

  杭安之一抬头的瞬间,看到了缓缓走过来的阮丹宁。没有多少吃惊,反而是喜悦的成分居多。她来了,幸好他没有走,否则就错过了。
  一曲闭,杭安之收起了手,看向阮丹宁,“你今天来的这么晚?是有事情耽误了?”
  “……”阮丹宁怔忪片刻,听出了杭安之的声音,粉唇微张些微讶异,“是……你吗?”
  “是,是我。”杭安之点头微笑,尽管知道她根本看不见。
  “啊?”阮丹宁更加吃惊了,惊讶里还带着崇拜,“你会弹琴啊?弹的可真好!”
  杭安之不好意思的一勾唇,“没有……没有弹得很好。”
  “你真谦虚……呵呵。”阮丹宁浅浅笑着,嘴角微微陷下去。“好羡慕会弹琴的人啊,感觉这样的人,很有才情。”

  杭安之拍一拍身边的空位,朝她招招手,“你过来坐……要我扶你吗?”
  “不用。”阮丹宁摇摇头,走到了杭安之身边坐下,“你不要同情我是个瞎子,我虽然看不见,但是,比有些看得见的人看的还要清楚呢!”
  “呵呵,看出来了。”杭安之笑着点头,握住她的手。
  “你干什么?”阮丹宁蓦地一惊,警惕的收回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