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553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沧海笑着骂道:“死丫头,我好什么了?”
  田小美吐了吐舌头,又笑着说:“哎呀,那不是为了劝她吗,她现在还在犹豫呢,要不你找机会再给她点压力?”
  李沧海点了点头,又解释道:“我主要是不想让她坏了你跟春雷的好事,春雷这孩子不错,你好好把握,你俩要成了,也是一段好姻缘。”
  田小美羞涩的点了点头说:“知道了。”
  李沧海又突然想起什么来,低声说:“抽空你跟我回家一趟,我帮你把脐环取下来,别哪天你俩一时冲动,把持不住上了床,让他看到你那东西。”
  说到这儿,李沧海又赶紧叮嘱道:“你可得把裤腰带系紧了,春雷还单纯呢,别让你那股子*劲把好男人吓跑了。”

  田小美被李沧海说的红了脸,骂了句讨厌,却觉得李沧海说的也有道理,便转了转眼珠儿说:“要不就今天晚上吧,吃过晚饭我偷偷过去。”
  晚上,李沧海刻意没回别墅吃饭,如此,林翠英就不用再去别墅了。
  果然,回到别墅时,房间里一片漆黑,林硕虽然有些疑惑,却还是独自开车走了。李沧海进了门儿,便给田小美留言,告诉她可以来了。
  大约过来一个小时,门卫的电话打来,很快,田小美便按动了门铃。
  李沧海将田小美迎了进来,少不了又是一番云雨,或许李沧海已经意识到这可能是和小美最后一次约会,他显得很是勇猛。
  完事儿后,田小美疲倦的躺在李沧海的臂弯里,一边抚摸着他的胸膛一边哀怨的问道:“哥,你真不要我了?”
  李沧海笑了笑说:“傻丫头,这怎么能叫不要你?我又不能娶你,不早晚得放你走?现在看春雷这孩子不错,而且将来会有出息,跟了他,也是个很好的归宿,唉,他对你怎么样?”
  田小美严肃的点了点头说:“还好吧,”说到这儿,她又想起什么,问道:“唉,哥,你怎么审菲菲的?”
  李沧海笑着说:“还能怎么审,证据给她一看就吓傻了。”
  田小美便愤恨起来:“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四年的老同学竟然会为一个男人背后捅刀子。”

  李沧海听了有些疑惑,问道:“什么意思。”
  田小美鄙夷的说:“她也喜欢春雷,又不好意思说,春雷嫌她傲,看不上她。”
  李沧海点了点头,心说这个冉菲菲,爱情原本是简单而美好的,非要为了面子弄得这么复杂,到头来害人害己,得不偿失。
  田小美见李沧海沉默,便坐起身来将肚子凑到他近前问道:“你真的要把这个拿掉?”

  李沧海拨弄了一下那个精巧的脐环,有些不舍,却知道这是迟早的事,便笑着说:“拿掉吧,将来给菲菲戴上,其实第一次看到时我也挺兴奋的,还想给你上纹个标志呢,现在看是没机会了。”
  田小美听李沧海这么说,连忙跪到床上问道:“真的?你怎么不早说?唉,要不你给菲菲纹一个吧?”
  李沧海转了转眼珠,笑着说:“可以啊,不过,可能还得你最后配合我一次,把她领进了这个圈子,后面的事就好办了。”
  田小美满口答应,笑着说没问题,又凑过来问:“哥,你想怎么收拾菲菲!”
  李沧海也没想好,俩人便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这期间,李沧海动手把田小美的脐环摘了下来,放到了床头柜里。
  脐环拿掉的一刻,田小美竟然有些不舍和失落,一直以来,她知道自己的特殊癖好,自打和睿姐一同跪拜在李沧海脚下后,她就自认为此生都是他的人了,为了更有归属感,她特意给自己穿了这个脐环,一个小小的金属环,看似不起眼,却代表了她的信仰和灵魂归宿,如今主人亲手拿掉了她的信仰,仿佛将她清理门户一般,令她心里没着没落的,反复琢磨之下,总是有种悲怆的伤感,竟然情不自禁的涌出一汪泪水。

  李沧海见了,终究还是心软了,他一把将小美抱在怀里安慰道:“傻丫头,我也舍不得你,你放心,你要你还认我,我永远都是你哥。”
  田小美点了点头,又强调了一句:“也永远都是我的主人!”
  和田小美的告别仪式令李沧海多少有些伤感,只是他身边的女人实在不少,很快便将那种伤感忘在了脑后,又开始琢磨起孟小母女来。
  孟小不知道李沧海的阴谋诡计,当她听说李沧海想约母亲打球时,毫不犹豫的便将母亲的电话给了他。
  叶知秋接到李沧海的电话有些意外,她本以为李沧海只是一句玩笑话,那么大的老板,怎么可能和她一个老太婆打球呢?所以她听李沧海说完依旧将信将疑,犹豫了一下。只是她来省城几日,多数时间里身旁没有一个说话的人,实在是寂寞的没着没落的,况且李沧海那边也确实盛情难却,总之不管出于何种原因,最终,叶知秋还是答应了李沧海的邀请,换好了衣服陪着他去了健身房。
  李沧海终究还是第一次打球,多数时间都是在自己这半场跑着捡球,几个回合下来,就累得像狗一样喘起了粗气。
  开始的时候,叶知秋还误以为李沧海是故意让球,到后来,发现这个老板还真是个新手,便也好为人师,认真的指导起来,虽然她也并不专业,可指导起在羽毛球运动上一清二白的李沧海,倒也绰绰有余。

  李沧海本就有贼心,索性主动拜了师,一本正经的叫起了叶老师。
  叶知秋开始还会推辞,慢慢的被叫惯了,也就应了,也按着李沧海的请求,将称呼改成了沧海,这半天儿下来,二人的关系亲近了不少,令李沧海暗自欢喜,心说按此效率下去,再有个三五回,也就差不多了。
  中午,李沧海请叶知秋吃饭,坐在对面不住地偷看她的胸,暗自衡量着罩的尺码,盘算着下次见面送她一款运动胸衣,若是她拒绝,恐怕此事还得从长计议,若是她接了,俩人的关系肯定会更进一步。
  吃过饭,李沧海送叶知秋回家,特意让她跟着自己一起坐到了后座。还在路上的时候,李沧海便接到了岳芷兰的电话,得知她准备正式投资了,不过还有一些合同细节需要谈一下。

  李沧海连忙说好,放下电话便赶紧打给辛迪,让她准备一下,尽快到省城来,又安排她将这个项目资产划转成立一下新的CH信息科技公司,就任命廖春雷为总经理。
  叶知秋见李沧海放下电话,便笑着说:“沧海,要不你忙你的去,我自己打车回去吧。”
  李沧海上午拜师的时候就让叶知秋改了称呼,此刻听她叫的顺口,知道俩人的关系已经不需要孟小作为桥梁了,心中窃喜,便笑着说:“没事儿,安排完了也就没事了。”
  叶知秋哦了一声,又沉默了一会儿,却突然问道:“你结婚没?”

  李沧海笑道:“您看我像娶不上媳妇的吗?”
  叶知秋连忙解释说:“不是,我是看你人不错,要是没结婚,……,呵呵,结了婚就算了吧。”
  李沧海感觉到叶知秋话里有话,便问道:“没结婚怎么了?您给我介绍一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