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5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荒唐透顶!”
  方晟大义凛然斥道。
  “可以让她先来嘛。”
  “你有完没完!”
  樊红雨还想说话,却见宋仁槿的车从另一侧车道出去,便装着冷淡生分的样子与方晟道别。
  车子驶出四合院时接到爱妮娅电话,只说了四个字:相谈甚欢。
  方晟陡地轻松下来,笑着问了句闲话,耽搁你宝贵时间了,下午回去?
  爱妮娅淡淡道难得出来一趟索性放松下,准备路过双江停几个小时,有空茶叙?
  好事堆一块儿了!

  方晟头皮发麻,只得说好啊好啊,欢迎都不及怎会存在有没有空的问题。
  爱妮娅还是淡淡的口气,你也难得出来,那帮女朋友都嗷嗷待哺吧?
  方晟暴汗,说什么嗷嗷待哺,当了省长说话还这么没正经。
  我向来一针见血。爱娅妮悠悠说,待会儿把航班信息发给你,别让我久等,省长等市长很没耐心的。
  通完电话,方晟脑子里乱成浆糊:
  徐璃爱的小巢能不能去成在两可之间,姜姝的约会是必须取消,樊红雨嘛……把爱妮娅的名号抬出来总该有点说服力吧?
  毕竟,只有鱼小婷知道自己与爱妮娅的隐秘。
  第一站先到白家大院,当面向白老爷子和白杰冲详细报告两天日程,跟哪些人见过面,以及爱妮娅所说的“相谈甚欢”。白家父子明显松了口气,对视一眼后白杰冲道:
  “此次你发挥的作用很大,也在京都圈内造成一定影响,跟上次新方案之争性质不同,这时挺身而出具有指标性意义,某种程度聚积人气,形成号召力……”

  白老爷子道:“吴郁明、詹印缩在后面看似精明,实质格局太小,这句话日后你会慢慢领悟的。”
  因为白老爷子的威风凛凛,以及白家父子与方晟之间没到融洽到亲密无间的程度,方晟没好意思多问,揣着一肚子疑问再来到于家大院,听完方晟的叙述和疑问,于老爷子拈须微笑道:
  “老白也含蓄起来了。他的意思就是说吴郁明、詹印这回不出头,下次再有类似大事发生,想出头也难,所有派系会第一时间考虑与你联系,从而愈发确立你的影响力和发言权。”
  “噢——”方晟听了反倒忐忑起来,“会不会枪打出头鸟呢?”
  于老爷子眼中闪过一丝精芒,气吞山河地说:“那也得看什么鸟,背后撑腰的是老鹰还是麻雀!”
  “爷爷说得对,我更有信心了。”
  “尧尧定居伦敦……”于老爷子出人意料话题一转,“你到香港送行了?”
  “是的,之前劝了多次她初衷不改,爷爷了解她的脾气,一旦决心的事很难说服……”

  于老爷子“唔”了一声,右手把玩核桃默默走了一段路,道:“远离内地也好,形势愈发捉摸不透,将来祸福难测,于家总得有人避免卷入漩涡,预留容身之地。资本的力量对官场影响越来越大,华尔街控制美国国会的状况未必不会发生在我们身边。”
  憋了好一会儿,周小容冷冷道:“愿闻其详,但愿你的分析是对的。”
  鱼小婷一字一顿道:“你缺乏一颗包容的心!”
  “包容什么?”周小容一呆,下意识反问道。
  “方晟的一切!无论为官还是做人总是瑕瑜互见,他也不例外,所以赵尧尧是适合人选,白翎也可以,反过来想想,换你做他的妻子能容忍一些事吗?”
  “对婚姻忠诚难道不是最基本的要求?”周小容嗔目道。
  “那你明知他跟赵尧尧结为夫妇,为何几次三番前去纠缠?”
  周小容被诘住,半晌恼怒道:“赵尧尧不配跟我说话!”
  “配与不配,大家都心知肚明吧?”鱼小婷悠悠道,“还有,你易冲动、做事不计后果的性格也会给他带来很大麻烦,这一点在江业已经验证过了,不是吗?”
  提到梧湘绕城高速公路工程,周小容顿时僵在原处,然后失声痛哭起来。
  “好了,小婷就是心直口快,心肠挺不错的。”
  叶韵赶紧打圆场,使个眼色和芮芸一道将周小容劝进房间休息。
  回到餐桌前,芮芸叹道:“何苦揭她的伤疤呢?这些年她过得够苦了,撑到现在很不容易。”
  鱼小婷道:“方晟不便直说,你们又不好意思说,让她始终活在自我欺骗的谎言中,反而不利于今后生活。”
  “明白了又如何?”芮芸道,“反正她还是孑然一身,孤独终老。”

  “不对,只要她没死心还将给方晟制造麻烦,你要知道一点,那就是他地位越高越经受不住负面传闻,何况周小容的高速公路工程已被中纪委记录在案,随时都有可能被翻出来!”
  芮芸经手高速公路工程所有账目,协助赵尧尧隐匿账务往来记录、销毁凭证档案,深知事关重大且极为敏感,当即表态道:
  “请放心,我会照顾好她。”
  这里所说的“照顾”当然暗含监视和管束的意味,叶韵意味深长笑了笑,说手艺不错哟。

  吃完饭芮芸到厨房洗碗,鱼小婷和叶韵相互给对方敷药、换纱布、包扎伤口后开始忙碌起来:叶韵下去在楼前楼后安装针孔监控,鱼小婷把阳台、每个窗户都铺设报警线路,监视器则架在客厅沙发茶几上,20多个画面清晰流畅,点击放大后连行人嘴里香烟品牌都能看见。
  鱼小婷调试得差不多时,芮芸洗手从厨房出来,坐在旁边看了很久忍不住问:
  “麻烦真的很大么?要不要报警?方晟……有朋友在省公丨安丨厅。”
  “你说的那个人我认识,但不能惊动,他的权限也不可以参与此事。”
  “噢——”芮芸似懂非懂。
  看了会儿电视,叶韵先到芮芸房间睡觉,鱼小婷留在客厅监视。芮芸轻推周小容房间门,见她脸颊上挂着泪珠睡着了,睡态象大学时那般可爱,不由轻轻叹了口气。
  鱼小婷催促芮芸早点休息,芮芸哪里睡得着,半躺半倚在沙发上百无聊赖。
  见状,鱼小婷道:“长夜漫漫,你又是嘴紧的人,把我和叶韵的遭遇讲给你听也无妨,不过要注意保密。”
  芮芸从容笑道:“你都说了我嘴紧。”
  “前天夜里我接到线报,我俩要找的人躲在市郊四方宾馆,因为情报来源十分可靠,我和叶韵立即动身前往……”

  做情报工作通常疑心病很重,不轻易相信别人,能让鱼小婷觉得“十分可靠”就是樊伟的手下,前些日子在银山协同作战赶跑FBI特工,转而就地潜伏寻找诸云林的下落。
  按行动准则,鱼小婷和叶韵分住在四方宾馆左右两侧的快捷酒店,一动一静配合监视:叶韵长得甜,身材妖娆,容易让男人想入非非,不宜频繁公开露面,主要躲在房间架起高倍望远镜监视;鱼小婷擅长化妆,上午、下午、晚上以不同身份或踱到四方宾馆前厅,或在对面超市购物。
  一天盯下来,并未发现诸云林活动踪迹。
  这样反而符合情理。
  以诸云林当下的身份和处境,当然不敢贸然在公开场合露面,躲在房间伺机行事才是正招。
  日期:2018-11-09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