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4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将手指挡在他嘴唇上:“听我说完。你是天生成就大事的人,不会被儿女情长左右,不会被婚姻、家庭等因素羁绊住手脚,乃至于财富、友情都是过眼云烟,事业才是你前进的唯一动力。”
  “我愿意随时放弃目前拥有的一切!”方晟沉痛地说。
  “相信你这句话绝对出自真心,可放弃之后呢?”赵尧尧感慨道,“难道提前二十年步入晚年生活,每天钓鱼、养生、陪孩子们玩耍?我尚有做股票的爱好,你除了工作能从哪方面得到乐趣?无休止地征服女人?不断扩充生意规模,争取成为世界首富?大概都非你所愿吧。”
  不知为何,能言善辩的方晟居然无言以对。

  赵尧尧续道:“我不想成为你前进道路上的阻碍,更由于我的性格,妒忌排斥从来不在选项之中,也可能在黄海和白翎较劲已耗尽我的精力吧,适当时候放手未免不是幸福,如今,白翎活得也挺自在,女人不能沦至男人的附庸,从来就是这个道理。”
  “其实你的成就……惊世骇俗,与你相比我真的很惭愧。”方晟讷讷道。
  “咱俩都执著于内心深处的信念,不同的是你很认真,我则无所谓,”赵尧尧微笑拥着他道,“此行英国也是进一步消除你进步的隐患。FBI如蛆附骨,詹姆士之死的阴影总缠绕着你和爱妮娅,等我获得军情六局保护,便可切断FBI调查方向;另则英国境内投资值处于历史低位,为咱俩账户上庞大的资金提供了安全港湾。或许有一天,当你需要强力支持譬如控制某个城市的财政,影响国家股市波动等等……”

  “好像天方夜潭。”方晟被她可怕的想法吓坏了。
  “你以为不可能?事实恰恰相反。美国国会何以百年如一日支持以色列,真是所谓公道和正义价值标准?就是犹太人大把政治献金左右了他们的立场!每当总统竞选华尔街行情必有异动,当金融寡头们支持的候选人领先时股指上扬;反之则大幅下跌,全都是人为操控。”
  “你说的这些我知道,但经济金融武器用于国内,我……我想从来没有先例。”
  赵尧尧嘴角轻扬:“最厉害的武器永远只在暗处出招,正如小李飞刀;你没见过不代表没有,其实历次股市动荡都是两股或以上势力幕后较量的结果,行情好坏决定了经济政策走向,那可是关系到国计民生几十万亿甚至上百万亿航母前行航道,你说能不重要吗?”
  “尧尧,你给我上了一课。”方晟坦率道。
  “在香港与国际大鳄接触越多,方知道里面的水越深,有些事若非听当事人亲口叙述,根本难以置信呢。”
  夫妻俩絮絮叨叨谈到凌晨三点多,楼下院里管家已安排好出行车辆,同时有人蹑手蹑脚将各个房间箱子搬到院外载重货车。
  方晟和赵尧尧各抱一个女儿,车队风驰电掣来到机场。候机厅贵宾室里,方晟感伤地将母女仨抱了又抱,亲了又亲,到分别前一刻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下来。

  赵尧尧倒很豁达:“不过十几个小时航程,想回国睡一觉就到了。”
  站在落在舷窗前看着飞机呼啸跃上天空,这一刻方晟的心复杂难言。
  然而……
  赵尧尧说的半点没错,五分钟后方晟便恢复常态,乘坐飞机回到双江,回鄞峡途中还跟徐璃通了电话,仿佛没事似的。
  中午出现在食堂时,吴郁明吃了一惊:“咦,昨天才去香港今天就回来了?不多陪陪弟媳和女儿?”
  “今早飞伦敦了,定居那边。”方晟简洁地解释道。
  吴郁明愣了愣,敏感地觉得里面情况复杂,便不再多说,将话题转到工作方面。

  周五下午三点左右,吴郁明叫方晟一起动身,方晟说还有个办联席会议,让他先走。
  吴郁明出发半小时后,方晟随即也驱车上路。
  方晟与徐璃约好了在机场宾馆见面,有吴郁明在旁边显然不妥当。
  车子从宾馆后门进入,徐璃安排了条件最好的房间,站在落地窗可见远处飞机起降,只可惜偷情男女从来都是一进房间就拉上窗帘,未必浪费了临窗美景。
  徐璃早早关掉手机,趁有时间舒舒服服泡了个鲜花浴,全身芬芳比鲜花还香几分。
  方晟进门便嗅满鼻香气,当即扔掉公文包,手脚利索脱掉衣物纵身跳上松软的席梦思……
  “我有点相信你本周没有释放,能量巨大,数量众多。”满足之后的徐璃媚眼如丝,温情脉脉道。
  “还有时间,要不要梅花二度?”
  “你今晚直接去白家,该交的作业总得交吧?”
  “唔——”
  方晟揉揉鼻子。两次重伤后白翎在欢爱能力方面遭受重创,尽管采取瑜珈、阴-道保养等恢复手段,效果不尽人意,每每他幅度和频率略有提高就“无法消受”。
  好强如白翎也不由感叹“老娘老了”。
  不过白翎也意识到欢爱是保持男女关系的黏合剂,即使每次都被他折腾得气喘吁吁,比跑两个马拉松还吃力,还是硬着头皮上。
  这是她的权利,也是方晟的义务。

  恋恋不舍在徐璃**上又是摸又是闻厮混了十多分钟,弄得她潮水泛滥险些把持不住,收拾定当后直奔候机大厅。
  吴郁明坐在角落里看杂志,方晟遂过去攀谈快速通道招标的事,几分钟后身侧香味轻掠,竟是挎着小包的樊红雨!
  “你……樊主任回家看孩子?”
  樊红雨抿嘴一笑:“你俩不也是吗?”
  “也”用得妙,说明本周突发的政治事件引起京都传统家族关注,纷纷召回在外地为官的子弟商量对策。
  吴郁明没留意方樊两人的微表情,扭头看着窗外乌云密布的天空,叹道:“乌云压城城欲摧,什么时候才能守得甲光向日金鳞开?”
  “吴书记似有厌倦之意?”樊红雨与吴郁明从小就熟识,并不见外开玩笑道。

  吴郁明正待回答,突然目光一凝,站起身招呼道:“姜书记也回京都?”
  迎面正是淡红外套、暗红格子裙的姜姝!
  “是啊,”姜姝微微瞥了方晟一眼,“真是无巧不成书。”
  京都空降在双江的大家族子弟基本凑齐了,可见事态之严重。
  政治上的事,人越多越要慎言。方晟很快调转话题,与银山两位常委讨论联合办学的话题。
  姜姝说以前银山市委也想过类似举措,但银山与鄞峡不同,一是很多银山家庭在省城有房子,从银山到省城那点距离不是事儿;二是银山教育水平与省城基本接近,差距只是名校录取率,联合办学在银山受欢迎程度远远低于鄞峡。
  樊红雨则说她在江宇主政期间与省城名校有过接洽,最后卡在一个意想不到的环节。
  “什么环节?”
  吴郁明和方晟异口同声问,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别家失败教训就是自家经验。
  “校名,”樊红雨蹙眉道,“合作方潇南理工附中和江宇区第二中学,一方要求冠名潇南理工附中江宇分校;一方要求保留江宇二中四个字,其它随便,谈来谈去没法妥协,就黄了。”
  日期:2018-11-03 10:0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