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63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外还有个小小的调整,因为平调未引起外界关注,即肖翔被免去黄海县委书记,调到郜云市任市委秘书长。由于郜云常委班子满额,且肖翔从县长转县委书记才一年多,没能进入市委常委。
  这个调整让肖翔莫名其妙——县委书记可是实权在握,无论实惠程度还是工作舒心度远比市委秘书长好得多,若进市委常委也罢了,偏偏卡得上不上下不下,尴尬万分。
  肖翔向朱正阳诉苦,朱正阳也不清楚方晟搞什么名堂,只能安慰说从严华杰到房朝阳,从范晓灵到程庚明,说明方哥心里有盘大棋,每个棋子调动摆布都胸有成竹,到时自然水到渠成。
  但愿如此吧。肖翔闷闷不乐地说。
  后来程庚明和齐志建先后劝道市委秘书长到市委常委不就半步之遥吗,有阵子时机成熟肯定到位,也许,方哥首先要淡化你身上黄海干部的标签吧?
  有道理,有道理……经此提醒肖翔心情好转不少。
  姜姝工作调整是燕常委亲自给肖挺打电话的结果。
  来来回回近一年时间,姜姝被低概率事件的试管婴儿手术搞得心力交瘁,真如方晟所说出现轻微忧郁迹象,同时也严重影响日常工作。眼下号称反腐工作永远在第一线,纪委书记繁忙程度可想而知。因为涉及到官员政治生命甚至身家性命,来不得半点含糊,姜姝又非常精细认真,每桩案子都必须完整查看证据链和证词,两层压力使她时刻处于崩溃边缘。
  还有个不便言说的原因。
  方晟调到鄞峡后与姜姝的接触大幅降低,一方面路途遥远是客观事实,另一方面即使偶尔去省城,徐璃温馨的爱巢令他乐不思蜀,还有热情似火的樊红雨候着。

  是的,姜姝尤如失宠的妃子,不管什么时候都容易被遗忘。上回方晟从京都回潇南就是明显例子,宁可得罪姜姝和樊红雨也要安安静静和徐璃共度良宵。
  见侄女状态如此之差,燕常委深感忧虑,在燕慎反复劝说下权衡再三,拨通肖挺的手机。
  调整的结果是:姜姝调到省纪委任常务副书记,仍为副厅级;原常务副书记调到绵兰任市委副书记,肖挺给的承诺是等市委书记退二线后接班——这种承诺往往靠不住,肖挺都不清楚年底换届自己何去何从,先忽悠过眼下再说。
  还有一个默默的失意者。
  本来省正府这边还提名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范晓灵提副厅级,但正式上报前一刻于道明突然让徐璃将她从名单上撤掉。
  “为什么?”徐璃大惑不解,“组织部那边有韩青罩着,通过没问题的。”
  于道明沉吟片刻道:“正因为韩青在那边更要避嫌,要不然人家会说范晓灵冲着提拔副厅嫁给他,这是于私;于公,省正府一口气提四个副厅有点说不过去,让范晓灵缓缓吧,毕竟论资历排在后面……回头做下她的思想工作吧。”
  “好。”

  徐璃简洁地应道,内心却猜测范晓灵嫁给韩青之后,某种程度被排除在方晟最核心圈子之外,于道明审时度势宁可牺牲她也要确保房朝阳提名成功。
  政治就这么现实和残酷。
  把范晓灵叫到办公室说了一番道理,她反应很平静,似乎早预料这个结果。房朝阳空降鄞峡是扭转双方实力版图的关键之着,于道明撕破脸皮也要确保,在此前提下任何人都必须给方晟让路。
  “没事儿,我完全理解组织上的决定,今后会一如既往认真踏实工作,尽心尽力管好自己负责的一摊子事。”范晓灵道。

  徐璃点点头,妙目在对方脸上打了个转儿,道:“跟老韩……挺不错吧?他为人很好,有很深的艺术修养。”
  “是啊,经常拖着我看歌剧、音乐剧什么的,他每次都兴致勃勃,我却呵欠连天累得眼皮都睁不开。”
  “我也喜欢歌剧啊,有空一块儿看?”
  范晓灵似笑非笑:“让老韩陪你看吧,我宁可钻在被窝里看韩剧。”

  “只要你舍得,我无所谓呀。”
  宛如高手过招,两个回合就探到彼此底细:范晓灵暗示知道那晚方晟和徐璃一起看歌剧;徐璃暗示范晓灵自己知道她知道。
  女人之间交锋就这么奇妙。
  大概是巫石卫事件余波,失败者总得遭受某种惩罚,而胜利者总要从中获得些什么。
  第一波副省级人事调整拉开序幕,首当其冲便是陈皎,免去碧海省副省长职务,平调到朝明省任副省长。

  陈皎毕竟久在权力中枢,书生气重,缺乏基层工作经验,应对棘手问题不够圆滑,在碧海迟迟打不开局面。他自己着急,陈常委更着急,思来想去决定把儿子弄到朝阳,希望在爱妮娅的庇护和指点下有所提高。
  此外朝明省如爱妮娅所透露,因为省领导班子整体年龄偏大,中组部决定提前进行换届,此番有四位常委退二线,包括统战部长、政协主席、常务副省长和省委秘书长,经过激烈争夺厮杀,最终于家还是成功达到目的,替姜源冲争取到统战部长一职。
  姜源冲非常知足,打电话给方晟反复表示感谢,说冲在第一线干了几十年,的确有疲惫之感,弄个相对清闲的统战部长且享受常委待遇是最佳选择。况且爱妮娅是他的老部下,又有提携之恩,在朝明不会让他吃亏。
  方晟听了苦笑不已。

  好像每个人都心领神会把爱妮娅与自己绑定在一起,其实又没抓着真凭实据,纯属臆想。
  然而自己又不能不默认,因为活蹦乱跳的儿子在德国……
  相比之下正省部级的人事调整更为复杂,中组部提交了三次方案均因为最高层没达成共识而被驳回,以至于中组部长赌气说再驳回就不考虑调整了!
  反复磋商、博弈的结果是,出于补偿原则必须给京都本土派两个名额,然后在此轮反击中出力最多的京都传统家族势力至少五个名额,沿海派态度暧昧,内部分歧较大,落得两个名额,最惨的则是巫石卫事件始作佣者,主管中纪委的骆常委为首的保守派,仅有一个名额。
  虽然蛋糕已经切开,但还得继续拆分。
  获益最多的京都传统家族势力并非铁板一块,于、吴、宋、詹几家由于新生代竞争关系存有心结,白樊两家固然属于军方势力,这回却是最先发难并成功控制军报表态的功臣。

  怎么分配胜利果实也是一桩难事。
  连续十多天,京都大会小会不断,各路人马穿梭往来密议加商谈,筹码、人脉、利益全部捧上台面。平时电视里衣冠楚楚、正襟危坐的大人物们,利害关头与街头商贩并无区别,或争得面红耳赤,或拍桌子打板凳,或唾沫飞溅,和风细雨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大蛋糕如此难分,小蛋糕同样为难。
  输得灰头土脸的保守派只有一个名额,竞争者却有七八个,每个都有势在必得的理由,每个背后也都代表不同利益群体,弄得骆常委心烦意乱。
  沿海派更是错综复杂,为两个名额打得头破血流。
  原因在于,一号傅首长、二号桑首长、三号首长陈常委,从大概念讲都属于沿海派!

  日期:2018-11-14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