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78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知道原因?”
  “唉——”叶韵深深叹息,软弱无力地换了个姿势,道,“应该是那封密电惹的祸。”
  “密电,呃,头一回听你说。”鱼小婷已猜到八成。
  “其实跟情报一点关系都没有,纯粹是多年前的约定……”叶韵娓娓道来一段往事:
  从英国回来后,一方面诸云林出于种种原因不肯安心工作,跑东跑西,两人性格差异愈发明显;另一方面他妈妈非常强势,动辄指手划脚,管这管那,叶韵厌烦之极。

  眼看分歧不可弥和,诸云林伤感地与叶韵约法三章,其中有一条便是加密邮件之约。
  内容很简单,即双方面临最困难处境时可向对方预留的邮箱发加密邮件,若对方只回一封信说明无力相助,回两封说明可以收留,加密邮件本身并无特殊意义。
  “我只回了一封,就是婉言相拒的意思,他一看就明白,不必多说。”叶韵道。
  鱼小婷明白其中利害,叹道:“要是警方追查密码含义,可真是浑身长嘴都说不清了,你呀当初有欠考虑。”

  “因为诸云林特工身份已成定案,我跟他以加密邮件来往,扣上同伙帽子名正言顺,我……把自己赔进去了。”
  在屋里踱了两圈,鱼小婷突然停住,凝视叶韵道:“加密邮件还有投石问路的意思,你身处鄞峡尚且不能提供保护,说明双江很不安全!所以,我拉你去银山,你一口答应,因为你很肯定诸云林不可能出现,对不对?”
  “小婷姐误会了,”叶韵虚弱地摇摇头,“分手之际哪里想太多,无非是个承诺而已,之所以约法三章主要考虑他的特殊身份,其实直到现在我都不清楚他为何必须回潇南,他父母的家恐怕早被有关部门挖地三尺,并没搜出有价值的东西。”
  鱼小婷久久不语。
  两个多小时后周小容拎着药品袋进来,鱼小婷手法娴熟地给叶韵内服外敷,还加了点安眠药,不多时叶韵沉沉睡去。
  “还需要我做什么?”周小容问。
  鱼小婷手指搭在叶韵脉搏上几秒钟,起身拉着周小容来到主卧,反锁好门,表情严肃地说:
  “有件事,你必须马上就做!”
  被她的表情吓住了,周小容呆了半晌问:“关于方晟?还是叶韵?”
  与多年前江业新城一样,鄞峡从郊区到市中心宛如巨大的工地,处处看到塔吊,处处听到搅拌机和打桩机的噪音,市区不时有洒车稍微好点,郊区从早到晚都尘土飞扬,下雨后路面泥泞不堪。
  城市快速通道工程全线开工、鄞坪山旅游开发两大项目同时推进、联合办学引发新一轮商业投资,以及方晟主导的城市亮化、小区文明评级工程,每天少说有五百辆各类工程车在市内穿梭往来,超过一万名农民工在大小工地上挥汗如雨。
  朝明市结对帮扶的十一个援建项目全部落地,提供七千多个就业岗位;由于看好鄞峡发展前景,出于资本逐利性,舟顿、绵兰两地投资者大举涌入,给原本火爆的第三产业添了把旺柴。
  农副产品收购大战,那把势在必得的火没放成学赔了两条人命,一人在逃,使窦康等人深受打击,意识到若继续升级对抗可能演变成一场灾难,遂下令保持克制另想对策。
  超过往年收成,收购价提高三分之一,鄞峡农户今年遇上真正意义的丰年,个个赚得红光满面,很大程度推动消费市场繁荣:盖房修房、讨媳妇儿、买车、扩大种植面积等等,山里山外欢天喜地。
  各项经济指标以令人目不暇接的速度接连攀升新台阶,市常委班子随着房朝阳的到来使得吴方两位主政者如虎添翼,小步快走对区县两级领导干部进行多轮调整后,政令明显畅通,过去阳奉阴违、背后小动作不断的现象大幅下降,鄞峡呈现出欣欣向荣的勃勃生机。

  冲突迟早会发生,但鄞峡突然其来的发展势头使得决战提前打响!
  俗话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用在鄞峡房地产市场一点没错。
  从鄞峡划出来单独建市后,其房地产市场一直没雄起过,与经济指标、高考升学率等一样始终“稳居”双江倒数第一,成为房地产价格低谷区。
  至于原因,还要解释吗?
  房地产价格三要素:区域经济、升值预期和学区资源,鄞峡都不具备,投资者看不到希望,除了极少数刚需,房地产市场如死水一潭。
  如今情况发生颠覆性变化。

  上月底鄞峡各项经济指标飙升百分之四十,连续两个月增幅超百分之三十,经济前景和发展潜力喜人;
  潇南一中、潇南理工附中相继落户鄞峡,名校光环引发家长们热捧,三中、七中附近房租两天内涨了双倍以上,出现一室难求的罕见现象;
  交通方面,城市快速通道全线开工,预计年底通车;横跨两县一区的三座大桥破土动工进入倒计时;徐靖遥砸数千万打造绵兰、鄞峡、舟顿三地包邮圈成为商界热点,大大小小销售商踊跃参与。
  房地产升值要素都凑齐了,焉有不涨之理?
  双江境内几个名声显赫的炒房团已大举进军鄞峡,喊出“炒底”口号;本地市民也嗅到房价即将飞涨的气息,纷纷出手寻找适合投资地段。
  然而,鄞峡市区一手房库存只有不到2000套!
  这些年来栽在鄞峡的房产开发商不计其数,包括郜更跃,注资和南泽厂合伙开发的楼盘开盘当天只卖出两套,价格一降再降,推出若干优惠包和礼品也无济于事。
  绝大多数开发商以“挥泪甩卖”收场,唯有郜更跃坚持下来。一方面国腾油化不差钱,不用担心资金链问题;另一方面他赌鄞峡房地产价格已低到不能再跌,必将有大幅度反弹。
  “金九银十”,两个月内一手房价格上涨三分之一,与经济增速持平,市场觉得很合理,接下来还会有几波升势,无它,市区均价4500元/平米的房价别说在双江,就是内地经济欠发达城市也很难找到第二家。
  股改后的南泽厂急欲获得资金用于扩大再生产,商量要不要先卖两幢房,郜更跃坚决不肯。
  郜更跃觉得目前应该紧紧捂住库存,投入重金大搞房产开发!
  余厂长为难地说:“郜总,南泽厂今非昔比,花钱都得董事会同意。把生产资金用到房产开发是违反产业政策的,何况目前我们手头也比较紧……”

  “娘希匹!”
  郜更跃心里暗骂道。之所以非拉南泽厂一块做,主要看中亏损企业从事三产享受优惠税收政策,否则早把姓余一脚踹开了!
  “既然这样也不勉强,”郜更跃温和地说,“干脆把南泽厂拥有的股份打包转让给国腾油化吧,你拿到资金,我做大房地产,如何?”
  “唔……我向董事会报告一下,回头给您答复。”股改后余厂长象换了个人,低眉顺眼,象个受气的小媳妇。
  放下电话,郜更跃又骂了几遍“娘希匹”,焦躁不安地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
  省国资委不反对国企从事三产开发,但设置了投资额比例红线,超比例则视为违规。
  日期:2018-11-27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