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3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中国官场从来不是随便的地方,什么人说什么话,什么时间点说话,说到什么程度,其他人应该怎么反应都是有讲究的,也有规定套路,谁违反了必将遭到惩罚!
  按规矩吴郁明发言后轮到方晟,只是被张泽松打断了。既然张泽松要随便聊聊,还得从方晟开始。
  方晟清了下嗓子正待说话,不料张泽松一指耿大同,笑道大同啊,你在省里挺能言善辩,今儿个怎么不吱声了?谈谈来鄞峡的体会吧。
  方晟一口气堵在喉咙差点噎住。
  常委们也频频交换眼色,为张泽松不按牌理而惊讶。要知道耿大同在常委班子里排名最末,怎能抢在方晟前面发言?
  耿大同也很意外。今天这种场合正常情况下他根本没有发言机会,纯属陪坐而已。
  在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耿大同顶着同僚们质疑的目光结结巴巴说了四五条,后背完全湿透。
  紧接着张泽松又点名梅秋发言,这倒符合常理,毕竟同为政法委系统,多了解些情况也是应该的。
  梅秋说完后出现短暂的冷场。
  方晟已打消发言念头——不让我说,我还懒得说呢,说是给你捧场,既然你不要面子,我何必热脸贴冷屁股?
  吴郁明极度不满张泽松暄宾夺主,又不满他完全否定自己的成绩,也闭嘴不言,冷眼看他如果表演。
  书记市长都不说话,其他常委都不敢出头,免得被恼怒的一二把手秋后算账。
  成槿芳机灵地插了一句:

  “张常委,各位领导,快到饭点了,是不是……”
  张泽松笑呵呵说那就吃饭,民以食为天嘛,会就开到这儿。说罢率先站起来,吴郁明等人见状也纷纷起身。
  走到门口,张泽松停下来问:“在哪儿吃?”
  “张常委,中午用餐地点在机关食堂内厅。”成槿芳道。
  “不喝酒坐小厅干嘛?就在大食堂用餐,正好跟机关同志聊聊天。”张泽松不容质疑地挥挥说。
  吴郁明和方晟保持微笑紧跟其后,心里恨透了这个爱出风头、爱做秀的老家伙!
  张泽松为首的一干领导步入食堂时引起轰动,机关干部员工们赶紧让路,张泽松却执意不肯,主动拿只餐盘站到队伍后面,一会儿和旁边队伍的人打招呼,一会儿跟前面同志拉家常。见此状况排在前面的根本不敢打饭菜,直接端着空餐盘走人!
  打了份饭菜,张泽松走到人群当中坐下,与周围机关干部员工谈笑风生——能和省委常委坐一起谈话,都视为莫大的荣耀,只苦了吴郁明等市领导,远远站着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吴郁明瞅瞅旁边没人,低声道:“上午的事别放心上,他就来找碴的,可找了又怎样?还得按咱俩既定方针办。”
  方晟点点头,也低声道:“他要真有办法对付我,也不会做这种小打小闹的勾当。比他更大的领导当面批评我都接下了,还怕这个?”
  吴郁明知他说的是当年骆常委在江业新城当众发难一事,会心一笑。
  张泽松劲头十足做完这场亲民秀——饭菜也没吃几口,满面笑容与工作人员握手后离开食堂。
  他压根没问随同人员有没有吃饭,那些小事不在他考虑范围。
  “下午是什么安排?”张泽松边走边问。

  吴郁明凑上前问:“张书记是不是午休会儿?”
  “不累,接着进行。”
  吴郁明无语,回头问:“成秘书长,视察基层单位的行程定了吗?”
  成槿芳笑眯眯道:“定了,张书记第一站是国腾油化。”

  车队驶入国腾油化正门时,郜更跃等集团高层早早站在门口迎接,原本还准备挂欢迎横幅,方晟得知后严厉制止。
  京都要求各级领导到基层视察都要轻车简行,不准惊动、影响附近群众正常工作生活。
  方晟担忧的另一层是防止别有用心者组织**,给市领导脸上抹黑。
  国腾油化到底是国企,财大气粗,会议室豪华先进程度比市委明显高出两个级别。每个座位上放着一瓶丹麦原装冰窟纯净水,一支原子笔,一小碟意大利夹心饼干。
  陪同领导们都没吃午饭,肚子饿得咕咕叫,趁张泽松去洗手间空隙毫不客气纷纷拈起饼干。

  吴郁明吃第四块饼干时,张泽松在秘书的陪同下进来,边落座边笑道:“环境不错啊,郁明书记和方市长来过没有?”
  听这个问题吴郁明差点噎住,赶紧喝了口水。
  方晟从容道:“报告张书记,吴书记准备下个月率市委领导班子过来商讨如何发挥国企在地方经济中主力军作用的课题。”
  郜更跃补充道:“市委市正府对国腾油化非常关心,两位领导上任后与我都有交流沟通。”
  张泽松自然早就知道吴郁明和方晟上任后一直没来过,今天不过抓住机会让两人当众承认而已。
  张泽松脸色不悦地扫视全场。
  这一眼,使得正在吃饼干的停止咀嚼,准备再吃一块的手僵在半空,刚才轻松休闲的气氛顿时冷了下来。
  张泽松接过秘书递的保温杯喝了口茶,道:
  “地方搞经济建设,国企不能缺席,眼下都说民进国退,那个论调不对!在央企和国企经营领域里,从来没有过退缩,相反只有愈来愈强大!为什么要强化国企在地方经济发展中的主力军,不,应该是定海神针作用?规模和体量,体制与性质,决定了国企服务于民、服务于地方的最根本宗旨……”
  “近五年来,国腾油化累计向山区学校捐款四千万元,资助贫困大学生八十人,其中六人考取研究生继续深造。国腾油化在协助鄞峡促经济、改善和加强民生民计方面是不遗余力的。”郜更跃说。
  “郜总的表态很好,这是国企老总应有的态度,”张泽松道,“因此,我们的领导,我们相关部门负责人也要放下架子,多沟通多协商,多交流多了解,政企一心把地方经济抓上去!大家都知道木桶理论,有一块短板就蓄不住水对不对?大量事实证明,国企与地方经济从来都是忧戚相关、密不可分的。银山经济为什么突飞猛进,各项经济指标快赶上潇南?因为潇南要充分发挥省城政治文化功能,不可避免限制工业发展,很多国企、大公司都搬到银山,给当地注入新的活力。当然不是说潇南的做法不好,省城有省城特殊情况,烟囱林立、浓烟漫天有损双江形象嘛。”

  提到银山,按官场惯例在那边工作过的方晟应该附合两句,证明张泽松所言非虚。
  但方晟骨子里的傲气又泛出来了。
  你给我难堪,我就不给你捧场,谁怕谁?
  张泽松就指望方晟抬轿子呢,停顿片刻没动静,只得接着说:“上次到国腾油化还是几年前……”
  “三年前。”郜更跃轻声提醒道。
  “与上次相比,国腾油化发展得更好更强大,我看了很高兴,”张泽松道,“双江有上百家国企,不是每家都象国腾油化这样蒸蒸日上,个别单位已濒临破产边缘,说明什么?行业优势、地理优势、体制优势,都比不上人的优势,一个坚强团结的领导集体是企业兴衰的核心因素!这句话,我赠给鄞峡领导班子共勉!”

  日期:2018-10-24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