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61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谈话期间樊鼎龙等樊家子弟也“恰好”来医院探望,于老爷子与他们一一握手,笑称战争时期自己也扛过枪、打过仗,跟樊老爷子出生入死,也是火线结下的革命情谊。
  其乐融融的场面自然被全程录像,晚上便在新闻联播中重点播出,尤如添了一把火,烧得京都某些人坐立不安。
  原本周五召开由中纪委组织的正省部级领导反腐倡廉警示教育大会,周三上午突然通知延期,时间待定。
  原本巫石卫的秘书、巫办主任、其爱人和儿子等,都协助调查、双规等名义拘至中纪委的“点”,本周除了秘书外其他人陆续释放。
  原本中纪委向冀北省派了三个工作组打算深查彻挖巫石卫任省委书记期间罪行,受此影响悄悄撤掉两个组。
  京都主流媒体即便中纪委控制的报刊都降低巫石卫事件的渲染,或避而不谈,或轻描淡写,之前营造的轰轰烈烈大批特批的氛围化于无形。
  周四,燕常委代表正治局到医院看望宋老爷子,视为最高层缓和对立情绪,化解矛盾的举措。
  周五,宋寒枫亲自撰写的关于宋老爷子革命生涯的回忆文章在喉舌媒体《京都日报》头版刊发,从而宣告巫石卫事件引发的新方案之争再度流产。

  事实证明,经济问题放到政治层面根本无足挂齿。巫石卫立案调查后在各方关心和争取下,认定的涉案金额一再缩小,最终只有区区两百四十万元,且均非本人直接受贿,是冀北省直机关干部、工程老板通过其小舅子转手。因为案发前小舅子提前得到风声连夜出逃澳洲,贿款究竟有没有交给巫石卫,交了多少无从查证。
  作为京都本土派代表、开国元勋侄子,巫石卫自我要求非常严格,不仅工作生活中廉洁奉公,不贪不奢,还要求亲属和部下两袖清风,他是正治局里少有的子女既不从政又不做生意的委员——儿子在红十字会负责医疗技术,女儿在慈善总会担任法律顾问。
  关于巫石卫的冷笑话是,他调任人大副委员长后几年里换了三任秘书,原因都是受不了他近于严苛的规定主动要求调离。
  因此受贿两百多万对巫石卫来说无异于侮辱,他在法庭上陈述时说以我曾经拥有的权力受贿二十亿都不在话下,但别说两百万,就是二十万、两万我都决不可能承认。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在我身上根本不适用,没罪怎能变成有罪,还有没有天理?
  最终法庭还是采信两百多万受贿金额,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因为关押和受审期间巫石卫情绪激动,激烈交锋过程中昏倒数次,健康堪忧,当庭宣判后立即送往医院接受治疗,相当于保外就医。

  但无论如何,作为一个正治人物,巫石卫已提前结束其正治生涯,永远告别正坛。
  人事调整事先没有任何预兆。
  周一下午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韩青、省正府金融办主任房朝阳等一行四人突然出现在鄞峡,十分钟后所有市委常委全部到齐,忐忑不安地坐到会议室里,心里七上八下直打鼓。
  历史经验证明,越是突然袭击的人事调整,往往结果越不尽如人意。
  吴郁明沉稳地宣布开会。
  作为市委书记,他的特权是比其他常委提前五分钟知道调整,此时连方晟都蒙在鼓里,一脸诧异地看着房朝阳。

  房朝阳仿佛一言难尽的样子,目光专注盯着笔记本。
  见人都到齐,韩青清咳一声,翻开笔记本说根据省委组织部提议,省委常委会研究通过,现对鄞峡领导班子作如下调整:
  免去马天晓市委常委、组织部长职务,另有任用;任命房朝阳为鄞峡市委常委、组织部长。
  会议室里死一般寂静,马天晓更是脸色灰败整个人都垮掉似的,坐在那边右手抖抖索索,半天没写完一个字。

  韩青预知在场各位反应,继续说这次调整是省委充分酝酿、把握大局所作的通盘考虑,既考虑鄞峡领导班子梯队建设和经济发展,又着手推动全省范围内干部跨区域交流,希望调整同志正确认识工作变动,做好交接工作,尽快融入新的岗位,为地方经济发展社会繁荣作出应有的贡献。
  按常规应该马天晓和房朝阳表态发言,但马天晓耷拉着脑袋压根没说话的意思,房朝阳自然不便开口,会场气氛又僵住了。
  吴郁明见状主动出面打圆场,先将马天晓夸了一通,指出鄞峡组织部在他领导下取得不错成绩等等,然后又代表市委对房朝阳的赴任表示欢迎,强调房朝阳有基层工作经验,有异地工作经验,更在省正府锻炼过目光眼界高出一筹,相信会给鄞峡组织工作注入新活力,带来新气象。
  方晟接着说眼下正是鄞峡大赶快上的时候,几十个项目同时开工,还有几十个项目正在申报途中,朝阳可以利用省正府人脉资源替我们跑跑项目……
  韩青笑道朝阳还没正式上任呢,方市长倒忙着安排任务了,别急,别急,等我离开再说。
  常委们都笑起来,多少冲淡刚才冷场的尴尬。
  房朝阳顺势说了几句,无非表态服从省委工作调整决定,静下心来搞调研,争取短期内适应新岗位、新环境,全身心投入鄞峡经济建设之中。
  此时,在对面成槿芳目光反复示意,以及右侧耿大同善意提醒,马天晓好不容易缓过劲来,众目睽睽下没精打采说了两句。

  由于“另有安排”,还不知道下一站去哪儿,马天晓根本没法表决心,只能表达对鄞峡的不舍之情,点到为止。
  见该说的都说了,场面上的事基本完成,韩青代表省委组织部提了几点要求,然后吴郁明宣布会议结束。
  当晚照例又是酒宴,一来为马天晓送行,二来替房朝阳接风,三来尽地方之谊款待韩青。
  马天晓简直被突然其来的调整打懵了,在席间勉强敬了一圈酒后找个借口中途离席,独自坐在酒店后院假山前郁闷不已。
  显然人事调整是上回吴郁明、方晟到省城告状的结果,可他一直认为两人主攻目标应该是常委会相对强势的本土派,省委会把窦康、慕达、蒲英江三人当中拿掉一个以示惩戒,没想到的是,到头来自己落得悲惨的下场!
  为什么出现这样的结果?
  本土派纵使嚣张,在省委领导班子里没人撑腰;自己好歹属于成槿芳那派,有张泽松全力支持呢!
  莫非吴方二人虚晃一枪,实质想拿下成槿芳,张泽松丢卒保车牺牲自己?
  马天晓越想越乱,颓丧得不能自抑。
  这时一只手轻轻拍在肩上,马天晓猛抬头,惊道:“更跃?”
  郜更跃点点头,与他并肩而坐,道:“我都听说了……没关系,事情还有挽回余地。”
  “什么余地?”一句话把马天晓从地狱拉到天堂,惊喜地问。
  “傍晚我跟槿芳她舅通过电话,他表示了歉意,因为……种种原因吧,京都那边风向、常委会势力分布等等,而且这次调整源于那俩家伙跑到肖挺、何世风面前告状,省委总要拿出实际行动维护市一二把手威信嘛,所以……”
  日期:2018-11-13 06: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