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613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雯雅无奈的摇了摇头说:“此一时彼一时,地是集体的,可房子是人家的,人家说的也有道理,你嫌贵可以不拆嘛。”
  李沧海无奈的叹了口气,挥了挥手示意张雯雅出去,坐在椅子上发起了呆。
  平心而论,李沧海自认为是一个喜欢公事公办的人,不管是老陈的公司还是车城的拆迁,他更希望是大家友好协商,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该多少就是多少,只是这样的思维方式并不是每个人都具备,况且在利益面前,公事公办就是个笑话。
  “老陈的公司,迟早都要收入囊中的。”
  李沧海看着窗外发呆,漫无目的的转动着手里的钢笔,思路也在化妆品公司和产业园项目之间胡乱切换着,仿佛没有头绪,又仿佛看到一丝希望。
  也就几天的功夫,卢老四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风声,从中看到了商机,主动给李沧海打来了电话,张罗着一起坐一坐。
  李沧海很是疑惑,却还是满口答应了,在心底默默的揣摩着,该如何把握和卢老四的距离。
  到了晚上,李沧海按图索骥,来到约好的丽人酒吧。

  卢老四见李沧海单刀赴会,笑着抱住他的肩膀说:“行啊兄弟,我早就看出你不是凡人啊,”说完便朝周围站着的几个小弟挥了挥手:“叫海哥,以后他说话就等于我说话,听明白没?”
  李沧海笑着坐下,接过卢老四递过的啤酒,先喝了一口,这才笑着问:“四哥,生意不错啊。”
  卢老四笑着摆了摆手:“小买卖,哪像你,干的都是大生意。”
  李沧海也笑了笑,没再说话,默默的等着卢老四切入主题。

  果然,卢老四不是个兜圈子的人,他把手中的啤酒放到茶几上,又往李沧海身边凑了凑,笑着说:“我听说你手里有不少项目,拆迁遇到点小麻烦,这方面,我们比你专业,不如把这个工程包给我们,这样一来,你省心,我们兄弟们也跟着弄几个酒钱,咋样?”
  听卢老四要承包拆迁的工程,李沧海有些迟疑,却还是点了点头说:“好,既然四哥开口了,不过这价格嘛……”
  “价格好商量,”卢老四抢过话头说道:“要不这样,你们定好价儿,我来个大包干儿,剩多剩少都算我的,咋样?”
  李沧海盯着卢老四看了看,心说这小子倒是挺贪心的,不过这样一来倒也省心,让他去对付那帮拆迁户,自己可以腾出手来专心搞开发,想到这儿,李沧海伸出手说:“成交,明天你到我公司去签合同。”
  “好!”卢老四显然没想到李沧海如此痛快,又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拿过啤酒举着说:“就这么定了,走一个,”说完也不等李沧海,自顾自的先吹了一瓶啤酒。
  李沧海也不含糊,也喝了一瓶啤酒,这才放下瓶子说:“既然事儿说完了,那我就先回去了,”说完便起身要走,哪知却被卢老四一把拉住了胳膊。
  卢老四很是热情,对门口的小弟喊道:“愣着干什么,给我兄弟叫两个姑娘进来。”
  李沧海听卢老四要给自己叫小姐,连忙说:“别别,四哥,今天真不行。”
  卢老四笑着问:“咋了,你还跟娘们儿似的?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
  李沧海哈哈一笑说:“不是,这几天玩儿的有点狠,看到女人就想吐。”
  卢老四也哈哈一笑,笑完了又凑到李沧海耳边问道:“你的意思是让哥给你找个爷们儿呗?”
  李沧海笑着说:“你可拉倒吧,四哥,我可没那个兴致。”说完便整了整衣服,准备起身告辞,可还没等说再见,便见包厢的门被推开,两个小伙子压着一个人走了进来,只是那人双搜被绑在身后,头上被蒙了衣服,看不清容貌。

  “哥,把这小子给你弄回来了。”
  卢老四抬手把那人头上的衣服扯掉,李沧海这才看清那人年岁不大,看上去有些面熟。
  “四哥。”
  李沧海听那人开口说话,马上认出他正是当初在高速口找事儿的鹏子。
  卢老四抬脚把鹏子踹翻在地,气呼呼的骂道:“我去你/妈的,你有脸叫我四哥?”
  李沧海不明就里,有心要走,又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仿佛又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终究还是鬼使神差的坐在旁边,冷眼看着。
  旁边的人又把鹏子搀扶起来,让他跪在卢老四面前。
  “你跑啊?你怎么不跑了?”
  卢老四抬手又是一巴掌,鹏子再跪回来时,嘴角已经渗出血来。

  李沧海终究还是心软,见鹏子如此窘迫,昔日的不忿早就当然无存,只剩下本能的同情了。
  “四哥。”李沧海见卢老四又要抬手打鹏子,总是不忍直视,有心告辞,便笑着说:“既然您这有事儿,要不,我现在撤了?”
  卢老四以为李沧海是怕自己见外,连忙说:“没事儿,兄弟你坐着,哥哥这儿没什么要瞒你的。”
  这样一来,李沧海反倒不好意思走了。
  卢老四恶狠狠的看着鹏子,坏笑着说:“鹏子,道上的规矩你该懂吧?”
  鹏子冷着脸点了点头,眼神也黯淡了许多。
  “要我说,哪犯的错,咱就从哪儿了,你睡了我的马子,我把你睡马子的玩意儿留下,咱俩两清了咋样?”
  鹏子眼神里闪出一丝恐惧。
  “四哥……”

  李沧海皱了皱眉,平行而论,他并不关心卢老四的家务事,更不想掺和进黑道的恩怨情仇,可今天这事偏偏被他遇到了,此时此刻,不管他是冷眼旁观还是甩手离开,他都过不了自己的良心关,如果鹏子有个三长两短,他总归要背负见死不救的心理压力。
  看着卢老四从怀里掏出匕首,李沧海有些后悔留下来了。
  众人听卢老四说完,便哄然而笑,唯有鹏子,脑门上已经渗出了汗滴。
  “把他裤子扒了。”
  卢老四冷着脸吩咐众人,丝毫不在意身旁还坐了一个外人。
  李沧海见卢老四要动真格的,终于坐不住了,他干咳了一声,故作轻松的笑道:“四哥,既然你不拿我当外人儿,能不能听兄弟说句话?说的对不对的,您担待,好不好?”

  卢老四把手里的匕首当啷一声扔到茶几上,往后一靠说道:“你说吧,啥事?”
  李沧海看了看鹏子,笑着说:“刚才我就听了几句,具体事我可能不太清楚,不过大概意思也差不多,想必这兄弟为了女人犯了点错误,不过古人说得好,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四哥是干大事儿的人,何必为了一个女人伤了兄弟的情谊呢?”
  卢老四扭头看了看李沧海,这才意识到他竟然为了鹏子求情,不由得心生疑惑,冷着脸问道:“兄弟,你认识他?”
  李沧海哈哈一笑,也轻松下来,看着鹏子说:“要说认识,还真是有过一面之缘,这位兄弟那次给我还制造了点小麻烦呢,要不是四哥,说不定还得闹大了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