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546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艳依旧是抹着眼泪,想起这些天的彷徨,还有未来不知何在的道路,越发的感觉心中灰暗,看不到光明,回想自己工作十几年,竟然会落到这个下场,不由得后悔当初不该走错了路,如此说来,自己落到这步田地,倒也真的怪不着人家李沧海,要怪就怪那个不争气的老公,他要是撑得起门面,也犯不着自己这么急赤白脸的争强好胜;要怪就怪那个有眼不识金镶玉的温晓明,他要是重用自己,自己也犯不上走这步险棋,落个卖主求荣的骂名;要怪就怪那个飞鸟尽良弓藏,两面三刀的王安岭,他要是能给自己一条退路,自己也犯不上跟李沧海闹得这么僵,到头来差点连儿子都搭进去。只是事到如今,除了打碎门牙和血吞,也别无良策,自己如此落魄,还不知道怎么跟老公解释呢。想到这些,刘艳不由在再次伤感,眼泪也再一次哗啦哗啦的流了出来。

  李沧海是最见不得女人落泪的,见刘艳如此落魄,竟然有一丝愧疚涌上心头,心中暗想,若是当初顾念旧情,拉她一把,而不是推波助澜,她也不至于落个卖主求荣的骂名,想来自己当初也是色迷心窍,到最后险些弄得两败俱伤,好在此事还没闹到不可收拾,看来以后为人处世还是要小心谨慎,多做善事才好。
  想到这些,李沧海又开始默默的在心里谋划,最好还是给刘艳找个差事,毕竟这个女人还是有能力的,值得好好利用,其次呢,把她看在身边,也省的将来她走投无路,或者东山再起,再拿俩人关系说事儿。
  刘艳见李沧海不说话,觉得自己留下来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便从包里拿出湿巾,擦了擦泪痕,这才哑着嗓子说:“沧海,我走了,谢谢你。”
  李沧海刚才本来已经打定主意给刘艳安排个差事,此刻见刘艳要走,又临时变了主意,决定再熬她一下,便笑着起身说:“也好,回去好好休息一下,别着急了,没事了,啊?”说完又亲自把她送到门口,为她开了门,这才挥手告别。再回到座位上时,李沧海兴奋的挥了挥拳头,暗自笑道:“搞定!”
  下午,李沧海一直在办公室上网,眼看着临近下班,这才抄起电话打给刘艳。
  刘艳依旧是无精打采,问了声好便沉默了。
  李沧海笑着说:“姐,你不是说你辞职了吗?”
  刘艳听李沧海问起自己的工作,心中燃起一丝希望,却不敢再主动搭话,生怕再惹他生气,嗯了一声便再次沉默下来。
  李沧海哦了一声,故意用近乎命令的口吻说:“你到我办公室吧,咱俩见面说。”
  “现在?”刘艳问了一声,又觉得多此一问,连忙说:“好,我马上过去。”说完便挂了电话,去找车钥匙。
  刘艳的反应,令李沧海很满意,他之所以故意抻了半天儿,就是不想让刘艳觉得来软的求了情就可以得到她想要的,而故意把话说得那么生硬,也是想看看刘艳现在心态如何,如果她能召之即来,那以后就好管理了。
  李沧海等了二十多分钟,刘艳再次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不过这一次,和早上的情绪明显不同,看上去轻松了许多。
  刘艳把门虚掩上,又满面笑容的坐到李沧海面前,这才问道:“有事?”

  李沧海将刚才打出来的材料啪的一声扔到刘艳面前,面无表情的说:“你看看这个材料吧,明天跟我去平安镇考察一下那里的投资环境,单凭材料来看,不容乐观,你帮我参谋参谋,提提建议。”
  刘艳疑惑的看了看李沧海,又看了看眼前的材料,把那一叠纸拿起来一边整理一边暗想:“这是什么意思?这是要用我了?会是什么职务呢?”可想归想,她还是不敢问,只是笑着说:“好,我今晚回去好好做做功课。”
  李沧海见刘艳的态度虔诚,越发得意,暗想若是这个女人能摆正态度,把精力放到做事上,能力不在张雯雅之下,只是对这样的人,用起来要加倍小心,否则稍有不慎,自己就会是第二个温晓明了。
  刘艳收好材料,再看李沧海时,总感觉在心理上矮了半头,不由得哀叹,或许这就是自己的命,想当初自己带他去参加展会,被他追随,那时自己何等风光,到现在,却成了自己跟着他出去考察,自己倒沦落成了他的跟班儿了,不仅如此,连守了四十来年的尊严名节也都给了他了,唉!自从早上那一跪开始,自己这辈子只怕都逃不出这个男人的掌心了。
  李沧海目送着刘艳出门,积压在心头多日的阴霾一扫而光,不由得兴奋难耐,体内的欲/望仿佛突然又被唤醒了,自从省城回来,他和索菲娅虽然看似和谐,却依旧无夫妻之实,体内积蓄了多日的欲/望,在这一刻又翻腾出来,让他抓心掏肝的想找个女人过来。
  寻思了半天,李沧海还是把电话打给了孟小,得知其正和母亲收拾行李,心情有些暗淡,却又突然兴奋起来,笑着说:“要不叫上你妈一起吃饭?”
  孟小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低声说:“要不算了吧。”
  李沧海感觉到孟小的迟疑,心想强扭的瓜不甜,看来从孟小这条线上去接近她的母亲是有难度了,既然如此,倒不如转变思路,想到这儿,他笑着说:“也好,那就等你们搬过去,我给你们接风,好了,你忙吧,再见,”说完,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李沧海挂了电话便再次无所事事起来,眼看着下班半个多小时了,却总有点不甘心就这么回家的感觉,便去车友汇吃了口东西,准备去健身房活动活动筋骨。
  刚一进车友汇的健身房,李沧海便瞧见桔子正在跑步机上喘着粗气,这丫头穿着极为扎眼,引得旁边的一位男士不住的侧目。
  桔子见李沧海来了,便招了招手气喘吁吁的喊了声李哥,只是她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喊出的这一声李哥,总有些让人想入非非。
  李沧海也和她招了招手,笑着点头示意了一下便走进了更衣室,待他再从更衣室出来的时候,却发现桔子已经坐到旁边的凳子上休息了,只不过这一次,她身边还多了一个高大的男孩儿。
  那男孩儿正满脸堆笑着和桔子攀谈着,见李沧海出来,赶紧扭头喊了声三叔好。
  李沧海被叫的一愣,仔细一看这才发现对方原来是王亚洲的儿子,王世豪,连忙笑着说:“是小豪啊,”说完又故作亲热的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王世豪长的身材高大,浓眉大眼、鼻直口阔,一看就是个帅气的男孩儿,身上丝毫看不出他爸王亚洲那副脑满肠肥的猥琐基因。李沧海第一次见到这孩子时,一度怀疑是不是抱错了或者是大嫂年轻时犯下的错误,只是这个想法他不敢跟任何人说,更不可能去问王亚洲。

  王亚洲本来是想让儿子大学毕业后进国土局谋个差事,有自己在局里庇护着,说不定在自己退下来之前也能给儿子弄个一官半职的,只是他又觉得万事不能一条道走到黑,便赶在这孩子毕业前,正式带他和马琳、李沧海二人一起吃了个饭,算是打了招呼,也就是那次饭局,李沧海才知道原来王亚洲竟然还有这么一个帅气的儿子。
  桔子见李沧海和王世豪说话,便转身走了,虽然她也觉得这个男孩长得不错,可她还没忘记自己来这个地方是干什么来的,并不想和当地人有太多纠葛,况且有李沧海在场,她更不想让他觉得自己拿了他的钱却在健身房钓凯子。
  王世豪原本和李沧海说话,见桔子走,眼神便不由自主的扭了过去,一直看着她进了更衣室,这才又赶紧把目光挪了回来,再看李沧海时,眼神中闪出一丝的尴尬,一看就是一个未经世事的孩子。
  日期:2018-12-01 09:2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