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620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站在空荡荡的火车月台上,阮丹宁一片迷茫,这个地方这么安静,安静的似乎只有一座火车站,周围有人家吗?驻军又在什么地方?
  内心里生出一丝恐慌,阮丹宁拎着行李出了车站。举目四望,视野里净是一片空旷的平原,当真是看不到除此以外的建筑。
  门口有拉客的车子,看见阮丹宁走上前来,“小姐,您进镇上吗?这里没有旅店的,要到二十里外的镇子上才有。”
  阮丹宁秀眉微蹙,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坐上车子,去了镇上。
  说是座小镇,但是规模很小,一眼望去,根本看不到高楼,这让在大都市出生并生活惯了的阮丹宁无法适应。阮丹宁凝眉,安之也生活在这里,他能适应吗?他现在好不好?

  既然已经来了,阮丹宁只盼着能早点见到杭安之。在镇子上找到一家看起来还算干净的旅店住下,长途跋涉的疲惫让阮丹宁很快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阮丹宁在旅店的餐厅里吃早餐,顺便向老板娘大厅。
  “大姐,我想去驻军基地,您知道怎么去吗?”
  老板娘听她这么问,到不觉得奇怪,笑着说,“你是来探亲的吧?”
  “嗯?”阮丹宁微怔。
  老板娘笑嘻嘻的继续说,“一看你这穿着,就知道你是来探亲的,我们这里啊多的是来探亲的人,不过像你这么漂亮的,可不多见。”
  阮丹宁讪讪的笑着,很想打断老板娘。
  “你看我这啰嗦的,着急了吧?别着急,我男人就是跑这条线上的,不过他今天上午已经出门了,下午还会再去一趟,你就照顾一下我们生意,下午跟我男人的车进去吧!”
  “啊?真的?”
  阮丹宁大喜,她本来还发愁,既然遇到这样的事情,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于是,她在旅店里等了一上午,下午,老板娘的丈夫回来了,阮丹宁便跟几个同样是来探亲的人一起上了车子,往驻地里去了。由于出发的时间有点短,上路时已经快要四点了,天色黑的比较快。

  车上来探亲的人互相说着话,方言比较重,阮丹宁听不懂,她也没有心情参与,只靠在车窗上,希望能快点到。
  车子却一个急刹车,突然停下了。阮丹宁蓦地抬起头,想问个究竟。
  “怎么了?怎么停下了?”
  “是啊?老板,怎么回事?”
  不等阮丹宁开口,其他几个人已经七嘴八舌的问起来了。
  老板下了车,查看了一翻,操着一口浓重的方言嚷嚷道,“车子坏了,要修……你们是等还是回去?这要修起来,得花不少时间,我也不确定能不能修好……”

  “什么呀?怎么会出这样的事?”
  “就是就是……”
  阮丹宁被他们吵得头疼,心里也隐隐焦躁起来。
  老板一瞪眼,暴躁的踢了车子一脚,“别吵了!我希望车子坏吗?”

  他这么一嚷嚷,几个人更是吵得厉害,七嘴八舌的,“你这什么态度?我们是给了钱的!”
  老板牛哄哄的反驳,“老子不干了!加钱,否则就给你们扔在这里!”
  “你……你怎么能这样?”
  “不行,这价钱是之前就说好的……”
  一阵吵闹,直把阮丹宁吵得心烦气躁,她忍无可忍,大吼一声,“都别吵了!老板,你要多少钱?你要多少都可以,但请你赶快把车修好!我今天一定要赶到驻地!”

  此话一出,众人都纷纷看向她。老板得意的一笑,“还是这位太太好说话!早这样不就得了?”
  阮丹宁懒得跟他废话,催着他快修车子,自己则坐回了座位上。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阮丹宁抬手看看腕表,只希望能够在天黑之前能够赶到驻地。
  连日的奔波,她已经很疲惫了,眼前有些模糊。她掏出眼药水来,滴了两滴闭上眼休息。
  突然间,听到车外一阵尖叫,不是一个人,而是好几个人。阮丹宁猛的睁开眼,难道是出什么事了?她跳下车子想看个究竟,没想到,才一下车,就被人用刀子抵住了喉咙。
  “别动,举起手来!”

  阮丹宁头皮一阵发麻,乖乖的举起了手,心头一阵恐慌,她这是遇上拦路打劫的了?抬眼一看,老板和那几个女的,已经被全部制住了,正抱着脑袋蹲在地上。
  “把包拿来!”
  拿刀抵住阮丹宁的人,伸手一拽,将她手里的背包抢走了。
  他们不但把所有的现金都取走了,还取走了阮丹宁的证件。阮丹宁仔细一看,这帮人里有男有女,这里是边防,难道是偷渡客?抢她的证件,要做什么?
  这里是杭安之的地盘,要是出了什么事,那不就是杭安之的责任?

  阮丹宁心里一阵焦虑,面上不动声色,照着那些人说的,也同样蹲在了地上。可是,她并不就此死心,她不能把他们怎么样,但是至少要记住他们的样子。
  “看什么看?”
  “老大这丫头,盯着我们看,不会出问题吧?”
  他们的话越发证实了阮丹宁刚才所想,她越发用心的记起他们的长相、特征。
  “老大,这丫头有问题!”
  这么一来,阮丹宁引起了那些人的注意,顿时,他们凶相毕露,一转头,给了阮丹宁一巴掌。阮丹宁皱着眉,暗自记住了他们的长相。这些人,会给安之带来麻烦,她要记得清清楚楚的,见到安之要告诉他!
  “臭娘们!看什么看?找死!”
  阮丹宁被打落在地,脑门磕到了石头上,当即就晕了过去。
  “呃……她不会死了吧?”
  “管她呢!她找死!”

  “别啰嗦了,赶紧拿了值钱的东西赶紧走!”
  “哎,是……”
  那些人把车子洗劫一空,便仓皇逃脱了。老板和另外那几个探亲的女人,早就吓傻了,哪儿经过这样的事情?纷纷看向昏过去的阮丹宁,议论着。
  “她不会真的死了吧?”

  “哎呀,这可不关我们的事啊!”
  “以免惹祸上身,我们还是快走吧!”
  好几个人,竟然没有一个走过去看看阮丹宁的情况,就这么把她丢在了荒凉的地上,老板甚至连车子也不要了,几个人沿原路跑走,比那几个偷渡客跑的还快。
  周遭立时陷入一片寂静,阮丹宁趴在地上、不省人事。
  天幕慢慢低垂,夜色浓重如墨。
  阮丹宁扶着脑袋,醒了过来。
  “嘶!”

  她发出轻哼,脑子里疼的厉害,眼前的视线也过了好一会儿才变得清晰。看了看周围,才知道她还是在原来的地方,可是只剩下她自己了。
  她撑着胳膊站起来,步履有些不稳。
  阮丹宁举目望着四周,脸上露出茫然无措的神色,现在可怎么办?钱包、行李,全部都被抢了,又一个人身处在这种荒郊野外,无论是往回走,还是往前走,她都没有办法。
  但肯定的是,站在这里情况只能更糟。
  阮丹宁抬手扶住脑袋,这才发现,额头被磕破了,掌心沾了血迹。心头一痛,下了决心,她要往前走,都走到了这一步,见不到安之,怎么能甘心?
  牛仔裤口袋里,还有手机。
  阮丹宁掏出手机来照明,朝着前方,只凭着一股感觉不断走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