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587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索菲娅提到女儿,李沧海心中一揪,确实,作为父亲,他自知做得不够,却还是推脱道:“我这不是忙吗?”
  索菲娅没好气的说:“你忙吧,我不耽误你时间了,我只希望你有空了抽出点时间来,咱俩把离婚手续办了。”
  李沧海听索菲娅提到离婚,如晴天霹雳一般,可刚要说什么,她已经挂了电话,只好再赶紧拨回去,可反复拨了多次,都被她挂断,到最后,索性关了机。
  小卫见李沧海眉头紧锁,知道老板遇到了烦心事儿,笑着问:“咋了哥?”

  李沧海不想在小卫面前丢丑,便低着头继续摆弄着手机,勉强跟着他看了看现场,却始终都心不在焉,也就停留了半个来小时,便草草收了场。回到酒店,李沧海依旧是打不起精神,只和小卫的团队简单聊了几句,连计划好的午餐都没有吃便匆匆的离开了。
  一路上,林硕都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李沧海,见他面色凝重,知道他心情不好,也不敢多说,一直将他送到车城见他下车离去,才长长的舒了口气。
  李沧海这一路也考虑了,索菲娅提出离婚,十有八九还是气话,此刻若回去,只怕会激化矛盾,倒不如让她冷静几天,当务之急,还是想办法让她搬出来。客观的说,李沧海和索菲娅没有实质矛盾,主要还是和老人住一起造成一些误会,偏偏索老爷子又是个爱管闲事儿的人,爱女心切,喜欢掺和到小两口的矛盾中来,最终结果反倒是越帮越忙。
  张雯雅见李沧海回来,扭着屁股跟了进来,懒洋洋的坐到他对面长了个哈欠,这才无精打采的问道:“产业园的项目是不是要黄了?”

  李沧海斜着眼睛看了她一眼,没好气的骂道:“瞎说什么?你好歹也是公司的高层领导,说话要注意影响。”
  张雯雅也意识到自己说话语气有问题,又往回找补道:“我这不也是跟你叨叨嘛,又没跟别人说,唉,”说到这儿,张雯雅往前凑了凑,显然是有什么私密的事儿,却又不放心的回头看了看门口,确认自己进门时已经关了门,这才低声问道:“万市长要去学习?她走了,咱的项目是不是要停了?”
  李沧海听张雯雅指名道姓的提到万芳,心中一惊,却还是不动声色的说:“学习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张雯雅摇了摇头,又嘀咕道:“不好说,听老吕说可能得有半年多,没准儿更长,据说连分工都调了,唉,只怕她这一走,是有去无回呀。”
  李沧海听完越发惊讶,这么重要的信息,他竟然一无所知,而这还不是最为关键的,毕竟万芳和他不在一个行当,或许万芳并不觉得她出去学习半年对李沧海有什么影响,也没有必要兴师动众的跟他说明,可在李沧海看来,万芳的离开却是天大的事儿,很可能影响到李沧海未来在三安的发展,这么重要的事儿,怎么不令人揪心呢。
  张雯雅见李沧海表情凝重,确定他此前并不知道这个消息,便知趣的退了出去,心里却默默的盘算着,李沧海和万市长的关系到底有没有那么好?为何这么重要的消息他此前一无所知呢?

  李沧海目送张雯雅离开,便锁好门,躲到里屋给万芳发短信,没多久,万芳的电话便打了回来。
  万芳笑着问:“有事?”
  李沧海笑了笑说:“没事,听说您要出去学习,寻思着找个时间吃个饭,给您送个行?”
  万芳笑着说:“不用了,”又问道:“你小子,消息够灵通的,小栾告诉你的?”
  李沧海连忙说:“不是,”他知道领导忌讳这个,生怕对栾虹不利,又赶紧解释道:“不是栾虹,我从别的渠道听说的,这也不是啥国家机/密吧?”

  万芳并没有纠结是谁透露了消息,对李沧海,她也没必要隐瞒什么,也就不再追问,又接着说:“就是个普通的进修,我就没当回事,也没打算跟你说,也不用兴师动众的。”
  李沧海哦了一声,突然意识到事情可能没那么遭,便笑着问:“进修?该不会是要往上走吧?”
  万芳笑着说:“别瞎说,还不一定呢。”
  李沧海仿佛看到一丝希望,刚才晦暗的心情突然好转,又和万芳寒暄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万芳放下电话,却高兴不起来,以她多年在官场的经验判断,若说她往上走,只怕还不到时候,可在这个敏感的时期,省委派她到北京去学习,总是感觉不妙,她隐约之间意识到此事很可能和顾念之有关,可给他打电话却是一问三不知,只说让安心学习,实在是令人费解。
  万芳的安慰令李沧海心情舒畅了许多,他轻松的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却又想到一个人,那就是栾虹。上次暗示后,栾虹并没有及时向李沧海透露这个消息,说明她还没有充分领悟李沧海的意图,至少在她心目中,还没有把对万芳的忠诚和对李沧海的坦诚结合到一起。换句话说,在栾虹心中,李沧海依然是个外人,有些事,是不能和他说的,这在李沧海看来是不可接受的,也是必须要改变的。
  想到这些,李沧海拨通了栾虹的电话,开门见山的问道:“栾秘书,我听说领导要进京学习?”
  栾虹被李沧海这一个问题问的有点发蒙,下意识的在脑子里翻腾了一遍,该不该和他确认这个消息?他既然有此一问,说明他已经知道了,再要否认,显然是欲盖弥彰了,如此,就该大方的承认才对。可就在这一瞬间栾虹又突然想起那一日李沧海在巴黎小镇别墅前说过的话,意识到自己在这件事上的不作为可能让他挑理了,想到这些,她马上笑着说:“是李哥呀,您说您总跟我客气,叫我小栾不就得了?”说到这儿,她又故意压低了声音说:“领导是要进京,但是还没接到正式文件,所以我就没跟您说,本来想确认了再告诉您的,没想到您倒是先听说了。”

  李沧海听了栾虹说的话,觉得没有什么纰漏,又怀疑自己是多心了,便笑着说:“我也是刚听说,本来想张罗着给她送个行,她没同意,怕麻烦,我寻思着找你问问,哪天出发提前告诉我,我去送送她。”
  栾虹笑着说:“好,到时候我告诉您。”
  李沧海笑着说:“谢谢啊,”说完又低声问道:“领导走了,你怎么安排?”
  这个问题,问到了栾虹的痛处,作为领导的秘书,她比李沧海还要着急,万芳到底是短暂学习后回来继续当市长甚至胜任书记还是就此进京有新的任命,至今没有确切的消息,虽然目前来看万芳并未去职,不算失势,可她这个当秘书的,没了领导,也就成了摆设,早知如此,还不如在区商务局当局长,说不定现在也能熬成个副区长当当了。
  想到这些,栾虹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苦笑道:“没啥安排,听领导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