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4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按目前价格,一个大股东的投入就比原来两个大股东还多,这样什么时候才收回投资?不是明摆着把钱砸水里吗?”祝雨农道。
  蔡雨佳道:“在商言商,投资者心里自然有数。”
  说话工夫,价格又涨到5500万。
  “6000万是极限,一旦突破就不玩了!”郜更跃气急败坏说完后便挂掉电话。

  郜更跃有预感,这次打包竞价铁定出局。
  因为对方跟他一样,争的不只是南泽厂,南泽厂工人宿舍,而是气势!
  果然,随着周挺慢吞吞举牌,将价格推到***0万!
  叶韵和国腾油化代表都没反应。
  蔡雨佳见状大步来到主席台询问:“扬子投资叫价***0万,韵鄞商贸和国腾油化是否接受?”

  国腾油化代表瞟了眼叶韵,有气无力说:“放弃。”
  “接受。”叶韵响亮地答道。
  蔡雨佳随即重重落下木槌:“我宣布,扬子投资、韵鄞商贸在南泽厂入股打包竞价中胜出,下午由法人代表到市招商局办理相关手续,本周派代表参加南泽厂第一次股东大会和董事会,尽快恢复工厂生产经营!”
  中午,国腾油化在打包竞价中败北的消息传闻鄞峡,知道内情的吃瓜群众均表示万分震惊。

  从国腾油化在鄞峡落户起,就有家喻户晓的“三凡三能”:凡它看中的地皮都能抢到;凡它支持的领导都能提拔;凡它收购的企业都能拿下。
  特别近五年以来,随着宏观调控带来的大批中小企业不景气,国腾油化通过一连串收购扩充了实力,壮大了在多个领域的竞争能力,油化产品盈利在庞大的集团经营占比逐年退缩,原先一条腿走路变成十多条腿,取得令人羡慕的成绩。
  但如同窦康等本土派所暗示的,国腾油化的发展壮大建立在吸吮鄞峡本来就羸弱不堪的地方经济鲜血的基础上!
  国腾油化享受最优惠的财税政策,获得其它企业做梦都想不到的特权待遇,它玩资本,垄断市场,终于坐大为谁都惹不起的巨无霸。

  然而今天,巨无霸败给名不见经传的两家外来公司,一家刚刚经历**,元气尚未复苏;一家才注册两个月,没有任何业务。
  鄞峡的天,真的要变了吗?
  叶韵沉浸在喜悦之中没五分钟,旋即接到鱼小婷的电话,然后便将后续工作委托给手下,神秘从鄞峡失踪。
  三小时后,两辆车在银山高速路口会合,相继驶入岔道深处的小树林里。
  由于时间仓促没来得及换衣服,叶韵仍是竞标时端庄修身的都市白领丽人打扮;鱼小婷则穿着黑白格子外套、牛仔裤,既显得身材窈窕修长,又休闲而写意,加上遮挡大半脸的墨镜,根本看不出其真实身份。
  “小婷姐很少用‘急事’两个字,我很好奇究竟发生了什么。”叶韵迎上前笑道。
  两人并肩来到杂草丛生的河堤边,放眼望去方圆数里寥无人迹。

  “诸云林畏罪潜逃。”
  短短七个字如同晴天霹雳重重打在叶韵心口,她倒退两步面色惨白,怔怔好一会儿才问:
  “方晟知道这事?”
  鱼小婷点点头。
  “惨了,我把他害惨了!”叶韵喃喃道,“为保外就医他找了省部级领导,要是追究责任……”
  “那是他的事,现在问题是如何挽回!”
  “你……他们派你抓捕?”
  “最了解他的人是你,没你配合不行。”
  叶韵脸色更坏。
  嘴里念念有辞在河边走了五六分钟,猛地抬头道:“他是我的初恋情人!”
  鱼小婷徐徐道:“方晟说过。”

  叶韵惨然笑道:“那是我告诉他的……还有件事我没好意思说,我的第一次就给了他……很多第一次,初恋、初吻还有处丨女丨身子……”
  “你俩在英国结识的?”
  “对,之前我没恋爱过。听起来不可思议吧,象我这么漂亮、性格活跃而且讨男孩子喜欢的女孩,在国内中学、大学居然没有恋爱史。”
  鱼小婷好奇问道:“你也上的军校?”
  “差不多,警校,”叶韵苦笑道,“男女生分开教学、分开训练,周末出校门要经过严格繁琐的请假程序,找男朋友?看到男生都难呐。”

  “直到现在,你还深深爱着他?”
  “我觉得……我说不清什么叫爱,从英国回来后发生了很多变故,分手时并没有生死离别的感觉,不过就好像熟得不能再熟的老朋友,任何消息都会让心脏剧烈跳动那种……”
  鱼小婷思忖有顷,道:“看来我不该找你,再见!”
  说完大步往河堤上走。
  “等等!”叶韵大声叫道,飞快地追上去,“但我愿意帮你抓他归案!”
  鱼小婷深深凝视她:“你想清楚了,正府对潜逃犯从不手软,何况他涉及国家安全!”
  “我必须给方晟一个交待,好心要有好报,不能坑人家。”

  “他坑了两个体系,一是从陇山那位省部级高官开始的各级领导、监狱官员;一是医院上上下下的保卫安全,一旦抓捕他归案,起码几十人被处分、撤职乃至开除公职!”
  “一旦抓捕……”叶韵咀嚼她这句话,脊梁透过一股寒意,“你压根不打算活捉,而是就地正法,对不对?”
  鱼小婷反问道:“不然呢?你总不至于天真地以为相关部门没有任何前提的情况下重新启用退役人员吧?”
  叶韵“卟嗵”坐到草地上,双手捂面,肩头一耸一耸,隐约有泪水从指缝间冒出来。
  鱼小婷静静伫立在旁边,一言不发。
  此时安慰、解释都没用,唯有接受残酷的现实。
  哀哀哭了近十分钟,叶韵突然冷静下来,擦干眼泪,站起身道:“哭完了,走吧!”
  “想通了?”鱼小婷并不意外。
  “嗯,象他这样的人即便不死于你手,也不可能活着逃出中国。”
  “另一层含意是,没有一个情报机构愿意对暴露身份且负罪在身的间谍提供庇护。”
  “很现实,也很合理,身为间谍从入行起就必须熟悉这些准则。”叶韵似有无限感慨。
  鱼小婷默然,仍未挪步。
  叶韵奇怪地看着她,道:“怎么了?”
  “有件事,在此次行动之前必须说清楚。”
  “小婷姐怕我临阵反水?我发誓绝对不会,除了不会亲自开枪之外,我愿意配合你一切行动!”
  “我说的就是配合,”鱼小婷缓缓道,“上次与GK交手之后,感谢你的不杀之恩……”

  听到这里叶韵脸色大变,急剧后退的同时闪电般从腰际间拔枪!
  然而动作只做了一半,冷冰冰乌黑锃亮的枪口已抵住她太阳穴上!
  “小婷姐听我解释……”叶韵全身僵硬,语气颤抖地说。
  鱼小婷脸上古波不兴,淡淡道:“好,你说我听。”
  “首先你没死,其次我有过激烈的思想斗争,还有就是如果类似局面再有第二次,我的选择依然如此,最后,我很怀念顺坝你、白翎和我仨人出生入死的经历。”
  鱼小婷不为所动,道:“继续说。”
  “为什么要杀你?其实是一时冲动,当时突然想如果你死了,方晟或许会接受我,因为我身手也很高啊,白翎又不在他身边,那样机会岂不是更多?但我又否决了这个荒唐的想法,因为在江业你没出现的时候我也有很多机会的……可见不是机会多与少的问题,关键在于他是否真正接受。”
  日期:2018-10-27 09: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