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65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到这里,徐璃一瞥站在旁边笑语盈盈的范晓灵,突然跳出个念头:于道明有没有替她考虑退路?以田泽的风格,怎会放过如此性感如此美貌的窈窕少丨妇丨?
  再一想,大概于道明觉得范晓灵已为人夫,不是方晟的女人,骚扰与否应该由韩青解决吧。
  问题是,倘若韩青是组织部常务副部长,田泽尚且忌惮三分;如果下基层可就受省正府统辖了!
  越想越想,徐璃索性抛开杂念,认真在范晓灵送来的发票上逐个签字。
  她不知道的是,此时范晓灵看似轻松,内心却焦急而彷徨。
  关于田泽的传闻,韩青已在第一时间打听到了。机关事务管理局归常务副省长分管,范晓灵势必会饱受其欺侮!
  问题是,韩青已知道自己将在下一轮厅级领导干部调整中离开组织部!

  讨论严华杰那批干部调整方案期间,肖挺亲自跟韩青谈过,说久在组织部也该换换工作环境,拓宽视野,顺便解决正厅问题。韩青听了十分意外,半晌没反应过来,支吾良久说请肖挺让我考虑考虑,说真的,完全没有过下基层的念头。
  肖挺见他态度诚恳,也不勉强,说树挪死,人挪活,到基层接触实际事务有利于你的成长,好好考虑吧。
  韩青迅速与父亲联系——其父亲是燕常委的老部下,都觉得既然省委书记开了口,不想走也得走,接下来重点是寻个好去处好位置,最好别卷入地方权力斗争的漩涡。
  没想到在这个关键节点,冒出田泽!
  韩青急得不知如何是好,范晓灵见状更没了主意。按说请于道明出面是最佳选择,当初他把自己弄到机关事务管理局,但这块工作主要由徐璃负责,范晓灵很少有机会接触到于道明,自忖没到那种有话直说、坦诚请领导帮忙解决困难的程度。
  另一方面,范晓灵估计于道明肯定帮徐璃脱离苦海,能否同时解决两个女下属的问题,实在是大问题。
  权衡再三,范晓灵拨打方晟的手机,他正在鄞坪山施工现场视察进度,信号很差,等下山才回了过去。
  “我遇上大麻烦了。”她开门见山道。
  方晟已知于道明替徐璃调换工作的事,却不清楚韩青即将下基层,沉吟片刻道:“田泽吗?即便常务副省长,对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总有些顾忌吧?”
  “老韩自身难保!”

  养好伤,叶韵悄然回到鄞峡。
  金秋时节,农副产品火爆上市,占据鄞峡农产品收入近七成的山区特色经济作物纷纷开秤:木耳、山笋、芝麻、山核桃、草菇、何首乌等等,种类多达四五十种。
  近年来养生保健理念深入人心,绿色环保和无污染山区经济作物市场迅速扩张,去年鄞峡农副产品销售额攀升至前所未有的60亿,成为地方产业支柱之一。
  如此庞大的市场,按理从种植到销售以及加工每个环节都能赚得钵满盆溢,可实际情况并非如此。
  一方面农副产品收购被市农贸公司和市副食品公司牢牢垄断,两家公司采取井水不犯河水的做法,市农贸公司的主要地盘是市区即鄞川区和鄞坪县;市副食品公司则负责开发区和鄞洲县的收购,开秤价事先约定,不管来头有多大,货物有多少,一分钱商量余地都没有!
  另一方面收购贩子的存在形成农户与收购公司的有效隔离,他们走街串巷搞收购,大幅减轻收购站工作量,不必配备大量人力应付门市业务,节省了经营成本。
  叶韵主导的韵鄞商贸公司挂牌营业后,主动接触市郊几个农庄和种植园,以更优惠的价格以及上门拿货、免费技术指导等条件,短短半个月收获三十多张合作意向书。
  黄金客户被挖掉,收购贩子焉能不恼火?在市农贸和市副食两大收购巨头怂恿下围攻韵鄞商贸公司,造成一定影响的**,后经相关部门介入调解,形势虽有缓和但并未形成真正的和解方案。
  收购大战在即,叶韵却神秘失踪半多个月,韵鄞商贸大门紧锁。收购巨头和收购贩子们以为她害怕了,一如既往坐下来喝了两杯茶,随便把价格敲定下来,准备大干一战。

  ——由于去年销售额上幅提高,刺激农户加大投入,今年产量起码增加15个点。两大收购巨头却把收购价压了5个点,一付不怕你不卖的架势。
  没想到开秤当天,韵鄞商贸在鄞峡的几个收购店同时开门,挂牌价比市面统一收购价高出三十个点!
  现在是信息社会,再穷再落后的家庭都有手机,时值收购敏感时期,韵鄞商贸的价格立即传遍整个鄞峡,农户们不假思索拒绝收购贩子软硬兼施,赶着大车小车直奔韵鄞收购站!
  更气人的是,已经卖给收购贩子的农户们要求悔约,要么赔偿差额,要么拖回货物。

  韵鄞收购站里三层外三层围着水泄不通,而市农贸和市副食收购网点门前连人影都看不见。
  里外相差三十多个点,哪个农户不想多辛辛苦苦伺弄的宝贝多卖三分之一价钱?
  物价、工商、税务、消费者协会等部门“第一时间”响应,组成联合执法队奔赴韵鄞各个收购站,打算以哄抬物价、扰乱市场等名义要求停业整顿。不料还未挤入人群就被市委办、市招商局工作人员拦住,严肃地指出韵鄞商贸让利于民,活跃市场的行为值得鼓励,哪个部门要查,必须征得方市长书面同意!
  收购贩子们没辙,纠集人手准备上门闹事,还没接近拥挤的人群就看到110警车、全副武装的丨警丨察在附近维持秩序。
  小司事先得到方晟吩咐,调集刑警队员为韵鄞商贸护航。
  软硬都行不通,收购贩子们聚集到市农贸和市副食公司,焦急万状询问怎么办。
  “怎么办?”
  此时本土派几员大将都坐到窦康办公室,同样在研究这个难题。
  “韵鄞商贸老总叶韵是方晟的女人,在顺坝玩过这一手,当时让对方折损了不少人,”窦康阴沉着脸说,“来硬的肯定不行,刑警大队长也是方晟从银山调过来的,24小时在收购站附近值守毫无疑问……”
  蒲英江道:“实在不行干脆陪着搞价格战,她上浮三十个点,我们上浮三十五个点,看谁撑到最后!”

  “千万不可!”向来沉稳深沉的慕达急得站起来,“你测算过上浮的后果没?三十个点人家是直接面对农户,我们跟农户之间还有收购贩子,起码确保他们十个点收益,加上去就是四十五个点,哪个承受得了?”
  “收购贩子尾大不掉,已成为我们的负担了。”蒲英江叹道。
  “人家客观上也拓展、延伸收购业务,减轻收购点人力成本嘛,”慕达不以为然,“眼下关键在于解决麻烦,不能把板子打到人家身上。”
  蒲英江两手一摊:“停业整顿不可能,价格战又不可行,还有辙吗?上百号人在公司讨说法呢!”
  按历来规矩,山区干部出身的蒲英江掌控市副食,仕途起点就是纪委干部的慕达掌控市农贸,资格最老的窦康则居中协调,坐收渔利,每年不管生意好坏稳拿一笔高昂的管理费。
  日期:2018-11-15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