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38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到这里,张泽松意味深长瞅了瞅吴郁明等人。
  吴郁明、方晟作出领悟和深思状,认真做笔记,却未如张泽松所期望的自我批评或公开表态。
  两人都有京都传统家族撑腰,真要是较起劲来并不在乎,张泽松也清楚这一点。
  若有能力拿下方晟,第二次双规是最好的机会,可惜仍被方晟逃脱,反而将夏伯真等人贬的贬、抓的抓。自此张泽松知道再也无奈何方晟了。

  接下来郜更跃代表集团做专题回报。
  对市领导来说应该算是垃圾时间了。因为市委市正府无权干预国腾油化业务经营,那你工作搞得好不好关我屁事?
  包括吴郁明和方晟在内,市领导们轮流溜到外面或去洗手间、或找东西垫饱肚子,习惯午休的甚至寻处沙发小睡片刻。
  郜更跃的专题回报足足进行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大家都认为该到车间走走、与工人交谈、拍照用作宣传,谁知张泽松却点名让几位副总“随便聊聊”。
  副总们能说什么?无非歌功颂德,铆足劲赞美郜更跃“高瞻远瞩”、“极强的凝聚力和决策能力”、“关心职工和蔼亲民”等等。
  再然后,居然还有工人代表发言!

  方晟真是醉了。
  冗长的座谈会拖沓到下午四点半才结束,进入下一个程序:领导深入车间与工人们亲切交谈。
  这是张泽松的拿手戏,或者说官至省部级都擅长这一套,问题几乎千篇一律:家里几口人?年收入多少?生活环境改善了没有等等。
  按常规走一个车间就完事,张泽松却很有耐心地连跑三个车间,还特意到后勤、仓库等地方转了转。
  傍晚五点多钟,天色已暗了下来。吴郁明考虑晚上有盛大的酒宴,低声提醒成槿芳早点结束行程回城。

  成槿芳却说张书记已决定就在国腾油化吃饭,这边也安排好了!
  吴郁明恍然大悟。
  难怪张泽松一拖再拖,明明两小时的活动搞了四个小时,就想把国腾油化作为主场,让郜更跃出风头,巩固成槿芳夫妇在鄞峡的地位!
  可地位这玩意儿凭一顿酒宴就能提升吗?
  张泽松到底老了,理念和做法跑骆常委一模一样,明显不适应当今潮流。
  酒宴隆重而热烈,气氛活跃又不失庄重。尽管内心一万个不情愿,吴郁明和方晟还是打起精神应付,该说的话、该做的事、该敬的酒、该表的态一样不少。
  同样窦康等本土派也是如此,当领导当到这个级别,谁也不会把情绪放在脸上,相反只会隐藏得更深。

  整个过程只有一次险情。
  成槿芳和郜更跃双双敬酒,来到方晟面前时马天晓起哄要干杯,方晟笑笑没理会,浅浅喝了一口。
  马天晓由于情绪亢奋,从入席时不停地敬酒,有了几分醉意,跑过来非要监督双方把壶中酒喝掉。
  “我没问题。”
  郜更跃说着仰头一饮而尽,成槿芳见状也咬牙将大半壶喝掉。
  难题交到方晟这边。
  按官场潜规则,方晟完全有理由不喝。
  一是郜更跃夫妇敬吴郁明时点到为止,没有强求干杯;二是马天晓不该闹酒。
  官场酒宴是最讲规矩的场合,集礼仪之大全,坏了规矩等于犯政治错误,会令领导耿耿于怀,比工作干得不好还严重。
  比如闹酒就有很多学问。
  长辈跟晚辈闹酒叫平易近人;上级跟下级闹酒叫拉近距离;朋友闹酒叫活跃气氛……
  若关系一般,晚辈不可以跟长辈闹酒;同样下级也不可以跟上级闹酒。
  马天晓虽然与方晟同为市委常委,但方晟是正厅级,一市之长,与马天晓关系泛泛,这种闹酒就有失礼之嫌。
  但张泽松坐那边笑眯眯看着,方晟怎会翻脸?

  “马部长一起来,四四(事事)如意!”方晟说着亲自给马天晓斟满酒。
  郜更跃知道马天晓容易酒后失态,担心弄得场面不愉快,连忙说:“只喝半杯,方市长和马部长只喝半杯。”
  “不能半心半意!”马天晓一口喝掉。
  “马部长爽快!”
  方晟赞了一声也徐徐饮尽,并将脚步有些飘浮的马天晓送回座位,从容化解危机。
  酒过三巡,吴郁明和方晟代表鄞峡市领导班子向张泽松敬酒。
  张泽松也不拿架子,端着酒杯道:

  “这次我来鄞峡调研,一不持立场,二不戴有色眼镜,三只看不说,到目前为止我想我是做到了,是吧?”
  从上午到下午全是你一个人在说,还好意思自称做到了!
  吴郁明很诚恳地说:“我们就希望张书记多批评、多教导、多指点,为鄞峡经济发展指引方向。”
  “是啊是啊,张书记多提宝贵意见。”方晟干巴巴说。
  张泽松满意地笑了笑,与两人轻碰酒杯后呷了一口,不再说话。双方都清楚对方的意图,就差没撕破脸而已。
  在所有人努力下,酒宴圆满结束,除了马天晓酩酊大醉外都没喝多。之后吴郁明等市领导陪同张泽松到鄞峡唯一的五星酒店——泽天大酒店休息,再回办公室盘点检讨全天接待情况,顺便落实明天行程。
  做完例行工作回到宿舍已经晚上十一点四十。
  方晟满怀期冀打开卧室,鱼小婷没来,顿时涌起强烈的失落和不安。
  昨夜她真的生气了!
  该死的三人行,完全不存在的虚幻议题,却把从不翻脸的鱼小婷惹恼了,真是没事找事!
  无精打采冲了个澡,进卧室反锁好门,拨通于道明手机讲述了张泽松来鄞峡的经过,于道明不以为意说由他去,明年换届在即看他能蹦哒几天。
  但造成的影响很不好,把我和吴郁明辛辛苦苦积累起来的一点威信全都抹光了!方晟说。
  能被上级领导几句批评就抹杀的威信根本不叫威信,当年姓骆的把你打压成那样,江业新城老百姓还是记得方晟。于道明说。
  方晟说鄞峡不同,这里从干部到老百姓都安于现状,不愿外人打破既有秩序,想打开局面十分困难。

  于道明说这正是张泽松等人在省常委会上发动突袭,让你和吴郁明过去的原因,眼下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布局,就要你俩一事无成,灰头土脸离开鄞峡!
  我明白。方晟叹道,我着急的是明知他的阴谋却无计可施,因为很多事需要时间,可目前我最缺的就是时间。
  于道明说急也没用,是得有长期抗战、艰苦抗战的准备……组织部那边我打过招呼了,事情正往好的方向发展。
  方晟想问清楚什么好的方向,于道明却谨慎地说八字还没一撇,不可外泄,然后便挂断电话。
  方晟第一反应是找范晓灵问清楚,转念又想现在已是深夜,打过去韩青会是什么反应?遂悻悻作罢。

  整个一夜都没睡好,总想着突然醒来发现鱼小婷悄悄睡在身边,重归于好,然而总是失望。
  方晟不停地做恶梦,主题便是鱼小婷步赵尧尧、白翎后尘,态度坚决地离自己而去……
  “小婷!”
  方晟大喊一声,满身大汗地惊醒,看看时间该起床了。
  日期:2018-10-25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