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45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地道的爷爷不亲,奶奶不疼的弃儿。”徐校长自嘲道。
  站在教学楼顶楼鸟瞰,芮芸问:“南门对面那排低矮的门面房能征下来?”
  “全是大排档,劣质油、下脚菜、卫生状况相当差,好办法学生们就好那一口,生意兴旺,那些店主哪舍得搬啊,”徐校长道,“但房屋产权属于学校,原来规划作为停车场,因为资金迟迟不到位耽搁下来。”
  “那么大一块地方改停车场可惜。”牧雨秋摇头道。
  “二位的想法是?”
  牧雨秋手一划:“拆掉南门和围墙,把那块地全部包进来修建学生宿舍!”
  “啊!”徐校长张大嘴道,“现有学生宿舍都空着,还建宿舍楼?如果有钱,我倒想把教学楼好好修葺一番……”
  这时徐校长接到市教育局通知,正府原则上批准七中与潇南理工附中联合办学,近日教育局将组织洽谈团赴省城商量具体事宜!
  放下电话,徐校长笑得合不拢嘴:“二位说得对,是该建宿舍楼,未来的七中学生会多得住不下呢!”
  将整个校园转了一遍,徐校长试探道:“假如……二位作为投资方参与联合办学,投资规模大概多少?”
  芮芸道:“我跟牧总是两家公司,分别承建不同的学校。”
  牧雨秋则说:“回答徐校长的问题前,咱俩很想知道能获得什么?”
  徐校长被难住了:“这个……坦率讲我很想提出非常优惠的条件吸引二位,但现阶段我……不能作出任何承诺。联合办学后我是否还当校长、校领导层结构、能不能保住七中的牌子等等都是未知数。”
  “假如还是校长呢?”芮芸微笑道。

  “唔……学校将把后勤保障剥离出去,外包给第三方,此其一;其二剥离学校拥属产权的门面房经营;其三,变卖校办企业!采取以上措施后,七中就是专心于教学、培育人才的学校!”
  “还包括那块宿舍区的拆迁?”牧雨秋指着几百米外灰不溜秋七八幢火柴盒式楼房问。
  徐校长脸色微变,叹道:“那是历史遗留问题,前后三任校长包括我都没能解决,主要有两位烈属坚决不搬,街道办、区正府都没办法,惹不起啊……”
  “为什么不搬?价钱谈不拢?”芮芸问。
  “老人家固执得很,非说住久了有感情,给再好的房子也不要,劝急了扬言同归于尽。”
  离开七中已是傍晚时分,赶回省城有点晚。牧雨秋建议住一宿明早动身,如果有可能请方晟吃个便饭。
  芮芸坚决不肯,甚至说一个人回省城,牧雨秋拗不过她只得驱车上路,心里却奇怪不已:她离异数年,孩子在奶奶家,急着回省城干嘛?

  殊不知此时芮芸内心翻腾,凭借顽强坚韧的意志苦苦与身体萌发的巨大**抗衡。
  也许牧雨秋再多说两句,她便顺水推舟留下来,然后……
  芮芸不敢想象接下来发生的事。
  昨晚那场意外,仿佛粗重锋利的铁犁,将沃土深深开耕了一茬,把多年来隐藏在内心深处的魔鬼释发出来!
  不错,每个人心里都有魔鬼,但绝大多数都被封印在水晶瓶里。
  还没到晚上,芮芸已开始蠢蠢欲动,脑子里不时闪现方晟的粗鲁、方晟的喘息、方晟的力量、方晟的爆发……

  她身子渐渐发热,某个部位慢慢潮湿,**的花蕊在暗夜中绽放!
  倘若留在鄞峡,今晚必定要出大事!
  芮芸决定回省城。
  她想早点看到周小容,让周小容的憔悴熄灭心头熊熊火焰;更借周小容的友谊警告自己:

  昨晚的事已经翻篇,不准胡思乱想!
  牧雨秋和芮芸回省城的同时,方晟接到徐璃的电话。
  昨晚的事徐璃越想越有问题,回省城途中询问了几个人后大致理清思绪。
  “方晟,你真的衣服没脱独自睡了一宿?”
  “是啊,我睡在809,本来看准你住那间的,怎么调到816了?”
  “查一下谁跟我换房间的,”徐璃道,“总觉得大有问题呢。”
  其实方晟也有不对劲的感觉。
  尽管因为喝多了记忆发生断裂,但身体是诚实的,做过就是做过,状态完全不同。
  况且他分明记得床上躺着白花花的**,然后扑了上去……
  “我了解一下再向你回报,决不隐瞒。”方晟笑道。
  徐璃轻飘飘道:“隐瞒与否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欠一次。”
  方晟听得心中一荡,道:“周五晚上乘红眼航班去京都,做好准备。”
  “为紧急会议?”
  徐璃身为省正府大管家自然消息灵通。
  “可能与此有关吧,具体要等过去之后才知道。”
  “那周末回来的时候……我再做好准备?”她声音越说越轻,却每个字都钻进方晟心里,带着钩挠着他的痒痒肉。
  “好,好,在那儿住下,周一再过来。”方晟认为爱巢才有家的感觉。
  关于昨晚换房间事件,成刚语焉不详。由于成槿芳没到场,他出面陪同主桌之外的领导也喝了不少,还能坚持没倒下已经很不错了。
  住宿名单还保留着,上面只有姜源冲、徐璃等主要领导的房间号,其他只标注男女随便给。
  成刚只隐约记得当时发现809房间朝北有点生气,幸好有客人把816房间换给了徐璃,至于换的人是谁根本没印象。
  方晟本可以要求调取酒店监控查个究竟,想想有点小题大做,鄞峡这边暗中窥伺的眼睛太多,万一酒后失态的影像传出去影响很坏。
  索性装回糊涂吧,也没什么。方晟暗暗想道,转眼把这件事扔到脑后。

  得到于道明和姜源冲“口头指示”,省发改委主动打电话给方晟,含含糊糊说了一大堆,隐晦地暗示鄞峡可以先上马两大工程,手续则需要按流程走;财政厅也传话发行地方债基本没问题,正好省里有两个“贫困地区优先发行权”指标。
  吴郁明精神大振,立即着手启动“鄞峡快速通道”工程招标!
  一石激起千层浪,鄞峡无数双眼睛都盯着这单工程。
  鄞峡快速通道是独立于境内省级公路,利用县道、镇道等串连并拓宽改造而成,标准低于高速公路但高于省级公路,全程封闭采取商业化运作模式。

  快速通道建成后,绵兰到舟顿的时间缩短近一半,同时由于交通畅通,货运、物流等不再从外环兜圈子,能刺激鄞峡第三产业崛起。
  鄞峡快速通道总预算为8个亿,难怪各方势力虎视眈眈。
  以目前本土派的布局,鄞峡百分之七十的工程都被市一建、三建和七建瓜分,这三家建筑公司与窦康等市领导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四年前郜更跃试图染指建筑市场,出资收购了市二建,虎口拔牙从本土派手里抢了些工程,约占百分之十左右;剩下常规性、小打小闹的项目便交给县建筑公司负责。
  俗话说存在即合理,本土派垄断绝大多数工程有其原因:鄞峡相对封闭和落后的交通,使得外地工程队进入鄞峡市场面临高昂成本——水泥黄沙钢材等基建材料必须在本地购买,但源头卖家都由本土派所控制,双手捧钱还未必供货,怎么参与竞争?

  日期:2018-11-02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