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835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耿大同正想说财政无力偿债,被方晟一堵顿时哑口无言。
  窦康那边滞住,仔细推敲吴方二人的话觉得不无道理;成槿芳对发行地方债一事完全无感,同时私下已知道张泽松即将前来视察,不愿在此之前过于张扬,低头一言不发。
  魏昌成抓住空档主动发言:“五亿吧,先投下去看看效果。鄞峡的路早该修了,如果能拓宽为双向八车道起码节省一半时间,也有利于汽车市场销售,路况不好车子卖不动。”
  “三年前平整过一次路面,结果呢,大半年时间就变得坑坑洼洼,等于把钱扔水里。”梅秋道。

  听出他话里影射意味,蒲英江道:“主要是交警执法不严,超重车辆随便开,还有最啃路面的拖拉机,再好的路面也吃不消。”
  “路就是让车子开的,否则那叫人行道。”马天晓阴阳怪气道。
  近几年来鄞峡绝大多数基建项目都被窦康等本土派包揽,强势如成槿芳这派也只有干瞪眼的份儿,连汤都喝不着。
  慕达和韦升宏都沉着脸准备反驳,吴郁明却不想看他们之间狗咬狗,摆摆手道:
  “如何保证工程质量那是后面的事,今天的主题是发行地方债!大家有没有不同意见?没有的话下周就整理材料上报省相关部门,然后呈银监会审批,手续很繁琐,必须抓紧时间。”

  窦康还是不吱声,成槿芳则专心致志摆弄指甲。
  方晟道:“那就一致通过了,我马上组织班子加班加点整材料……”
  无巧不成书,吴郁明手机响了,是省委办公室打来的,正式通知下周一上午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泽松来鄞峡视察!
  吴郁明边聆听边记录之际,常委们神情各异。
  成槿芳和马天晓流露出掩饰不住的得意;窦康等本土派惊诧莫名,疑惑万分,搞不清张泽松视察与吴方二人告状有无因果关系;魏昌成和梅秋则忧心忡忡,他俩自然知道张泽松与成槿芳的关系。

  放下电话,吴郁明笑着说还得辛苦大家续会,讨论研究一下省政法委张书记来视察的接待问题,以及回报的口径和事项。凡涉及到的部门,从傍晚起必须到岗加班,确保今晚八点前形成初稿!
  韦升宏问出了大多数常委的心声:“张书记视察的主要目的是什么?宣传部门报道哪个方向的侧重点?”
  “发通知的是省委办公室,说明张书记此次前来不局限于检查政法委工作,而是代表省委视察鄞峡全面工作。我们要准备三份回报材料,一是市政法委那边的专题回报,由梅书记负责;二是全市工作情况回报,由我负责;三是鄞峡经济工作主要是重点项目规划、实施情况回报,由方市长负责。大家认为呢?”
  这是正常接待流程,常委们并无异议。
  此次张泽松的行程是两天,大致安排周一中午到,下午听取回报;周二上午考察、走访基层单位,下午回省城。

  在安排哪些“基层单位”问题上,常委会发生争执。
  成槿芳等人认为省领导视察鄞峡第一站必定去国腾油化,这是沿袭多年的惯例,表示省领导对国企的支持。
  窦康等人却说“基层单位”是指县区及以下机关企事业,比如深入社区、街道办才是接地气的做法,而不是跑到国企摆拍几张照片完事。
  吴郁明和方晟均没发表意见。
  市常委会里,窦康等人主要矛头固然对准吴方,制约他俩以新官之势乱放火,搅乱原来“安定祥和”局面,但与成槿芳、马天晓之间也有微妙的明争暗斗。
  早几年没事,双方各发各的财,但随着势力日益坐大,都隐隐有正面交锋的趋向。
  窦康等本土派完成了对农副产品、工程、城市绿化等垄断后,将目标瞄准中小规模的国企;郜更跃夫妻则以国腾油化为基地大肆扩张,四年里并购了七家企业,南泽厂是第八家。

  正是在南泽厂问题上,双方开始了较量,直接导致郜更跃未能抢在上任领导班子离任前完成收购。
  窦康等全力狙击出于公道正义吗?当然不是。
  南泽厂未变更产权的工人宿舍已成为香饽饽,各方瞪得眼珠子发红。
  只是窦康知道,单纯拚财力整个鄞峡谁也玩不过郜更跃,因此四处煽风点火把矛盾闹大,将吴郁明和方晟卷入其中。
  祝雨农在郜更跃的指示下提出打包竞价,一下子将本土派踢出竞争行列,毫无疑问,鄞峡没人敢跟郜更跃比烧钱。
  除了明显得到方晟支持的韵鄞投资公司!
  这回窦康等人虽不清楚张泽松为何而来,却不想成槿芳之流借此东风壮大声势。
  双方吵了四五个回合,吴郁明终于出面平息:
  “这样吧,以市委名义出两套视察基层方案,让张书记挑选,我们则要做好两手准备,不管领导去哪边都要确保不错不乱!”
  当天下午,市委市正府部委办局出现少有的繁忙的状况,查资料、统计数据、撰写材料,走廊上、楼梯间到处是匆匆行走的机关人员,各级领导都端坐在办公桌前琢磨回报中的一两句话而绞尽脑汁。
  以往偶尔也有省领导来鄞峡视察,从没象这回闹得鸡飞狗跳,究其原因主要是吴郁明和方晟想通过此次契机改变机关懒懒散散、万事都不放在心上的作风。
  闹哄哄里方晟忙中偷闲睡了几个小时,晚上精神十足地修改回报材料,直到凌晨两点才定稿。
  回到宿舍,进房间时瞥见椅背上晾着碎花浅蓝外套,心头一热,迅速脱衣熄灯钻入被窝,触手处果然是冰凉丝滑的**!
  “小婷!”他开心满满搂着她轻声叫道。

  鱼小婷低低嗯了一声,头枕在他肩上,道:“刚从银山回来。”
  “咦,上次FBI已撤离双江,姜姝解除危机,还去干嘛?”
  “协同有关部门抓捕FBI潜伏人员——从上次杰森事件到现在,种种迹象表明银山有FBI秘密据点,既能避开省城强力监控和检查,又能深入双江腹部窃取情报。”
  方晟倒吸一口凉气,道:“这么说还真是……抓到没有?”

  “还没发现线索。”
  “啊,以你们的追踪能力和侦察水平都不行?”
  “特工守则有个说法是动不如静,潜伏人员只要中断与外界一切联系,就跟普通老百姓一模一样,就算面对面跟他们说话也无法察觉。有人一下子潜伏几十年,跟社会密切融合;有的甚至传给子女,更查找不到相关佐证。”
  “什么时候再去?”
  “樊伟在银山部署了两个人长期监视,发现异常再通知,”鱼小婷道,“接下来休息几天,等叶韵有空处理诸云林的事儿。”
  “他来省城没?”
  “不清楚,这家伙具有很强的反侦察经验,自从医院逃亡后各方面一直没完全掌握其行踪,只能在省城守株待兔。”
  “如果他意识到这一点,岂非永远抓不到?”
  “这是人性的弱点,明知危险总抱着侥幸心理尝试,”鱼小婷感叹道,“正如我,还有爱妮娅,怀孕前难道没想过后果的严重性?飞蛾扑火罢了……”

  日期:2018-10-23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