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闹鬼,爷爷让我认一个道士墓做师父》
第77节

作者: 挑粪的太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11-24 08:30:45
  赊刀老头说过,一旦斩了老龙龙首,三龙聚首的风水宝地就会变成苍龙无首的风水绝地,怕是到时候不止这些蛇鼠虫蚁,怕是连山下的人都要搬家。
  而我为那灰狼赢来七窍玲珑心也不过是昨晚的事情,这才一天时间,它就能变成人了么?
  黄蕴秋听罢摇摇头道,“昨天到今天还没有打雷,说明它还没有变成人。”

  我问道,“上次打雷的时候你不是封它为人了吗,怎么还需要打雷?”
  黄蕴秋说道,“人修道有七劫,分别是退病劫、情欲劫、妄心劫、魔境劫、真空劫、换骨劫、苦海劫、天刑雷劫,道教古典记载人在理论上可以长生,所以道教的最高目的也是长生,古典中记载渡过天刑雷劫就可以长生了,不过这些都是理论而已,事实真假又有谁知道。对于其他的物种,这要求就要苛刻得多,他们有两个阶段,先是变成人,然后开始走人的路,变成人的过程叫做‘化形’,要先渡过‘化形劫’,而向人讨封只是获得化成人的资格。”

  黄蕴秋说起化形,我倒是想起在村子亲眼见过的另外一件事情。
  那年我五岁,山里本来雨水就多,那年大雨却下个不停,电闪雷鸣接连几天。村子旁边的小河沟发起了大水,村里人怕河沟里的水进村,就招呼人一起去修河提,修河提时却发现大水哗哗的河里竟然有一块石头逆流而上,村里人觉得奇怪,就跟着那石头一路走,引得我们都去围观。
  日期:2018-11-24 10:01:00
  石头向来只有顺流而下,从没有逆流而上的,村里人想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弄了一网费了好大的力才把那石头给兜起来,兜起来一看,这逆流而上的却是一块不知从哪儿冲来的石碑,逆流而上的也不是石碑本身,而是石碑下面的一只王八。
  当时村里一老人就说这王八被石碑压着了,看着可怜,就把那王八带回了家。
  结果当天晚上老人就做了一梦,梦见那王八变成了一个人,走到老人跟前告诉他,说它本身是一只修炼了几百年的王八精,这几日就要化形了,天雷阵阵正是在找它,它驮的那石碑是别处一大善人的碑,雷再怎么劈也劈不到大善人的碑上,它就是靠着那石碑才躲过了这几天,却不料被人把它捞了起来,它已经出了水,逃不掉这一劫了,念在老人好心,要给老人一个大福缘,梦中告诉老人再过两天,子时把家里房梁换掉,然后再让老人在他家旁边的那颗梧桐树下刨出一个树洞,把它放进去,说是梧桐树上原本住着的是凤凰,想借此来躲过这一劫。

  老人醒来过后就去旁边梧桐树下刨了一个树洞,把那王八放了进去,那王八放进去还真的就一动不动了。不过才到当天下午,一道雷就劈在了那梧桐树上,躲在树里面的王八被劈了个急死,没多久时间雷就停了。
  老人觉得梦见的是真的,过了两天就招呼村里人帮他在子时换了房梁,之后那一两年时间,老人的后人在外面真的就挣了大钱,陡然而富,老人也就把王八托梦这件事情跟村里人说了。
  日期:2018-11-24 11:31:15
  当时我和爷爷都在场,爷爷听了老人的话,只说了句,“房梁换早了,过早消耗了福气,富不了几年。”
  人都爱听好话,村里人都巴结老人的时候,爷爷因为这话,差点被那老人收拾一顿,不过村里人也只当爷爷是妒忌而已,并没放在心上。
  结果真被爷爷说中了,到了第四个年头的时候,老人的后人有了钱,回家拆了老房子,取了那房梁,新修了栋两层的火砖房,房子修好热闹了一阵,结果就在那一年,他后人在外面做生意失败,欠了一屁股债跑回村子里躲着再也不敢外出,又安安心心地当起了庄稼人。

  因为爷爷说中了,才有人来问爷爷是怎么回事,爷爷说,穷惯了的人突然有了钱就不知道该咋造,肯定会翻修房子,翻修房子肯定就要取了那房梁,房梁上的福气也就没了,当然会变穷。
  我把这事儿讲给黄蕴秋和陈莹莹听了,陈莹莹当即表示,“我也知道这件事情,我当时还去看了呢。”
  黄蕴秋笑了笑说,“川渝一带本来就是正一道传教的起源地,当初很多正一道的弟子都在川渝留下了后代,没准儿你们就是当初正一道的后代呢。现在很多的风俗习惯都能看到正一道的影子,道教的很多记载,在川渝也都能到实例验证,该信的时候还是得信。”
  黄蕴秋一句无心的话,倒让我想起柳承之前说过的,说在爹的眼里我们是牛,而道教三清祖师中的道德天尊坐着的就是一头青牛,说明我们家很可能跟道教有关连。
  日期:2018-11-24 13:01:45
  如今再一次提起来,不由得把这事儿放在了心上,想着回家去了一定要查查家里的族谱,看看孙家祖上是什么人。
  我们说话这段时间,太阳也已经日落西山,而太阳刚刚下山,天上就乌云密布,一副雷雨降至的样子,见天要打雷下雨了,我们才起身把板凳搬回了大堂里坐着。
  不多大会儿,外面就下起了大雨,伴随着的还有阵阵闪电,颇为摄人。
  黄蕴秋瞧了几眼说道,“那灰狼要化形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
  我道,“放心好了,那赊刀老头不会让它死的。”

  柳承和赊刀老头迟迟未归,我们也在大堂里一直看着,这雨越下越大,闪电就在这附近几座山上徘徊,我很想出去看看那灰狼到底是怎么变成人的,不过黄蕴秋不允许,说雷电不长眼,到时候万一劈到我。
  只能打消这念头,一直到晚上快十点的时候,只听得‘库擦’一声,一道闪电落在了道观旁边不远处,惊得我们一抖,道观屋檐的铃铛也被震得铛铛响了起来,我们正觉得吵闹时,黄蕴秋突然站起身来,直勾勾盯着道观山门。
  没多大会儿,见一个披头散发浑身被淋透人趔趔趄趄走到了道观山门口站着,到了山门踉跄几步,差点摔倒,忙伸手扶着山门才勉强站稳。
  这个人看起来有个三十多岁了,以前没见过他,是个生面孔,他打着赤脚,身上却披着的是柳承的道袍。
  日期:2018-11-24 14:32:00

  我们疑惑这人是谁的时候,他又一步三晃朝着道观里面走进来,他一靠近,道观铃铛又叮铃咣当响了起来,大堂里神像身上似乎传出一声低沉声,像是在警告这人不要靠近。
  黄蕴秋也瞧见了他身上穿着的是柳承的道袍,回身对着无头神像鞠了个躬,“他是我们的朋友。”
  这无头神像身上传出的低沉声这才停下,我和陈莹莹怔怔看着,那人像是才刚学会走路,走起路来跟婴儿一样,看起来脆弱不堪,就属于那种放屁还要扶墙的人。
  “这人腿脚有问题吗?”陈莹莹好奇问黄蕴秋。
  黄蕴秋摇摇头道,“他就是那灰狼。”
  而这时,这人已经走到了大堂门口,淋着雨对着黄蕴秋做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然后张嘴想要说话,却发出呜呜声,脸上全是焦急神色,好久后才断断续续憋出了一个字,“刀。”并伸手指了下挂在大堂的那断头刀。
  黄蕴秋立马明白过来,他这是要取刀去斩老龙了,忙过去取下那把断头刀,托着刀走到了他的面前,伸手要递给他刀,问了句,“外面那么大雷电,你要不进道观等会儿?”
  他依旧满脸痴笑看着黄蕴秋,然后指了下身上衣服,花了将近一分钟憋出一句话了,“柳,道袍,不怕…”
  他想说的是柳承给了他道袍,所以他不怕,黄蕴秋嗯了声,将这刀递给了他,他接过刀,再痴痴看着黄蕴秋说道,“你,我,救命,谢谢。”
  黄蕴秋愣了下,没太懂,我在大堂里说,“他在说,谢谢你救了他的命。”
  他多半是刚变成人,不太适应怎么用两只脚走路,也没适应怎么说人话,所以看起来才这么别扭。
  71
  日期:2018-11-25 09:15:45
  黄蕴秋当过山神,见过那么多光怪陆离的事情,对此也见怪不怪,但我和陈莹莹第一次瞧见不是由人爹妈生出来的人,好奇无比,直勾勾盯着他。
  他看着黄蕴秋时满脸挂笑,但是忽地瞥了我和陈莹莹一眼,却让我和陈莹莹心头一惊,他那眼神足够可怕了,即便变成了人,他的眼神也还是狼的眼神,让人心惊,不过立马换上了难看的笑容,一手提刀,一手指着自己心口位置,对我说了句,“谢谢。”
  说完他就提着刀转身踉踉跄跄地走了,这个时候提刀去,肯定是斩首去的,他身上有柳承的道袍,柳承肯定也在,容不得我们插手,便在道观安安静静地等着。
  这电闪雷鸣一直到下半夜都没停,想着是那灰狼穿上了道袍,这雷电怎么也劈不着他,在跟着他死缠烂打,到凌晨两点多钟,雷雨才终于小了点,而也是在这时候,山门传来声音,放眼看去,却见是那些没来得及离开的蛇鼠虫蚁开始围聚在了道观山门外。

  这些东西平日见了避之不及,现在成群结队围在山门口,看得让人头皮发麻,问黄蕴秋,“它们跑到山门做什么?”
  黄蕴秋皱了下眉道,“即便是风水变了,它们也不至于跑到道观来躲避,应该是有什么更恐怖的东西吓到他们了。”
  这山里最恐怖的无非就是那陈玉阳,心说难不成是陈玉阳跑到道观来捣乱了?正疑惑时,却听得山林里传来阵阵铁索之声,门口那些围聚的蛇鼠虫蚁还没来得及进道观,就被吓得一哄而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