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51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景荣闲闲插道:“京都街头大爷大妈没一个相信,出租车司机们更分析得头头是道,阴谋论什么的说得有鼻子有眼。”
  “我明白陈兄的态度了,但这回跟单纯在理论层面探讨新方案不同,反腐永远在路上,人家占据了道德制高点。你说巫石卫贪污这点钱不该被立案调查,老百姓不答应,法律条文清清楚楚写着受贿金额起点,凭什么正治局委员不遵照执行?于法于理说不过去。”
  “方老弟说到点上了”,陈皎叹息道,“事情就棘手在这里,不管中纪委出面抓多少人,只要公布受贿金额、违规事实,老百姓都拍手叫好,才不管你这个派那个派!然而这里头有多少金额认定错误——以名画为例,十年前送了幅范小川的字顶多五千块,现在涨到二十万,按哪个金额计算?这当中形成多少冤案假案,老百姓又不知道其中的黑幕。”
  “所以争执到最后各省都会选择妥协,从法律层面支持查处巫石卫,这跟支持新方案是两回事,倘若绑到一块儿反而不利。”

  “是啊,我也这么想……人家立于不败之地,怎么玩都不行,这招出得太损了!”
  堂屋里陷入沉寂。
  陈景荣见状起身到院里伺弄花草,把空间留给他俩。
  过了会儿,陈皎斟字酌句地说:“白家在军方能发挥多少影响力?”

  “如果加上樊家或许能一搏。”
  “樊家那边……老弟可以稍话?”
  “刚刚,我约樊红雨聊了会儿。”尽管见面非常隐秘,方晟却知在京都根本没有藏得住的秘密,各方势力很快就会知道,不如主动承认。
  大家都是聪明人,事关身家性命的话题点到为止。陈皎又沉默,然后拍拍方晟的肩:
  “你步步想在我前面!于家,不需要多啰嗦了吧?”
  “关键在于于、吴、宋几家合作到什么程度。”
  “对的……”
  陈皎站起身在屋里来回踱了几步,特意看看蹲在盆景前修剪枝叶的陈景荣,低声道:
  “于道明的事,我们将不遗余力支持。”
  方晟心头一喜,却淡淡补充道:“还有我的伯乐——姜源冲,几次三番努力进常委班子都没能如愿,眼看快到二线年龄,我也替他着急。”

  “姜源冲……”
  陈皎没说什么,把名字记到手机记事本里。
  趁这工夫,方晟欣赏堂屋正中挂的山水立轴,其古意森森,笔法道然,明显有大家风范。
  “好画!”方晟赞道。
  陈皎收起手机,与他并肩而立,道:“这幅画出自范小川大师的手笔,是父亲五十岁生日那天送的,景荣兄见了非常喜爱,苦苦缠着父亲,没办法只得转赠,现在市场价也值几十万吧,景荣兄也算硬气,宁可把房子拿去抵债决不肯卖画。”
  “换我也舍不得卖,字画升值空间远比房产大得多。”

  “方老弟也喜欢收藏?回头送只梅瓶给你,乾隆御藏,绝对正品,历代收藏名册都有记载。”
  “不不不,谢了,”方晟哪敢收他的大礼,连忙推辞道,“只是偶尔观赏一二,收藏方面一窍不通,家里最古的东西不超过二十年,哈哈哈。”
  陈皎淡淡而笑,没说什么,显然把送梅瓶的事儿放在心上。
  两人到院里和陈景荣聊了会儿盆景的话题,然后陈皎先告辞,五分钟后方晟步行离开。

  站在胡同口,方晟想找个出租车直接去于家大院。等了三五分钟,一辆暗灰色别克悄然停在他面前,车窗滑开,里面赫然露出宋仁槿的脸!
  “请上车。”
  方晟微微一惊,急忙打开车门进去。
  司机戴着墨镜,面无表情专心开车;宋仁槿独自坐在后排,穿着也很休闲。

  “宋部长也回来看望孩子?”方晟问了句废话。
  在宋仁槿面前,方晟始终存有愧疚。在所有发生过关系的女人当中,樊红雨是唯一以有夫之妇身份与他偷情且生下私生子的,宋仁槿这顶绿帽子戴得严严实实。
  尽管宋仁槿也许并不在乎。
  其他如徐璃、姜姝仅仅偷情而已,没有私生子;鱼小婷办理离婚手续退役后才生下越越;爱妮娅索性就是单身女人身份。
  因此与宋仁槿说话,方晟总陪着小心。

  宋仁槿慢斯条理摘下变色镜,道:“该回来的、不该回来的都回来了,大家都很担心啊。”
  “中午我跟红雨聊了会儿。”方晟心虚地说。
  “大概她透露了我爷爷深度昏迷的事吧?”
  “这个……在京都不算秘密。”
  宋仁槿点头默认,然后道:“墙倒众人推,宋家大概要重蹈邱家的复辙了。”
  “邱家本身有问题,自己打败了自己,”方晟道,“如果每个家族仅仅依赖老爷子那棵大树,下场会很糟糕。”
  “是啊,原先我们都以嘲弄的目光看邱家,如今已深切体会到树倒猢逊散的危机……坦率说吧,巫石卫出事后樊家没主动跟我们宋家联系过,今天中午你跟红雨谈话的事我也不知情,这些迹象意味着什么?老爷子还没断气,宋家已被边缘化了,第一刀来自所谓的亲家!”
  说到“所谓”二字,宋仁槿嘴角露出嘲弄之色。
  方晟微微色变,瞅了瞅前面的司机。
  “别管他,他只管开车,啥也听不见。”宋仁槿道。
  方晟这才说:“大背景下夫妻情谊服从于家族利益,宋部长别责怪红雨,可能她也身不由己。”
  “没,我从没责怪过,也没资格责怪,关于我和她的情况,方市长应该略有了解,”宋仁槿头倚在靠背上疲倦地说,“夫妻本是同林生,大难当头各自飞,很正常的事儿……”
  方晟没吱声。
  宋仁槿甘冒风险在陈景荣家附近守自己,不会只发发牢骚,肯定有更重要的话要面谈。
  关于人家的夫妻感情,不宜说得太多,言多必失,哪怕宋仁槿已经知道,方晟都不想主动暴露自己是臻臻亲生父亲身份的事实。
  车子以慢速在大街上行驶,司机两眼直视前方,嘴里不紧不慢嚼着口香糖,满腮浓密的胡子一翘一翘,根本不在意两人谈论的内容。
  宋仁槿终于说到正题:“关于巫石卫事件,你们想如何应对?”

  “你们”说得含糊而有技巧,包括于家、白家甚至樊家,还有刚刚接触的陈皎以及代表的陈常委。
  “保持安定团结正治局面是每个有良知的体制中人的义务。”方晟回答得同样含糊。
  “需要宋家做什么?”宋仁槿问得直截了当,其中的含意是宋家能从中得到什么。
  “目前……”方晟犹豫了。

  目前而言政坛因为各种原因尚未动作,白杰冲暗中策划的行动必须保密,暂时还没什么需要做的。
  “我正打算去于家大院,具体事宜要等……”
  方晟只说了一半,宋仁槿立即明白:
  “那我等方市长的消息,总之请放心,不管老爷子在与不在,宋家绝对不会在大是大非面前袖手旁观!”
  说到这个程度,方晟不能不表态,同时做进一步试探。

  “宋部长,后面的路会很艰难,据我所知不少人采取中立态度,或装作与世无争,谁也没把握笑到最后。”
  日期:2018-11-06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