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错误的缠绵》
第611节

作者: Sall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惜这一下,众人不怕了,嬉笑声越来越大,“少将,阮总很不错啊!不娇气、很爽快,就顺了大家的心愿,在一起吧?哈哈……”
  “吵死了!谁再继续吵,马上大操场负重跑二十圈!”
  阮丹宁听到这些声音,原本弯着的嘴角垂了下去,如果,她是健健康康的,也许这些,都是可以属于她的。这么好的安之,这么美好的世界!
  阮丹宁洗完澡出来,外面已经安静了,杭安之在阶梯上坐着,手里夹着烟,脚边也已经有了好几个烟头。
  “别抽了,你不能少抽点吗?”阮丹宁疾步走过去,伸手摘掉他手里的烟。
  杭安之怔忪,随即笑了,“不抽也不是不行,不过……这个和你好像没有关系吧?我说了,你有办法让我什么都听你的,只不过,你不愿意,所以现在,你还真管不了我那么多了。”
  “……”阮丹宁语塞,尴尬的动着唇瓣。
  杭安之夺过烟,往嘴里一塞,随意的叼着,朝阮丹宁一偏头,“还不走?”
  阮丹宁慢吞吞的跟在他身后,看着他宽阔的脊背,闻着他身上飘来的淡淡的烟味,心情沉重。
  杭安之带着阮丹宁回了他的房间,一抬下颌说到,“这段时间,你就睡这儿吧!”
  “……”阮丹宁疑惑的抬头看向他,“可是,那你睡哪儿啊?”

  杭安之眯起眼,靠近阮丹宁,戏谑的笑道,“担心我没地方睡?那不如……”他一边说一边将阮丹宁压向床边,阮丹宁躲闪不及,‘咚’的一声跌坐在床上。
  “不如,我们一起睡?”杭安之戏谑不停,在她耳畔轻轻吐气。
  阮丹宁惊愕,他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
  “嘁!”杭安之迅速放开了阮丹宁,眸光瞬间冰冷,“我说着玩的!看你吓成这样。放心,我杭安之不是只有生理需求的动物,我只碰自己的女人,你不是我的,所以……我永远不会碰你一下!”

  他抬起手朝阮丹宁比了个再见的手势,“我走了,你休息吧!明天一早,你要是听到哨声,那个不关你的事,你继续睡。”
  说完,再没做停留,拉开房门出去了。
  房门‘嘭’的一声关上,阮丹宁感觉好像撞在了自己心口上一样。
  一下子安静下来,阮丹宁摸摸床铺躺下来。

  此刻,她身上穿着他的衣服,很大,衬衣差不多可以给她当超短裙穿了。这床,是他睡过的地方,被子、枕头,都应该有他的味道。阮丹宁面上一热,抱紧了被子,头一偏,深深埋进枕头里,猛力的吸着气。
  “你说什么?”
  阮丹宁蓦地挣开了眼,这个味道……很浓烈的味道!她好像在哪里闻过?但是,她想不起来了!阮丹宁并不是对气息敏感的人,但这个味道,真的好像藏在记忆里某一处。
  会是什么味道?在哪里闻过?是安之身上的味道吗?以前也没有注意到过他身上有这种味道啊!倒是这里,他睡过的地方,气息如此浓烈。

  实在是想不起来了,阮丹宁裹着沾有杭安之气息的被子,香甜的睡去。这熟悉却想不起来的味道,对她而言似乎有安神的作用,让她一夜酣眠。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了多久。
  耳边,突然传来响亮的哨声。阮丹宁被惊醒,蓦地挣开了眼,仔细听了确实是哨声。
  对了,她想起来了,昨晚杭安之告诉过她的,说是早上会有哨声,那么已经是早上了吗?阮丹宁好奇,掀开被子下了床,走到窗户边,将窗户推开,探着脑袋往外开。
  从这个方向,刚好可以看到宿舍楼后面的大操场。
  现在只是六点,但是,士兵们已经在操场上集合了。听着整齐划一的哨声和口令声,在前排的带领下,开始了操练。阮丹宁没怎么费力,就看到了站在最前面的杭安之。
  隔得太远,她听不到杭安之在说什么。她只能看见他薄唇一开一合,他没说一句,众人都齐齐的应着。随后,他一个转身,跑在了队伍最前列。
  阮丹宁托着下颌趴在窗沿上,呆呆的看着杭安之,眼底布满了痴迷。
  她没有见过这样的安之,看来她还是不够了解他。安之有着这样多的不同的方方面面,并不只是总统府的义子、众人捧着的议员,亦或是成天和她斗嘴的‘毒舌男’。
  但无论是哪一方面的安之,越深入了解他,只会让她的欢喜多加深一分。
  关上窗户,阮丹宁重新扑回床上,摇头想把脑子里的杭安之晃走,可是,根本无济于事。阮丹宁轻笑,嘀咕着,“安之,你好像我脑子里的那个肿瘤一样,晃不掉。我喜欢你,想和你一起好好活下去,可是,我脑子里的肿瘤却会要了我的命!”
  一低头,脸颊埋进枕头里,泪水沁出来,吸进枕头里……
  杭安之推开门走进来,脚步放的很轻。他手上拿着早点,放在说上,回头去看阮丹宁。她趴着睡在床上,眼睛紧闭着,呼吸平稳,似乎还没醒。
  杭安之眼皮轻颤,缓步走了过去。他弯下腰,近乎贪婪的用视线描摹着她的五官轮廓。真是奇怪啊!这个丫头,究竟有什么地方这么好?让他走火入魔般喜欢着?舍弃她,如同舍弃了心头肉?
  抬起手,拨开她脸颊上散乱的发丝,杭安之低下头,想吻在她脸颊上,可是想了想,最终还是落在了她的唇上。蜻蜓点水的一下,并不深入,但足以让他欣喜。
  怕她醒过来,杭安之迅速起身往外走,拉开门的一瞬间,听到了阮丹宁的声音。
  “嗯……你来了?几点了?我该起来了吗?”阮丹宁的声音,带着懵懂的睡意。
  杭安之脊背僵了片刻,没有回头,沉声说到,“早点在桌子上,你收拾好了再过来,不着急,我先走了。”
  “嗯。”
  阮丹宁答应着,杭安之已经出了房门。她抬起手抚上唇瓣,刚才的吻,只是那么短暂的一瞬,可是……她知道,全都知道的。
  又是忙忙碌碌的一天,下午在一起议事的时候,阮丹宁接到了乐雪薇打来的电话,起身去接。
  “喂,雪薇啊!”
  杭安之看她一眼,虽然在做着事,耳朵里却注意听着她说什么。
  “嗯,好几天不能回去,对,给我送点衣服过来,要是方便,再给我送点吃的吧!我的嘴巴,都被长夏的厨师给养叼了,想吃好吃的。”
  阮丹宁和乐雪薇说话,毫不在意的撒娇,想要什么就直接说。
  “嗯,是……那你快点啊!我等着呢!”
  挂上电话,阮丹宁走过来,继续投入工作。杭安之眉目轻耸,面上不动声色。
  晚餐时间,杭安之接了个电话,去门口接了趟东西。东西是总统府的人送来的,用精美的食盒装着,光看着这包装,也不难猜测里面的东西有多美味。

  “行了,你回去吧!”
  杭安之挥手屏退了下人,拎着食盒往里走,嘴角、眼底都带着一抹宠溺。丹丹下午说的话,他都听见了,她想吃好吃的,他就立即让总统府准备了送过来了。
  不过,不知道丹丹去了哪儿?去了食堂吗?
  杭安之迈着步子往食堂走,路上遇到阮丹宁的下属,问了句,“看见阮总了吗?”

  “是,少将!刚才看见阮总往后门那边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