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597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沧吗连忙说好,又问价钱。
  岳芷兰摇了摇头说:“沧海,咱们是合作伙伴,也算是朋友吧,钱的事儿先不说,你告诉我,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难处了?”
  李沧海看着岳芷兰,在心底盘算着如果告诉她自己的处境,这个女人会不会也如安若素那样落井下石,可话已说到这个份上,再要撒谎,就太不真诚了,想到这儿,他索性心一横,点了点头说:“确实有点难处,您可能不太清楚,我是在三安发的家,省城这边儿是后来发展起来的,现在三安那边的运作遇到一些问题,说严重点,可能是生死存亡的问题,不过您放心,省城这边的产业不会受到任何影响的。”

  岳芷兰听出李沧海有意安慰她,却并没有搭茬,反而又看了看那幅画说:“要是这么大的事儿,几十万的礼物,只怕是轻了点。”
  李沧海这才知道这么小小的一幅画竟然价值几十万,只是他此刻无暇关心它是否物有所值,又接着解释道:“不是,我拿这幅画不是解决公司的问题,就是想找人问一句准话。”
  岳芷兰扭头看了看李沧海,点了点头说:“几十万就买一句话,倒也算是大手笔了,”说完,她亲手将那幅画摘下来,拿到隔壁让那两个年轻人包好装进手提箱,又递给李沧海说:“你拿去吧,钱的事儿,以后再说。”
  李沧海感动的点了点头,又看着岳芷兰的眼睛,真诚的说:“兰姐,谢谢您。”
  岳芷兰笑着挥了挥手:“不用谢我,我是怕你倒了我那三千万就打了水漂了。”
  李沧海也笑了,连忙说:“不会不会。”

  二人从画廊出来,便分道扬镳,李沧海把车开到林翠英家楼下,偷偷的打电话给林硕,让他下楼陪自己进京,之所以选择开车而不是飞机,李沧海还是考虑安全问题,虽然事后看来他确实有些神经过敏了,可在当时的环境下,他确实做好了随时被抓的准备的。
  李沧海在酒店住了足有三天,终于在月底前等来了顾念之的回信,为了安全起见,李沧海特意选了一个不起眼的饭店,又选了一个靠里包间,这才毕恭毕敬的站到酒店门口等待顾念之的到来。
  足有半小时的时间,李沧海在首都的寒风里被冻的瑟瑟发抖,可为了给顾念之一个虔诚的印象,他还是故作轻松的站在门口,一直把他迎进包间里,这才笑着说:“哥,年底了,忙吧?”
  顾念之没答李沧海的茬,却反问了一句,你是为万芳的事儿来的吧?
  李沧海被顾念之先发制人问的一愣,下意识的回了句不是,以他的经验判断,如果承认了,顾念之很可能会提出免谈此事,到那时只怕就没有了回旋的余地,所以不管是否真诚,都暂时否认,免得顾念之主动封嘴,以便下面吃饭时再想办法周旋。
  果然,顾念之笑着指了指李沧海骂道:“你小子呀,口是心非。”
  李沧海嘿嘿一笑,也不再刻意解释,而是张罗着点菜,点完菜又开了一瓶酒分别倒上,这才说道:“我呀,就是进京办点事儿,一想这都年底了,也该过来看看老哥哥了,今天您就踏踏实实的喝酒,别的咱不谈,好不好?”
  顾念之笑着摇了摇头,对李沧海,他接触虽然不多,印象却真的不错,况且有万芳这层关系,他还是乐意选择信任这个年轻人的,此刻听他寒暄客气,也不想拆穿他,便默默的看着他白活。
  待六个菜上齐,李沧海摆了摆手让服务员退了出去,先敬了杯酒,这才起身打开随身带来的箱子,将那幅作品递了上去。

  顾念之一看那幅画便爱不释手了,他频频点头说:“这个人也算是小有名气了,他的作品现在可不是三五万就能买到的了,说到这儿,他又把那幅画放回箱子说,沧海,这东西太贵重了,我可不敢收啊。”
  李沧海哈哈一笑,并没有苦劝,而是坐下继续喝酒,待酒过三巡,这才笑着问道:“哥,你知道这幅画我花多少钱吗?”
  顾念之翻着白眼想了想,最后伸出四个手指比划了一下说:“我保守估计,至少这个数。”
  李沧海又是哈哈一笑,吃了口菜,这才放下筷子说:“不管你信不信,我实话跟你说,这幅画,我一分钱没花,”说到这儿,他故意顿了顿,见顾念之疑惑的看着自己,这才接着说:“这是我一个合作伙伴的珍藏,我去他办公室偶然看到的,他听说我要给我哥拜年,一分钱没要,割爱了。”

  姑顾念之将信将疑,再次起身拿起那幅画,实在是越看越喜爱,不由得有些动心,又不好意思再开口要,只好再次把画放下,继续喝酒。
  李沧海看出顾念之有心收下,便笑着说:“哥,问你个问题,我不托你办事,就单纯的送个礼物,这算行贿受贿不?”
  顾念之摇了摇头说:“那不算,行贿受贿在法理上是有构成要件的,没有利用职务便利,没有谋取利益,就没有定罪的前提条件,严格来说,不算受贿。”
  李沧海听不懂什么法理和构成要件,只听顾念之说不算便一拍桌子道:“就是嘛,我不托你办事,你也没为我谋取什么利益,咱哥们之间礼尚往来,你怕什么?”
  顾念之看了看李沧海,也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又不好意思开口说收下,只好笑了笑说:“再说吧,”说完便举起酒杯,主动敬李沧海一杯。
  李沧海见目的达到,也就不再多说,又东拉西扯的喝了几杯酒,这才开口问道:“哥,我不托你办事,我能不能问你个事?你方便说就说,不方便说就当我没问,行不行?”
  顾念之几杯酒下肚,已是微醺,听李沧海问起,便红着脸点了点头,笑着问:“你说吧,啥事?”
  李沧海皱着眉头说:“芳姐这一走也小半年儿了,您能不能告诉我句实话,她还能不能回三安?”

  顾念之听李沧海说完便是一笑,指了指李沧海说:“你小子,还说不是,咋样?我就知道你是为她来的。”
  李沧海感觉时机成熟,也没必要再藏着掖着了,便苦着脸扶着顾念之的胳膊说:“哥呀,不瞒你说,这几个月我过得……唉,我就想盼着芳姐赶紧回去,有她在,那帮孙子没人敢欺负我。”
  顾念之并不关心李沧海说的那帮孙子是谁,自顾自的喝了口酒,这才说:“你要打听万芳,应该去省委嘛,她也不是中管干部,我哪能知道她的去向?”
  李沧海听得一头雾水,皱着眉眉头问:“啥叫中管干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