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555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刚才在路上的时候,冉菲菲便一直在忐忑,她没想到这一天会这么快到来,尤其没想到田小美也会在场。她本以为今天也就是吃个饭探个口风,李沧海要是能高抬贵手,自然是皆大欢喜,若是他不同意,自己还可以再找机会私下求他,到时候他若主动,自己就来个半推半就,满足了他,也保住了自己的尊严和面子。可吃过饭小美这丫头竟然对李沧海的提议满口答应,令她颇有些措手不及,在那样的形势下,她根本没有拒绝的勇气,也只好随声附和了。

  小美见冉菲菲还在犹豫,便靠到李沧海的肩膀上说:“李哥,菲菲我俩跟你时间不短了吧?”
  李沧海算了算说:“嗯,不短了,有两年吗?”说完便端起饮料喝了一口,又弯腰去茶几上拿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小美想都不想便附和着说:“早多了吧?”说完又虚情假意的晃了晃李沧海的胳膊说:“菲菲也不容易,你就别难为她了呗?”
  冉菲菲也坐到李沧海身边,面前堆起笑容说:“是啊,李哥,我知道错了,您就……”
  李沧海看了看田小美,又看了看冉菲菲,叹了口气说:“你们俩,是我亲自招进来的,从睿姐在就跟着我俩,也算是元老了,按理说,这公司就跟你们自己的一样,怎么能干这种吃里扒外的事儿呢?”说完,他又故作痛心失望的摇了摇头。
  田小美听李沧海话说得有些重,连忙打圆场:“哪有那么严重嘛?不就是拿了点回扣嘛?这种事儿,哪都差不多,说轻不轻,说重不重,公司是您自己的,不还是您一句话的事吗?”

  李沧海故意打岔说:“哪是我自己的,还有睿姐呢,即便是我自己的,这么纵容,也是害了她,”说完他又扭头严厉的看了冉菲菲一眼。
  田小美知道李沧海这是故意的,便继续笑着说:“睿姐还不是听您的?这样,我替菲菲做担保,她绝不再犯了,以后就踏踏实实的跟着您,您说什么就是什么,她要是再犯,我也情愿一起受罚,行了吧?”
  李沧海感觉到田小美握着自己胳膊的手轻轻捏了一下,扭头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冉菲菲,笑着问:“说什么就是什么?”
  冉菲菲不明就里,以为李沧海要饶了自己,连忙也附和着说,对对,以后都听李哥的。

  李沧海得意的笑了笑,又扭头看着田小美问:“都听我的?”
  田小美感觉到李沧海话里有话,意识到他可能有了主意,连忙说:“对对,都听你的,这下可以了吧?”
  李沧海把双腿放到茶几上,笑着说:“好,那我试试,给我捶捶腿。”
  二人连忙说好,笑着给李沧海捶起了腿,房间里的气氛也轻松了许多,李沧海自然而然的将双臂分别搭在两个人的肩膀上,田小美倒没什么,冉菲菲却心中一动,暗想莫非李沧海现在就要动手?该不会当着小美的面吧?那就太尴尬了。
  李沧海见冉菲菲低眉顺眼的,和以前桀骜不驯的神态截然不同,很是得意,便收回手臂抱在胸前说:“还行,还真听话啊,现在你俩都跪到地上去。”
  冉菲菲听了很是惊讶,以为自己听错了,犹疑之际她抬头看了看田小美,却见这丫头竟然真的乖乖的起身跪到了李沧海的脚边儿。
  冉菲菲又偷偷瞄了一眼李沧海,见他面无表情的看着电视,不像是开玩笑,况且此刻小美已经跪到在他脚边了,自己在沙发上真是如坐针毡,心跳也加快了许多。
  犹豫了一会儿,冉菲菲最终还是扛不住心理压力,模仿田小美的样子,乖乖的跪在了李沧海的脚边,可心里却不住的嘀咕:“这个李沧海,好奇怪的爱好。”
  李沧海见冉菲菲跪好,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知道事情成了一半,可他故意沉默不语,看电视的同时偷偷的观察着冉菲菲,见她一直都乖乖的跪在那里,显然是从内心已经接受了这种状态。

  让二人跪了近十分钟,李沧海终于发话了:“起立站好。”
  冉菲菲如释重负,偷偷看了田小美一眼,见她起立规规矩矩的站好,便继续模仿她的样子,站到了一旁,心中默默的期盼着这一切快点结束。
  “把衣服脱了!”
  李沧海的第三道命令依旧不容置疑,田小美早就经历过,自然是轻车熟路。冉菲菲却是第一次,完全出乎意料,她犹豫之际轻轻的喊了声李哥,却被李沧海一声呵斥:“闭嘴,照做!”
  冉菲菲被李沧海呵斥的没了主意,一股屈辱涌上心头,却不敢出声,见田小美已经解开了衣扣,心想看来今天真是躲不过去了,只好心一横,也模仿小美的样子开始脱去衣服。
  李沧海见田小美很快便脱掉了所有的衣服,又规规矩矩站好,很是满意,再看冉菲菲却只脱去外衣,留着内/衣便不动了,见此情形,李沧海指了指脚边对她说:“跪下,”见她再次跪好,便托起她的下巴低声问道:“我说脱衣服你明白什么意思吗?”
  冉菲菲被李沧海近距离的凝视压迫的极为紧张,不敢看他的双眼,支吾着:“知道。”
  李沧海没等冉菲菲说完便一巴掌扇在她脸上,低声呵斥道:“知道为什么不照做?”
  这一掌虽然力度不大,却犹如一个晴天霹雳,令冉菲菲惊恐不已。她绝没想到李沧海会对她动手,她连吓带躲,歪坐在旁边,泪水瞬间便涌了出来,哽咽着喊了声“李哥。”
  李沧海无动于衷,再次指了指脚下,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跪好。”

  冉菲菲看了看李沧海冷峻的眼神,一种绝望从心底升起,此时此刻,她的大脑仿佛一片空白,只剩下绝望和恐惧,听李沧海说完便迅速的爬起来跪到他脚边,任泪水嘀嗒嘀嗒的落在地板上却根本不敢去擦拭。
  田小美见冉菲菲狼狈的样子,颇有些幸灾乐祸,刚想笑却被李沧海白了一眼,赶紧绷紧了脸,做出一副虔诚乖巧的表情。
  李沧海再次托起冉菲菲的脸,关切的问道:“疼吗?”
  冉菲菲被问得不知所措,却害怕再次被打,她惊恐的看着李沧海的眼睛,又喊了声李哥,又哀求道:“求你,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李沧海并没有理会冉菲菲的求饶,松开手继续面无表情的发号施令:“继续脱。”

  这一次,冉菲菲不再拖延,乖乖的脱掉了内/衣,不仅如此,脱完后,她又主动跪倒在李沧海的脚边,显得比田小美还要乖巧。
  见此情形,李沧海很是欣慰,终于露出了笑容,他抚摸着冉菲菲光洁俊俏的脸蛋儿问道:“你知道为什么这么对你吗?”
  冉菲菲点了点头说:“知道,我不该拿回扣。”
  李沧海笑着摇了摇头说:“错,我不在乎钱,你需要钱我可以给你,”见冉菲菲疑惑的看着自己,李沧海指了指田小美说:“你知道她是我什么人吗?”
  冉菲菲疑惑的看了看小美,不知该如何作答,又怕不回答会再次挨打,只好轻声说:“情人吧?”
  日期:2018-12-02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